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岐山危言變相應驗,香港引爆大革命!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開放的校園|姚啟榮網誌

2019-9-23 23:23
字體: A A A

大學校園有數幢英國維多利亞式的建築物,成為遊客的打卡景點。朋友的辦公室就在其中一幢樓房內的一隅,當然也受到波及,不勝其擾。近日他發現某位同事想出鬼主意,在當眼之處貼上中英文告示。中文版是簡體字,上面寫着:「請游客止步!請不要喧嘩。」英文版則寫道:Please do not enter the classrooms 。中文版用「游客」,不用「遊客」。「游客」一詞典故來自《管子·輕重乙》,這位同事肯定有一定的中文修養,說不定就是一位在這裡工作的中國學者。告示一出,同事之間議論紛紛,在網上的討論區分享意見。看懂中文的人自然明白訊息,看不懂的就問箇中的意思。但用中文寫,對象固然非常明顯。用簡體字,自然也應該針對看懂的中國大陸游客。到底收效如何是大家其中一個話題,反而也有人覺得針對某一國家的訪客,是一種歧視。另外一些同事又覺得如果有必要出中文告示,為什麼不寫得較客氣,較得體和較有修養一點,不需要那麼粗魯。最後有個懂得中文的華人同事就主動提議由她修改一下,用一個溫和的修辭代替原本的告示,那樣就不會令原來發告示的同事感到難受。

一個小小的告示,引發連串的討論,倒想起了以前不知道誰寫過一段在外國圖書館貼出一個中文的告示,叫人不要偷去書籍。這些偷書賊,當然是指華人。我也曾經在網上看過2006年的一篇報導,說圖書館管理員清點加拿大溫哥華Richmond的公共圖書館給人偷走或故意捐毀的書籍,才知道數量達到六千到七千本之多。華裔的管理員覺得很羞恥。我不太清楚這樣的情況在澳洲是否發生過,因為很少到公共圖書館,而且借電子書也方便。許多華人聚居地區的圖書館,也有不少的中文書給讀者借閲。自己不想買又想翻看的金庸武俠小說,在悉尼市中心唐人街附近的公共圖書館就會找到。如果在圖書館內看到中文提示讀者的告示,我也會覺得不舒服、不對勁,好像是衝著我說的樣子。為什麼不看到其他語言的相關告示?有趣的是,許多人只關心這樣做會否構成歧視?而不會想一想這個存在已久的問題。為什麼過了這麼多年,這樣缺德的一大行為還沒有改變通來?

悉尼的人口之中,大約百分之二十四是華人血統,加上來自中國大陸、香港和東南亞的旅客,每天在市中心看到的、走在唐人街馬路上的華人,當然不止此數。唐人街的店鋪,中文招牌更是魅力所在。不過興建中行走市中心的輕便鐵路的路段,也貼上中文告示,提醒大家注意安全,避免亂闖。作為一個只懂中文的旅客,只會覺得是一種溫馨提示而不會去想其他的意思。來自中國大陸和香港來到這裡觀光探親,看到熟悉的文字,自然加添了幾分好感。如果是澳洲白人,多說一句半句普通話或廣東話,就更有趣。我家附近的購物商場內裡的一間蔬果店,一個中東人面孔的胖店主在鋪面不時輪流用英語、鹹淡的普通話和廣東話大聲喊出蔬果的價錢,果然吸引不少人駐足,生意不俗。

大學是遊客的景點,當然大家為的是因為那些倣效英國牛津和劍橋的建築物,最早的大禮堂建於一八五五年,到了一九二六年就完成了四端,所以英文名就直接叫Quadrangle。Quadrangle的特色是四端是建築物,中央是大草坪,正門之上是個鐘樓。Quadrangle中央草坪的東南端,原來長了一株高大的藍花楹(Jacaranda)樹,每年十一月考試季節一到,藍色的花朵盛開,坐在樹下或廊下看片片的花瓣灑落,一地蓋滿紫花漸變泥黃,想到考試場中的撕殺,果然有種殘酷的美麗。可惜數年前藍花楹突然死亡。校方在原地樹立一株小的藍花楹,也在西南方也加種了一株。現在兩株藍花楹的枝葉都不茂盛,要假以時日才能看到它開枝散葉,果真是樹木有枯榮,人生有起落。

Quadrangle之突然有名,拜旅行團和網站不斷吹水所賜。每日一車又一車的旅遊巴士,接載中國大陸遊客到訪,為的是看他們口中Harry Potter電影中的外景場地。網站如此形容「……漫步在悉尼大學的主校區內,可以看到大片乾淨的草坪和許多典雅的維利亞式建築,洋溢著濃濃的英倫風情。尤其主教學樓格外著名,這正是電影《哈利波特》的取景地之一,因此吸引了許多影迷到此合影。」此處提及的主教學樓,就是Quadrangle。至於真正的《哈利波特》取景地的Durham Cathedral,和Quadrangle的確有幾分相似,卻相距有一萬六千公里之遙。很多中國大陸遊客在導遊的誤導下到來,不忘向人請教那處是《哈利波特》的取景地,大家都莫名其妙。事實上Quadrangle確是一幢不一般的建築物。遠道而來打了卡,上載到社交媒體哈哈哈,別人只有羨慕你在海外的份兒,管它是真是假。

一般的校園拍照當然管不了,但許多遊客的「遊」,確是自由和深度得可以,甚至闖入辦公室之內,所以才有所謂「止步」的提示。朋友告訴我英國某些校園早已設入場費,限制人數。不過入場費能否有效,倒成疑問,反而因為設置了許多關卡,帶來很多不便,也有一些秘密通道,讓人毋須付費進入校園。跟中學不同,大學的校園範圍那麼廣,樓宇散佈各處,根本沒有可能設置藩籬跟外界分隔。德國哲學家康德說過大學的精神是獨立追求真理和學術自由。校園開放,不是讓人胡作非為,倒是要體驗這種自由的教養,既分辨是非,也擴闊自己的胸襟。換言之,提升一個民族的質素,可恨不能只爭朝夕。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9月23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移交逃犯修例】9.23警方記者會(有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