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區選】宣布參與觀塘區選當晚即遇襲 梁凱晴送院治理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秘魯行|姚啟榮網誌

2019-10-8 23:23
字體: A A A

今趟到秘魯,乘塔的是澳航的波音747客機。波音747畢竟有點老態龍鍾。外表尚可,打扮一下仍算是美麗可人,尤其是機首頭等艙的部分更是整個機身的神髓所在,簡直獨一無二。年華老去無可避免,曾經那麼輝煌。多年前有幸有一次得到由經濟艙升級,得以登樓往上一層。食物和招呼的體驗已經從回憶遠去,唯獨是看到座位那麼寛闊,的確眼界大開。以往多次乘坐澳航都是碰上Airbus,今回重遇,萬分期待看見登上上層的樓梯。不過今次看到幾個年老的人仕帶著手提行李艱難的爬上去,就知道做上等人一點也不容易。幾級樓梯就要你的命,難怪即使我們登機得早,也要在登記通道上等候一番。亞洲人的黑髪黃臉孔一族只有我們兩個。雖然延遲登機,沒有出現爭先恐後的情景。大家也反而很友善地讓開,等後面趕上來的一個抱著嬰兒的母親先進入機艙。 

澳航飛秘魯,要在智利的聖地牙哥轉智利的LATAM航空飛秘魯的首都利馬(Lima),因為大家同屬Oneworld航空公司集團,因此在悉尼機場親自辦理手續領取兩程的登機證就可以了。不過澳航的網站上辦不到預早check-in,因為有一段小小的文字說,這個旅程是牽涉了兩間航空公司,不能在澳航網站辦理澳航和LATAM航空的座位。說得好像很有道理,但我記得飛歐洲的航線,澳航和某些航空公司都使用同一班機,反而常見出現兩個不同的班次名稱,不過我不知道究竟是否跟今次飛秘魯一樣。習慣了提早在網上登記,加上像我們沒有寄艙行李,那樣子走得很瀟洒,直接進入禁區便可以。既然不能提早在網上辦理登機手續,就要早一點來到機場。

澳航早已取消大部分的登機櫃位,改以電子櫃員機處理。打印和繫上條碼,甚至把行李搬上輸送帶,也是貴客自理。想一想,經濟艙的乘客的服務真是一般得可以,弄錯了甚麼得由你自己負全責,不要說座位空間越來越狹窄,食物的份量越來越小了。澳航的辦理登機處,數十座電子櫃員機任君選擇,排隊不知道由那端開始,甚至不用排隊。但只有兩個澳航職員,給乘客問得團團轉。他們又要處理商務艙的旅客。到了你把行李送上輸送帶等候確認,才發現條碼貼錯了位置,電子閲讀器讀不到行李的資料,輸送帶不處理,你又要把行李輸送帶搬下來,重新依指示貼好。

旅遊出門,早已知道寄艙行李是一個負累。我們把一切日用品放在手提行李內,再加上一個小背包,已經是萬分足夠。秘魯和澳洲在南半球,也是春天,溫度變化在手機的程式早已知道得很清楚了。我們沒有打算像友人登山遠足,也不需要帶備厚厚的衣服禦寒,旅途中預備不時手洗衣物,因此行李相對少。至於攝影器材,由以前兩部單反相機三枝鏡頭的年代,到今天只帶一部小型無反相機加一枝變焦鏡頭,也帶備了一部手掌長度大小可以拍攝4K影片的攝錄機,一點也不必為裝備煩惱。如果有一部相片質素好的小型相機設有4K影片功能,就更加理想。簡單的裝備旅行天下,輕鬆自在,不必為拍照添煩惱。體力畢竟跟年紀漸長而退減,看見别人還帶着重重的背包,只有羨慕了。

從悉尼到聖地牙哥的十二小時多旅程,四肢屈曲坐在經濟艙那麼久,當然有點跟生命開玩笑的意味,所以考慮過我們可否承受多一倍的價錢之後,選擇了Premium Economy。最初推出時,航空公司在機艙內宣傳加少許價錢,就可以轉到Premium Economy。我沒有看清楚座位的寬闊程度,便以為是航空公司的宣傳技倆。最近有一次自己的座位要騰空讓有病的乘客躺下來,給換座淺嚐了一小時,果然少許改變了我的看法。不知何故,谷歌把Premium Economy譯作「豪華經濟艙」,非常搞笑。經濟艙的豪華級數,總不能跟商務艙相提並論吧。無論從票價和空間看,豪華經濟艙都是經濟艙和商務艙之間的分別。明白到一分錢一分貨的道理,你自然知道一個豪華經濟艙是什麼回事。今次波音747客機的座位不夠令人百分之一百滿意,純粹是因為機齡的緣故。說到底,空間就是一切。這十二小時多的飛行,雖然依舊很難入睡,但手腳得以自由舒展,不知不覺間就到了聖地牙哥。

聖地牙哥的機埸正在擴建,所以走了十多分鐘才到達轉機處。遠遠看到新翼,外觀都近似香港的赤臘角機場,尤其是那波浪式的上蓋。後來登機往利馬,就在其中一個新翼。這次我們選的只是經濟艙,電視屏幕也沒有,真的很基本。這個兩小時左右短短的航程,睡了又醒,醒了又睡,到達利馬時已接近黃昏。

網上許多人的經驗,都說到南美大城市,要注意扒手,所以總是左顧右盼,留意身邊的人。甚至乘搭交通工具,也選擇可靠的機場巴士往酒店。這輛機場快線巴士只往Miraflores區,第一站正是我們入住酒店的附近。巴士在機場出口已經有售票處,方便得很。我們走出機場,果然有許多人走前問我們要不要的士。其中一個看到我們手持巴士票,更指示我們的方向。起碼沒有感到不安全。

悉尼比利馬快十三小時的時差,換言之,我們回到昨天。這微妙時區令我想起法國作家Jules Verne的小說《八十日環遊世界》。書中的主角Phileas Fogg沒有途經南美。但小說的結局就是因為時差關係令他準時回到倫敦。我們這次旅程十八天,其中許多小時花在飛機上往返。秘魯是第一站,今晚稍作停留利馬,明天就飛往古城Cusco。年紀漸長,看得多,原來也忘記得一樣多。旅遊陌生的地方,可能便是其中一個有效增補記憶的方法吧。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10月8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一個超低級錯誤顯示,港澳辦真係就快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