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朗襲擊】市民形點默站紀念襲擊兩個月 警方沿大馬路驅趕(有片)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寂寞代名詞|陳頌紅網誌

2019-9-21 22:00
字體: A A A

幾年前,日本福岡的「一蘭拉麵」在香港銅鑼灣開分店,盛況空前。當時新聞報道指,要吃一碗拉麵,「閒閒哋」排隊三、四個小時,更創下連續一百九十六小時有顧客在門外大排長龍的紀錄(後來該紀錄被台北分店的三百小時打破)。

之前幾次去大阪,都曾經過一蘭拉麵,有一次更沒有人排隊。不過我對拉麵的興趣一般,沒太大意欲去嘗。直至上次去京都,某天逛著逛著肚子餓了,正思算要吃什麼,忽然瞄到不遠處有一間一蘭拉麵,過去看看,竟然沒有人在門外排隊,便走進店內。吃後感是:麵是挺好吃的。如果不用排隊的話,可以作為速食,再次光顧。但如果要排隊,情願隨便走入其他不知名小店,可能有更大驚喜。

不過一蘭的自修室式半封閉單人座位(正確名稱為「味集中」),確實符合很多毒男宅女「獨食」之需要:不必「搭檯」、不必被他人「眼望望」,連跟侍應溝通都省掉。在自助機買麵,再填一份口味表格,坐下等待,不久後就有麵送上,全程跟人零交流。

雖然維基指這些獨立座位,原本是為女學生不想被人看到自己吃麵的樣子而設(吃麵的儀態,照道理不會比張大嘴巴吃漢堡包,然後包裡面的沙律醬流過手腕更差吧?),但後來愈來愈受單身人士歡迎,成為獨食勝地。

日本、內地、台灣,甚至荷蘭的餐廳,都開始流行一些專為單身人士而設的座位,有些更配備迷你電視機,令孤獨用餐的人有電視相陪。一人火鍋、一人K房,早已不是新鮮事,某年情人節更有餐廳推出單身情人餐,可見在喧囂的城市,隨處都是寂寞人。

日經中文網引述日本內閣府一項調查指,超過四分一的日本老人家,身邊連一個朋友都沒有。別說有人陪伴吃飯、看醫生,即使有事想向人求助,卻根本不知道應該找誰。年老而孤單,是世上最寂寞的代名詞。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9月21日 下午10: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逆權。藝術|生活旅客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