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短打 | 陳茂波拒見集會村民 卻與絕食偲嫣合照

游清源網誌│游清源網誌│一部政治不正確的大陸大師大影畫戲

2014-6-27 10:30
字體: A A A

打從打出「歸來」這兩個字開始,我就知道《歸來》這部電影注定政治不正確了。

「歸來」這兩個字,寫的,不是簡體字,而是繁體字,而且是用毛筆寫。

單看這兩個字,就知道,歸來的,不是「新中國的人」,而是「舊中國的人」。更何況,唯有「舊中國的人」,才會用毛筆寫繁體字。

男主角陸焉識由勞改場逃跑回家,為的是與妻子見上一面。那一刻,他與妻子是相識的,但那一刻,二人雖相識卻不能相聚,硬生生被代表文革的幹部分開了。

等到陸焉識終於獲釋,回到家裡,妻子卻因失憶症而與他相見不相識,以至還要笑問客從何處來。那一刻,陸焉識就變成了陸焉識(這個名字的意思就是「大陸焉能認識」吧,略嫌過露,令人想起鞏俐穿了超低V大露背晚禮服下鄉蹲點擔水耕田)。

然後,妻子就在家中自製一塊木板,糊上舊報紙,再用毛筆在上面寫下「陆焉识」三個簡體字,然後舉著走去火車站接她心目中的「陸焉識」歸來。

但一次又一次,一年復一年,直至垂垂老去,要坐輪椅,仍是等不到那個「陸焉識」,但真實的陸焉識,明明一直都在她的身邊。

她是注定找不到他的,簡體「陆焉识」是不可能會遇上繁體「陸焉識」的,她心目中的「陸焉識」早已一去不復回,甚至可謂早已死去。

不過,對真實的陸焉識來說,都不重要了。最重要的還是可以歸來,和妻子一起度過黃昏歲月,以至和她一起去等待那個永遠都不會歸來的「陸焉識」。

真實的陸焉識在電光幻影的戲院裡對著觀眾說,不是你的錯,一切都怪我。這算是導演張藝謀對那個不堪回首的時代,一個可堪回味的懺悔式控訴吧。因為,任誰都知道,弄得妻子失憶,女兒失去首席芭蕾舞蹈員一職的,絕對不是陸焉識。

人老了,愈來愈覺得,人生最大的痛苦,不是死亡,而是遺忘。而在遺忘中,人生尚可勉強抓住的一點幸福,就是在遺忘中留住一個似曾相識的回望。

 

(原圖取自:《歸來》劇照)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6月27日 上午10: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陳曉程網誌│陳曉程網誌│+86博客:剃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