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係當權者寫嘅!|銘爺|的士佬隨筆

王陸 -關公拆局

-關公拆局

資深傳媒人。在財經公關界與陳南祿同行,與陳永陸同校,三人同期出道,公認「三六齊名」。擅長拆局,每周一局,只此一家。

建制軟硬兼施、進退兩難|王陸|關公拆局

2019-10-12 08:00
字體: A A A

一張隨報附送、全彩色厚粉紙特別印製的全版廣告,圖片只有陳志全、楊岳橋及郭榮鏗的大頭相及他們說過的一句話,廣告標題只含蓄地說「去年颱風山竹襲港,我哋曾經講過……」

印製廣告費用不菲,你猜是由哪報章附送?是哪廣告商出錢?是甚麼的公關廣告策略?……

答案是《大公報》,廣告主不知誰人(未有具名),目的當然是嘲笑三位泛民前言不對後語:昔日颱風過後全力贊成特首運用緊急法(放假停工),今天示威不斷卻瞓身批評特首運用緊急法(禁人蒙面)。

上述「暗示」廣告的出現,不單出人意表,更反映了建制派的公關策略經已方寸大亂。

《大公報》利用反對派議員作宣傳,言焉不詳,不單容易令人誤會,甚至會遭自己人非議,雖然沒有具名,但明眼人必猜到出處。為何廣告主不肯明刀明槍力斥泛民之非?誰人會因廣告用此「曲筆」而更加信服?廣告想更多人「隨街派」「隨街貼」,所以採用隱晦手法?……一連串的専業質疑,只證明設計者別有用心,但卻無人明白。

事隔多月,香港人今天為甚麼仍肯上街?和理非及勇武派的比例孰多孰少?多少人屬淺藍及淺黃(這是政府可以及必須力爭的宣傳對象)?他們對反送中/反警察/反政府/反中共的態度、程度及熱度如何?他們對五大訴求有多大堅持及有否取捨?……一連串的問題,如果沒有更準確的拿捏,公關文宣將會無從展開,更不可能一擊即中!

問題的答案及最新民情,其實可以透過定時及滾動民調得知,特區政府不方便聘請外人代查,絕對值得成立獨立部門自行蒐集,否則行動及回應便如盲人摸象,進退失據。

泛民及示威者沒有資源監察最新局勢,只能倚賴製造新聞及批評政府來保持曝光。緊急法應否推出,三位泛民的立場去年與今年迴異,建制派雖然氣憤不平,但公眾並不關心,日後立法會討論,即使窮追猛打,三位泛民議員不易接招,但亦不致失分。

不過,泛民能否借市民反送中而在區議會選舉中大獲全勝?由於沒有大台,加上代表人物不多,更沒有民調數據證明,市民對示威行動的支持度會成功轉化為投票率,反對派的資源與人選亦不易協調,令內耗可以減少,所以泛民其實未必穩勝,如果不及早協商準備,予人齊上齊落印象,建制派其實未必「輸梗」。況且特區政府早已掌握區選過去及最新的所有資料,若發覺對建制派不利,必會用盡方法去把選舉延期,又或是策動更多刺激及打擊「暴民」的行動,為建制派爭取民意支持。不過兩者都不是高明之著,隨時會引起反效果,令建制派得不償失,且看政府最後決定如何,才知泛民有多少勝算(如果部署得宜的話)。

特首的施政報告,須為建制派帶來泛民所無的「成功爭取」政績,但這些議員的素質實在不能寄予厚望,公眾未必輕易相信是他們向政府力爭所得。特區政府官員能否與建制派政黨合演一場好戲,協助他們保持選票與席位,必須倚仗公關,親中KOL屆時定必大派同場。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10月12日 上午8: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緊急法》將香港推向極權社會|香港革新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