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ina網誌│空姐眼中的五大乘客惡行(二)

丘偉華

-丘之良品

生於七十年代香港經濟開始起飛之世,及長雖曾親歷「幸福從來非必然」的苦澀,堅信傳統道德仍將發揮現實力量,至今逾十八載的傳媒工作者生涯,亦愈來愈富社會意義。

丘偉華網誌│歷史又要港人照鏡

2014-1-4 12:30
字體: A A A

看着內地官媒在元旦大遊行翌日,那些給支持爭取真普選港人的連番重鎚狠評,令筆者原本想和大家分享,為何相信「究天人之際」這傳統歷史思考方式足可用於當今之世,如今看來還是要先從另一個角度,說說相關的議題。

不記得從那時候開始,每當有激烈評論指「香港人是會認命」之時,筆者就總會想起,上屆行政長官曾蔭權2007年提交北京政改報告中的一個重點:雖有逾半市民期望2012年普選特首,但有六成市民也認為,2012年若不能實行普選,2017年也可以。此後北京如何借勢決定,香港還得最早要在2017年才可普選特首,也不說這普選是「真」是「假」,已毋庸再細表。

筆者另一件想起的事是,2010年反高鐵運動風起雲湧期間,當時還是「社運女神」的陳巧文,與其餘近一千名群眾突襲成功包圍禮賓府。當警方未趕及解圍前,陳巧文等曾倡議群眾衝入佔領禮賓府,但乏人嚮應。

大家應還記得,自2003年「七‧一」50萬人上街以來,北京決意加強港人民情研究。坦白說,北京此後對大部分港人的心態,已經開始盡在掌握。直至今年元旦大遊行為止,若果評論港人在爭取民主進程時依然「錫身」,尤其是相對於海峽兩岸那些年民運期間,有人敢於擋坦克車有人不惜引火自焚,恐怕大家都難以反對。

然則,既然民氣不可恃,部分泛民政客若因而感到筋疲力竭,甚或開始想轉而謀取延續個人政治生命,以至更易妥協屈服,多年來期望香港可落實真正民主的普羅市民,難道自己就沒有責任嗎?

或許,這正可從一個側面解釋「究天人之際」這歷史思考方式的可貴之處。簡單講,即人人都會在客觀大環境與個人主觀能力間最終誰勝誰負,各有本身不同的看法,因而影響自己具體的行動,以至有人敢說「人定勝天」,卻也有人坦言「天不容問」,不少人更惟恐只在奢望「天從人願」。

筆者不是想說,對以多年來藉民主掛帥的政客,往後若準備以不同理由妥協,我們應「同情地了解」。筆者只想說,假設香港人確是「錫身」,大家也就應不時反躬自省,究竟有什麼成本效益更高的方法,加快爭取大家都想得到的民主目標?

也請大家記住,所謂「成本效益」者,也不易能有一招「拔一毛即利天下」。或許更實際的思考是,與其如今出10分力也可能只得11分成果,為何不想想如何用相若的力量,求取100分?與其聚集數以萬計人士遊行集會,如今已換來特區政府對這些運動「習以為常」的冷語,若有相若規模的市民,提早包圍各路疑似泛民「內鬼」的立法會議員辦事處,迫使泛民盡快統一立場跟北京攤牌談判,是不是就不能考慮?

又例如大家在元旦大遊行中,看着泛民主流與新興本土派漸行漸遠,當中個別人士或團體,更有意無意間將此演化成主要矛盾之時,大家更負責任的做法,不應是倡議一些具體的政策措施,例如是「要求特區政府取回雙程證審批權」,重新統合雙方將矛頭指回北京及特區當局,要求落實真民主普選,從而真正確保可保護本土利益嗎?下期再談。(丘偉華)

(蘋果日報圖片)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月4日 下午12: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陳玨明網誌│愛恨香港的100個理由之3──蔗渣美食坊 燒鵝大飯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