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交逃犯修例】林鄭出席行會前見記者 稱下周邀市民公開對話(有片)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悉尼馬拉松|姚啟榮網誌

2019-9-16 23:23
字體: A A A

星期天出外散步,回到家中吃早餐,無聊地打開電視機,竟然看到十號台直播市中心舉行的馬拉松賽跑。男子組的比賽快要接近尾聲了,鏡頭追拍領先的肯雅選手菲利克斯·基普羅奇Felix Kiprotich,正好經過悉尼市達令港北端的Barangaroo公園跑到悉尼海港大橋,走向岩石區(The Rocks),時間剛好過了兩小時七分鐘左右,以這個跑步的速度,應該可以打破二〇一四年由埃塞俄比亞選手Gabo Burka創下的兩小時十一分鐘十八秒的紀錄。基普羅奇胸有成竹,步伐不慌不忙,看得出他依然有氣有力。緊隨尾後的也是來自肯雅的選手Michael Kunyuga。從電視畫面所見,他只落後基普羅奇十多秒。尾段進入岩石區後,Kunyuga開始加快速度,在走向歌劇院終點前,似乎並沒有慢下來。其他跑手忙着為走在前的基普羅奇歡呼,走出了賽道中央,差點就阻礙了Kunyuga。幸好工作人員發現了這些人為障礙,趕開了這些旁觀者,讓Kunyuga從後趕上來。不過相距的兩百米就是兩百米。Kunyuga始終無法縮短這個距離,看着基普羅奇跑過了終點,以兩小時九分四十九秒打破大會的紀錄。他隨後也衝過終點,向基普羅奇祝賀。

首兩名過了終點後,鏡頭集中在第三名的日本選手Saturo Sasaki。看到日本的選手,真的希望看到他是跑過馬拉松的村上春樹。當然是純屬個人幻想吧。村上春樹一九八三年開始參加跑步,曾經參加過超過三十三次的馬拉松和超級馬拉松比賽。他好像這樣說過,如果因為忙就停,一定會變成終生也沒法跑了,所以參加過波士頓和紐約的馬拉松,更在北海道參加一百公里的超級馬拉松。村上的馬拉松最好成績是一九九一年創出的三小時二十七分鐘,到了第六次參加波士頓馬拉松的時候,年紀大了的村上要四小時才能完成。不過參加馬拉松比賽,勝利的滋味當然美妙,但不一定能夠有信心取得冠軍,因為在四十二公里的賽事中,路程長,體力和意志的考驗一點也不少。去年悉尼馬拉松的冠軍Elijah Kemboi今回只得第四,到達終點的時候是兩小時十三分五十五秒,還比去年快了四十二秒。Kemboi戰勝了自己,但無法戰勝比自己更好的對手。今回對手的體力和意志力都比自己高。第三名的日本選手Sasaki衝過終點時原來也打破了悉尼馬拉松的舊紀錄。老實說,一場比賽中,勝利者只有一個,如果每個人心中不是有勝利的個別定義,可能會鬱鬱寡歡,抱憾終生。網球名將費達拿(Roger Federer)獲獎無數,就是沒有取得奧運金牌。人生有時候就有如此的美麗的缺憾。

用村上的說法,即使慢,至少跑到了最後。在電視上所見有些參加者已經完全慢下來,用緩步代替了跑步,如此這般,相信很難跑得完四十二公里。因為安排今天的馬拉松嘉年華,悉尼市中心的主要道路已經封閉了大半天,下午要陸續解封了。聽說以前有個馬拉松參加者,全程慢跑,結果在翌日清晨四時才扺達終點,大批工作人員要等待了良久才收拾佈置,一切才能回復正常。這個村上的「跑到了最後」的鼓勵可能害苦了要下班的工作人員。當然現在的比賽早已有許多附例,譬如賽事結束的時間,參賽者跑不到終點,就只好半途退出了。四十二公里的挑戰,沒有什麼計劃去預備,當然是沒有可能會完成的。村上春樹三十三歲開始跑馬拉松,到了參加超級馬拉松,更需要十多小時的奔跑。年輕的時候偶一為之並非沒可能,但到了決心要參加,就必須有適當的鍛練。

有個同事以前曾經鼓勵我參加悉尼著名的City2Surf賽事。初到悉尼,平日甚少運動,對她的提議當然沒有接受。不過記得她提過網上有許多的資源,例如音樂下載,讓你可以隨音樂練習,可以令參加者在六個月內鍛練好身體應付。City2Surf由一九七一年起每年在八月第二個星期日舉行。賽事全程十四公里,市中心為起點,終點為邦迪海灘(Bondi Beach)。在上斜坡和下斜坡的馬路上跑,靈感可能來自三藩市的Bay to Breakers。除了她外,另外一個同事也參加過一次,不過星期一見回來上班的他舉步為艱,一步一拐的,給嚇了一跳,覺得這十四公里仿似酷刑,自然再沒有想過參加。不過同事說起報章上刊出他過終點的時間,難掩興奮之情。

City2Surf其中的一項比賽,叫Fun Run,即是歡樂跑。參加者可以穿著奇裝異服,例如蝙蝠俠、蜘蛛俠或其他造型在路上跑,也可以緩步,中途更可以停下來喝杯咖啡再上路。今次看見恐龍在跳,也有人穿上《波叔出城》(Borat)中男主角的接近全赤裸惡搞戰衣站在我們身後準備開跑。起步之時,大家都跑得很開心,爭先恐後向前衝,中途遇上兩公里長命上斜Heartbreak Hill,節奏就慢了下來。經過這一段,忽然遙遠看到藍色的海,大家以為邦迪海灘在望,於是拼命再發力衝。原來咫尺天涯,還有數公里才看到邦迪海灘。海灘將近,大家很高興快要完成,誰料最後一公里轉入邦迪海灘前要跑上一段斜坡,令大家緩慢下來,有人更氣力不繼,要救護人員即場施救。

這天邦迪海灘是歡樂之都。跑了十四公里,得到頗有份量的紀念牌一個,造工尚算可以。最重要是體驗了在寒風中跑步的樂趣,的確很有意思。City2Surf的男子組的紀錄為四十分二秒,女子組為四十五分八秒。即使我的年輕再來,也無法攀上如此高峰。我們曾經那麼珍惜過年輕的歲月,有人卻為理想寧願犧牲他們的性命。這是一個赤裸裸卑鄙的世代,執政的老人摧殘下一輩,只因為有一種罪叫年輕。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9月16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蒙面法殺到埋身,可授權「愛國」社團去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