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區選】再有參選人遇襲 炮台山城市花園社區主任仇栩欣被打頭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找一盞明燈指路|陳頌紅網誌

2019-10-13 14:00
字體: A A A

二O一八年,一個在美國太空總署工作的日籍工程師石松拓人,經過一所大學的舊式圖書卡分類櫃時,心血來潮,隨意打開其中一個抽屜,赫然發現了一張字條,上面寫著:「如果你看到此字條,證明時空之旅確實存在。」字條下方的日子是「二o八五年四月四日」,還附上電話號碼。

石松拓人依照紙條上的號碼,嘗試聯絡這位未來人,並詢問對方是否時空旅者。對方含糊其詞:「我不能承認或否認。」石松拓人把字條和雙方對話的截圖放上Twitter。雖然大部分網民都認為這明顯是玩笑一個,但貼文仍在網上廣傳。

未來人的身分,挺值得懷疑。當中至少有一個很大的破綻:六十七年後的人,字跡怎麼跟現代美國學生的字跡如此相似?不妨上網看看六十七年前,即一九五一年的人寫的字,比現代人寫得漂亮多了。至於六十七年後的人,用手寫字的機會肯定比現在更少,隨時連筆都會消失,未來人大有可能不懂得以筆寫字。所以,留下手寫字條,就跟電視劇中清朝皇帝陳豪說「幫朕check吓」,同樣跟時代不合。

這張小字條,令人想起電影《時光倒流七十年》中,男主角西裝袋裡,不應該存在的「未來」硬幣。因為它,瞬間把穿越時空的男主角由七十年前帶回現實。

我們總是被時空之旅迷惑。加拿大道森學院的研究則發現,相比回到有歷史可讀、有照片可看的過去,大部分人對於只能憑空想像的未來,好奇心更大。未知,向來是恐懼的來源,尤其對於不曾有人經歷過、也沒前人經驗可以參考的未來,更加令人忐忑不安。於是,未來人、預言家,都充滿吸引力。研究人員也發現,受試者對於占星、算命等評價,都比事前估計的高。大家都傾向記得這類占卜的準確之處,慶幸有明燈指路,卻忘記預測不準確的時候,其實更多(《心理學期刊》)。

(圖片來源:Space & The Universe HD YouTube影片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10月13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移交逃犯修例】「香港自由民主女神像」登獅子山頂 團隊冀為港人打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