【移交逃犯修例】政府跨部門記者會 回應太子襲擊與堵塞機場事件(有片)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夏日炎炎,玩樂優先|陳頌紅網誌

2019-9-2 15:23
字體: A A A

第一份暑期工,是預科畢業後,在阿姨的電腦公司幫忙計數。對,你沒看錯,竟然有人付錢請我計數。當時充當會計姐姐的小助手,負責加加減減,僅此而已。自覺非常稱職──除了偶然還是會加錯減錯,但應該是計算機問題,不關我的事。

那個暑假,雖然有阿姨「照住」,每天中午還有阿姨請吃飯,但實在不喜歡那份工作,悶到嘔白泡。明明按計算機按得手指抽筋,但瞄瞄牆上掛鐘,怎麼只是過了一小時?簡直度日如年,比坐長途機更難受。登時由衷佩服身邊一直埋頭苦幹的會計姐姐,難為她長年累月過著機械人一樣的生活。

相比起來,還是覺得其他同學做的暑期工更有趣。中四開始,每年暑假,學校都可以安排我們去國貨公司當店員,或者去中旅社幫忙。做過的師兄師姐都說「好玩」。但每次向媽媽提出,強調是學校安排的,而且有其他同學一起去上班,她都不批准,擔心我太早踏足社會,會學壞。到了預科暑假,確定有阿姨看管,媽媽才勉強允許。

想做暑期工,其實是盼望獨立,覺得上班是成為大人的開始。不過時代不同,現在年輕一輩卻未必想以工作去證明自己成為大人。朋友的子女,九成沒有做過暑期工。一來學校在暑假仍有不少活動,二來要跟父母、朋友出外旅遊,忙於玩樂,時間不夠用。而最重要是:不缺零用錢,何必辛苦打工?

美國的情況也一樣。根據《時代》雜誌,去年澤西海岸舉行了一個暑期工聯合招聘會,一千二百個空缺,結果只吸引到四百人入場。四十年前,六成美國學生會做暑期工,現在只有三成五。除了退休年齡上調、市場人手供過於求、僱主傾向聘用勤勞又肯吃虧的新移民之外,父母對子女愈來愈溺愛,不忍他們打工受罪,是最大原因。所以曾有研究指新一代的成長與獨立年齡推遲了起碼十年,似乎不假。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9月2日 下午3: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9.2三罷】中大「勸喻」取消百萬大道集會 學生會決定如常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