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好太怪責自己做得唔夠多!|銘爺|的士佬隨筆

王陸 -關公拆局

-關公拆局

資深傳媒人。在財經公關界與陳南祿同行,與陳永陸同校,三人同期出道,公認「三六齊名」。擅長拆局,每周一局,只此一家。

女將搞公關,越幫越忙|王陸|關公拆局

2019-9-14 08:00
字體: A A A

特區政府近日苦心婆心,不停推銷「珍惜香港這個家」,手法淡如開水,與黃絲炮製的「願榮光歸香港」管弦樂團及合唱版相比,肯定是在浪費資源與時間。

與此同時,特區政府又在外國傳媒刊登全版廣告,解釋香港現狀未有改變,但由於文字冗長難讀,與黃絲刊登的「請救香港」廣告相比,效果肯定差天共地。

何超瓊與伍淑清最近在聯合國代表建制派致辭,與先前的何韻詩與周庭比較,由於年紀、外表及態度的明顕差異,兩位「老人家」的代表性,經已惹人懷疑,因為香港一向予人活力十足的印象,加上國際傳媒對反送中事件的經過早有詳盡報導,公眾其實不易為何伍二人說服。

林鄭特首換走了女新聞處長,公關方面較過往主動積極,除了司局長級高官帶頭身體力行,建制派代表人物亦排眾而出,只可惜藍黃絲的文宣實力太過懸殊,加上公關危機不斷湧現,特區政府根本應接不下,只能推出內容老氣橫秋,手法陳舊保守的「行貨」廣告,既不能迎合公眾,又不能挑戰對手,且不斷在傳媒重播,令人不勝其煩,這種公關宣傳手法,只像個老婆子整天在絮絮不休,又怎能贏回失去的人心?

建制派把示威者文宣的成功,「歸功」於外部的「支援」,認為非有大量金錢及專家不可以成事,不知道黃絲的支持者遍佈全世界,可以在家中及辦公室廿四小時運,隨時一呼百應,人人全力以赴。這類自由組合的模式,最有利於創意的發揮與困難的克服,所以能用最短時間及最少資源,做出跨國公關集團以及政府部門總動員也做不到的成績。

在國際宣傳方面,由於中國外交部不停就香港事件表態,所以國際根本對林鄭的任何發言不屑一顧,更遑論是政府付款刊登的宣傳廣告。至於上述本地播放的軟性廣告,由於獅子山已變成抗爭地標(不時由直幡與人鏈霸佔),獅子山精神經已徹底變質,特區政府提倡市民「珍惜香港」甚麼,根本說不清楚,甚至可能與政府的原意相違,所以至今還未成為二次創作的素材,已屬萬幸!

八三一太子站死人及八一一尖沙咀爆眼女事件,原是政府及建制派反攻的上佳機會,因為黃絲至今仍找不到死人證據,爆眼女亦不肯現身指證,但政府與地鐵對此一直只肯否認其事,不敢與「造謠者」公開對質,只有何柱國先生在自己的報章刋登全版廣告痛罵對方「大話多講便成真」,實在叫廣大藍絲失望。

與此同時,行政會議成員羅范椒芬女士卻又爆出一個語焉不詳的「免費女性奴」指控,令建制派更無法乘勝追擊,呼籲淺藍及淺黃的市民再不要被假新聞愚弄,以及把黃絲的「宣傳天才」「謊話大師」踢爆。

羅太太也可以如此輕信道聽途說的「謠言」,又怎能怪責市民相信證據更充分的「傳聞」?建制派若能邀請羅太太現身説法,詳述得知與求証「免費女性奴」消息的經過,從而樹立如何求真求知的典範,把黃絲「捏造新聞」的劣行徹底曝光及嚴厲批判,對特區政府的公關弱勢幫助極大,但她如今經已完全消聲匿跡,這些女將的公關工作不是錯失良機便是虎頭蛇尾,實在叫人惋惜。

(圖片來源:港台片段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9月14日 上午8: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移交逃犯修例】市民中秋聚集多區 重申多項反修例訴求(有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