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交逃犯修例】民間記者會指香港發生人道災難 冀國際戰友聽見港人呼救(有片)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絕境中的生機|陳頌紅網誌

2019-9-6 14:00
字體: A A A

對驚慄、恐怖電影,向來又愛又恨。最大原因是體質虛弱,經常半夜上廁所,年少時每次看完恐怖片,憋得肚痛腰痛,輾轉反側,都不敢起床。忍到非去不可的最後一刻,惟有推醒妹妹,迫她作陪廁。這些年經常獨個兒在家,更不想貼錢買心慌。

日本《午夜凶鈴》、《咒怨》這些經典鬼片,一部也沒看過,打死也不會看。荷里活的《猛鬼街》,當年鼓起勇氣在電視上看重播,只不過是為了尊尼特普。某年萬聖節被幾個同學強拉去看《月光光心慌慌》,忘記是第幾集,總之看完後有好幾晚睡不著,稍微風吹草動,心跳速率都會升至每分鐘二百下。

一年前,當丈夫知道我竟然買了《無聲絕境》的戲票時,非常詫異。並再一提醒,電影中甚少對白,如果因為太驚慌而一直掩著臉閉起眼,跟不進戲院沒分別。

我知道,事前也為自己做好心理輔導,不斷重複「只是虛構故事而已,走出戲院便沒事」。一部連史提芬京都盛讚的電影,一部單是戲名已令人浮想聯翩的電影,即使看了會害怕,又豈可錯過?

電影故事很簡單:地球被一群超級怪物襲擊,牠們只要聽到任何聲響,就會狂性大發,奪人性命。一家四口逃到荒蕪的鄉間躲起來,但為了保命,也必須遵守唯一戒條:沉默。

開心不能笑,驚恐不能叫,苦痛要咬著唇,傷心也只能讓淚水悄悄爬過臉。從日到夜,有口不能言。哪怕發出最微小的聲音,都會惹來殺機。

電影中沒有太驚嚇的場面,但由開場至結局,恐怖感一直壓迫著胸口。走出戲院,預料當晚又將失眠。電影裡令人膽戰心驚的氣氛,彷彿由銀幕滲透出來,並沒有在散場之後就消失。它像空氣一樣籠罩著四周,隨我回家,伴我生活。怪物討厭聲音,一聽見就毀之而後快。但怪物的死穴,原來也是聲音。拼死以更尖銳的頻率對抗,或者,還能在絕境中找到一線生機。

(圖片來源:Intercontinental [email protected]片段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9月6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移交逃犯修例】何君堯派人巡校監察罷課 教聯冀以不騷擾學生為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