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偉華網誌│歷史又要港人照鏡

陳玨明

-獨角秀

在香港土生土長,由英殖到回歸再到香港原來已經變天,唔理係左膠定右膠,只知道作為正常人,此時總少不免對過去美好日子心生懷緬。近年不時離港外遊,去玩去做嘢,不用行夠萬里路,已經發現香港自以為很進步,但其實不知鬼咁落後,各地在急起直追,甚至早把香港拋離,但香港人香港政府都好似未知死,眼見香港各樣的不濟,積積埋埋,竟數得心底出愛恨香港的100個理由,實在不吐不快,也提醒自己要認清時勢,千萬不要陶醉在井式玩泥。

陳玨明網誌│愛恨香港的100個理由之3──蔗渣美食坊 燒鵝大飯堂

2014-1-4 12:00
字體: A A A

「香港是美食天堂」這七個字,筆者大抵由只是一隻「小學雞」時已經開始聽了,成長時一直有「住家飯」吃,踏入社會後,在外邊「開餐」的機會就變得多不勝數。

誠然,香港好吃的東西確實很多,不管是街頭小吃還是珍饈佳餚,都足以叫人胃口大開,香港又是東西方文化的交匯所在,於是揉合出中西合璧的飲食習慣,加上是國際都會,日式、韓式、台式、越式、泰式等餐廳,總有一間在左近。而不少購物商場為把各國美食「共冶一堂」,food court於是應運而生。

曾幾何時,food court只是快餐填肚的「代名詞」,與食物質素幾乎拉不上關係。當一班朋友一同用餐,有人會提議「food court啦」,貪其夠多選擇,大家可以各自購買喜愛的美食;當需要食「快飯」時,二話不說就會「food court啦」,皆因勝在食物快速製作;而或許嫌商場的食肆消費太高昂,同樣會令人想食food court,因為食物價格多數較便宜。但是,購物商場內的food court,就總是坐得又迫又常人頭湧湧。

既然是不期望食物質素又不要求用膳環境,恐怕沒有多少人會愛上在food court食飯,但凡事總有例外,筆者就試過在food court內流連忘返「慢食」兩小時,可惜如此經驗並不是在香港。

那是在曼谷一個大型商場內的food court,不單坐得舒適,更食得招積,而且價錢超值。

一切,要由如何畀錢說起。

香港的food court,離不開兩個付款途徑:一個是先落order,服務員會給你一張帳單,你就需要走去老遠的收銀處「埋單」,然後再走個食檔之前,但很多時你會很迷茫,思量究竟是否需要把手上的底單交回給對方。有時候,你以為只需要等叫號碼,但等了很久,才發現因為沒有交回底單,order了的食物根本未開始製作;又有時候,當你以為要交回底單,但服務員就只是冷冷地吩咐你「等叫number」。而如果你還要照顧身邊的女伴,一手一托盤這耍雜技式場面更極大機會出現。

至於另一種付款途徑,就是在不同的食物檔旁自設收銀「服務」,但由於人手所限,該處同時會是人龍的源頭。

然而,原來food court都可以有儲值卡服務的,在曼谷商場內的那個food court,只要你先付款購買一張類似「八達通」的東西,之後想食什麼,就只要在不同的食檔「嘟」一下即可,由於省卻了找續的麻煩,食檔的「收銀處」也不會排長龍了。至於卡內用淨的餘款如何處理?很簡單,離開時去退錢即可,同一道理,如果金額不足,也可以隨時增值。

老實說,筆者承認「外國月亮特別圓」,而外地的food court,好處又豈止畀錢方便這一個?還有環境舒適,最少用餐的枱不是《監獄風雲》內的「排排坐」,不會擔心手肘撞手肘,而食物的價錢與質素,更是比香港低又比香港好,可說是真正的「蔗渣價錢燒鵝味道」。

曼谷商場內那個food court「肯肯定」將來會舊地重遊,而另一個每次到訪當地都例必幫襯的food court,就是在台北火車站二樓的「飯堂」,除了餐廳種類和質素都足以令全港food court要俯首稱臣外,另一個香港food court難以媲美的好處,是你可以拖着行李放在身旁進食,換了是香港,那個空間恐怕只會被加多兩個座位。(陳珏明)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月4日 下午1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陳建平網誌│港台人的辛酸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