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交逃犯修例】葛珮帆:有人用鏹水射警員 造成「超過十成皮膚」燒傷

【移交逃犯修例】陳方安生指政府太遲回應訴求或發錯誤訊息 促北京聆聽年輕人聲音

2019-10-3 20:00
字體: A A A

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近日獲邀到史丹福大學一個有關香港的座談會演說,談及香港修訂《逃犯條例》風波。她認為政府太遲回應示威者訴求,或許對年輕示威者發出「只有暴力有用」的錯誤訊息,促請北京聆聽年輕人聲音,並要明白強迫港人接受盲目愛國主義是完全適得其反。

她表示,在主權移交後初期,中央政府影響力「幾乎感覺不到」,在任政務司司長期間,香港日常行政管理沒受到公開或秘密的干預,因為中央限制使用自己的權力,港府亦在警惕地捍衛香港高度自治。然而日益獨裁的北京政府加強思想和言論控制,港人無法放心。而很多香港人,特別是年輕人並沒有如北京希望一樣,在主權移交後成為順從的愛國者,「中央政府根本沒有贏得人心」。

陳方安生提及,北京發布《一國兩制白皮書》、銅鑼灣書店事件、肖大陸富商肖建華在香港被跨境秘密帶走、《金融時報》記者馬凱被驅逐等,顯示北京公然無視言論、出版和政治信仰自由,歷代行政長官越來越像中央政府代言人,而非擁護「一國兩制」。在這趨勢下,港人發動反《基本法》23條、佔領中環及反修訂《逃犯條例》運動對抗。

自6月9日,反修例運動升溫,暴力場面日漸頻繁,陳方安生認為,政府隔一段時間才暫緩修例,或許向年輕激進的示威者發出錯誤的信息,就是和平抗議沒用,只有暴力才能成功,形容政府「所種的是風, 所收的是暴風」。

她接著逐點評論民間五大訴求。在「撤回修例」上,政府待上月4日才答應是太少太遲;「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得到社會廣泛支持,但警察擔心被針對,陳方安生認為可以建立精心設計委員會的政權範圍,打破僵局,並為示威者提供一個停止暴力的下台階。至於「要求雙真普選」,她認為是這對香港恢復長期穩定至關重要,自己已經和其他民主派人士提供建議;「撤銷暴動定性」和「撤銷檢控示威者」的要求,陳方安生稱香港現時面對前所未有危機,特赦示威者及警員可能是必要的。

不過她指,不幸的是特首林鄭月娥公開承認其權力有限,「綁手綁腳」,而北京已經不會再讓步。

陳方安生形容自己是「死不悔改」的樂觀主義者,至今仍然看到希望,認為香港人有韌性而務實,寬容又理智,他們大部分接受香港是中國一部分,並非反中國,同時為香港人身份自豪,不會坐視自己受法律保障的權利和自由被剝奪。她期望北京意識到,要逼使港人接受盲目的愛國主義是完全適得其反,無論是《國歌法》、國民教育或是嚴厲打擊言論自由。

她總結,中國在過去數十年實現令人羨慕的經濟增長和社會進步,港人為香港為國家的特殊成就,和現代化作出的獨特貢獻而感到自豪,但令港人沮喪的是,中央政府認為有必要加強對港人的壓制。陳方安生敦促領導人以更大信心行事,信任港人,允許普選。在這多事之秋,她要求北京更深入了解聽取新一代港人的聲音,認清及回應他們的恐懼和願望,讓他們的才能和力量能夠貢獻香港,以及整個國家。

(圖片來源:港台)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10月3日 下午8: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荃灣開槍】片段揭警員無視中槍男子所持膠管 遠處取來鐵通疑與浮板盾當證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