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控襲《蘋果》記者 兩漢下月審

嘉斯網誌│嘉斯網誌│喜愛藝蒲:《王丹》之後-誰在消費六四?

2014-6-26 15:13
字體: A A A

六月,仍是敏感的季節。一連五場,由六四舞台呈獻的舞台劇《王丹》,在上星期日晚落幕。一年前知道自己能夠以半台前半幕後身份參與其中,甚麼也不理便答應了。因為我知道,若果我不參與,總會帶點遺憾。( 別說甚麼「錯過了,還可以參與六四30周年製作」的鬼話,無人想有六四30周年,對吧。)結果,舞台劇上演前一星期,大半時間都留在壽臣劇院,工也不返。這一次,我認為自己比《狂舞派》裏的阿花去得更盡(笑)。

《王丹》之後,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四場演後座談會中,有觀眾在問與答環節裏提出一個問題:這場《王丹》舞台劇是不是在消費六四?

換一換形式,我想他要問的是,你們是不是把六四商品化?

這令我有點大惑不解。一個舞台空間包含的元素何其多:劇本、演員、台位、燈光、服裝、聲音、氣味等等。正如劇場空間創作監督、曾留學荷蘭並完成舞台美學(Scenography)碩士學位的溫迪倫(Bee Wan)說:演出空間的創作,基本上即是舞台上的所有東西。

如果我們真的消費六四,把六四商品化,我們算是一個失敗的商人了。賣一張價值260元堂座的門票,成本是場租、演員的演技、台位、燈光設計、服裝設計、聲音設計、佈景的搭配和形體編排。門票收入扣除製作費後其實所剩無幾,監製們更是分毫不收。幸運的,就像2010年《在廣場上放一朵小白花》重演時有盈餘。但其後那筆辛辛苦苦得來的盈餘,卻用作補貼2012年學校巡迴演出,令六四事件得以承傳。

而且,為了更了解王丹這個人和六四時他的所見所聞,編劇、導演和三位主要演員特意飛往台灣,跟他做了一個訪問,其費用由朱耀明牧師發起的「我要回家運動」資助,並不包括於製作費內。看到這裏,這個劇仍是消費六四,把六四商品化嗎?

其實你問這道問題,我會質疑,我會質疑你,誰先購票入場看《王丹》,「消費」六四?演員們收取低於市價的酬勞排練、演出,難道要說出來,你才相信從銀包掏出的,是物有所值嗎?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6月26日 下午3:1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陳茂波:唔希望香港變成「只問立場、不問是非」嘅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