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撤回修例】曾鈺成:政府沒想過行動可停止衝突 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不影響中央對港政策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熱鬧婚宴寂寞人|陳頌紅網誌

2019-9-8 14:00
字體: A A A

可能身上有太多「宅」基因,在派對、應酬、婚宴中,總是有點不自在。丈夫在身旁還好,否則更不知所措。

有一個相識了幾年,但很談得來的女性友人結婚,邀請我去婚宴。一直掙扎要不要去,因為除了她之外,並不認識她身邊任何人。而那一晚丈夫剛巧也有應酬,不能陪我,只能獨自前往。於是想了很多藉口不去,甚至在whatsapp上寫了短訊,但在準備發出時便接到友人電話,叮囑「一定要來」。不想令她失望,惟有硬著頭皮去。

走進婚宴場地,跟新娘子打了招呼,她介紹新郎和雙方父母給我認識後,循例拍幾張照片,然後她繼續忙,而我,就找一個角落位置坐下。東張西望,看見其他人成雙成對,或者幾個人圍在一起開心聊天,就更加覺得自己是多餘的人。在這種時候,手機當然是最佳隱世道具,便低著頭裝忙,直至有人叫我的名字。

不認識她,連樣子都沒印象。她自我介紹,原來我們光顧同一個中醫,她遇過我兩次。她也是一個人來喝喜酒,幸好碰到我這個「熟人」。太好了。我感到眼前有煙花盛放,有救!於是我們從中醫的醫術聊起,再聊到藥粉該用什麼類型的匙去攪拌,再聊到診所姑娘什麼時候放產假,連診所外的公廁馬桶,沖水量不足都聊到了。那一晚,我們交換了很多情報,有用沒用其實無所謂,反正已經忘記了九成內容。最重要是可以從開席前,一直聊到吃完百年好合紅豆沙,那就足夠。

心理學家指出,在派對、婚宴中因為不認識其他人而感到難以融入,雖然是正常反應,雖然時間也不長,但也足以影響情緒健康。因為我們害怕被排擠、被摒棄於團體之外,即使明知自己不屬於,也沒打算追隨那個團體,但孤單感覺依然揮之不去。最好方法當然是主動跟陌生人談話,否則,壓力指數會上升,以後對同類場合會產生抗拒感。

(圖片來源:台灣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9月8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8.11尖沙咀】有線:眼部受傷女子委託律師去信醫管局反對 警方至今未取得醫療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