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明率團上京參與國慶活動 十一黃昏經深圳返港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為生活填色|陳頌紅網誌

2019-9-29 14:00
字體: A A A

好友知道我喜歡穿印度服飾,送了一個有點印度風的手機殼給我。它是水松質地,上面印有深深淺淺啡色類似mehndi(或稱henna painting,印度人婚嫁時繪於身體之上)的圖案。手機殼很漂亮,但因為啡色跟水松的顏色很接近,美麗圖案只是隱隱約約,無法突顯。

忽發奇想,不如為它填上顏色。於是向一位學美術的朋友請教,應該買哪類顏色筆才可以在水松上著色。買了之後,先在角落位置試色,確定成功,才開始這項龐大工程。

並非誇張,手機殼上的mehndi圖案細膩得很。加上一旦著色,容不得後悔,必須像拆彈專家般屏氣凝神,很小心地一筆一筆填上去。忘了看時間,大概也花了一個多小時才完成。填完色,怕手指碰到會弄髒,又用紙巾重複在上面印,把多餘的顏色印走,再待它自然風乾。

效果出奇地漂亮,連忙把這項偉大成就拍下,傳給好友,她幾乎認不出那就是送我的手機殼。聽到她的稱讚,當下的滿足感,大到呢!如果勾畫圖案的啡色再淺幾度,相信著色後會更美。

微笑著欣賞自己的製成品時,終於明白年前大熱的療癒填色簿「Secret Garden」,為什麼能瘋魔全世界。經驗告訴我──對,原來填色真的很療癒!在那一個多小時中,腦袋裡再沒有填色以外的東西,當時電視機開啟著,但完全不知道正在播映什麼節目。設計Secret Garden的英國插畫家Johanna Basford在一個訪問中說,填色比在白紙上畫畫,更能放空腦袋。而且填色遊戲令大家回到孩童時,有一種時光倒流的懷舊安慰。難怪很多工作繁重而壓力極大的律師、醫生、銀行家都認為,拿著顏色筆填呀填,很快就能忘憂。

這次「成就不凡」的後期加工,燃起了對填色的興趣。於是上博客來訂了幾本填色簿,也多買了一盒木顏色筆。為沉悶日子加一點色彩,本來就是如此簡單。

(圖片來源:蘋果影片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9月29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9.29反極權遊行】銅鑼灣大批市民聚集準備遊行 警方警告正非法集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