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建平網誌│港台人的辛酸史

莫紫瑩

-火箭升空奇遇記

游清源曾說:「火箭人如其名,有火有箭,不時燒傷戳傷同事。不過,她最強的強項是『娃娃看天下』,老奸奸言、巨滑滑舌都逃不過她的童眼」。「火箭升空奇遇記」其實只是我這個初出茅廬的小記者,如何看這個弱肉強食、適者生存的世界。既然有平台,我就不會畏言,與大家分享工作點滴。網誌個人色彩很濃,那些想看時事評論,卻又不屑記者「賣弄」感情的讀者們,煩請移玉步至其他版面。

莫紫瑩網誌│我對元旦遊行的失落與失望

2014-1-4 11:00
字體: A A A

近年因為工作關係,每每遊行都會以半參與半工作的態度加入遊行隊伍。今年的1月1日也不例外,而工作亦如上年7月1日一樣,被分派守隊尾。

然而,當我1月1日踏進維園的那一刻,霎時間被眼前看到的「奇景」嚇倒,心想:「唔X係呀?得咁少人遊行?」但由於那時正接受港台訪問,當然沒有將這句說話衝口而出。說是「奇景」,是因為自己近年參加過各大型遊行,卻從來沒有看過像那天一樣,在出發時,維園的A、B、C及D區中只有2個區站滿人。其他的區域,只看見空空如也的草地。(最後大會宣布遊行人數只有3萬人。)

那一天,我帶着這個疑惑以及失望走畢全程,疑惑的是我不知道,往日士氣高昂的市民在哪裏了?疑惑的是我不清楚市民,特別是年輕人為何不願意走出來,告訴政府自己是支持普選的?失望的是,我想難道香港人就是要這麼「奉旨」,以為不走出來,普選都會自己找上門?

不過,當我走畢全程並參與集會,我好像了解到為什麼有人不走出來了,而自己的失望,又加上了對主辦單位及泛民的失望。

沿路上,不同的團體都宣傳着自己不同的普選方案,或對政改的不同看法。當學民思潮說要堅持公民提名,民主黨卻在說如果提名門鑑夠低就可以,等等。學民思潮有學民思潮的「全民提名」方案,民主黨有民主黨的「三軌方案」,真普聯有真普聯的三終極方案,雖然未見公民黨湯家驊在遊行中出現,但眾所周知,他亦有自己的方案。而諷刺的是,遊行的主題是「立即落實真普選,公民提名無篩選」,如果我是參加者,看到五花八門、各不相讓的普選方案,我會想問:「你哋究竟想點?我參加呢個遊行有咩實質意義?」而之後集會時主辦單位又如何「趕客」,就更加不在話下了,我的同事Kenny已分享,不贅。

遊行後,我問一位沒有出席遊行的朋友,為何他不來遊行?他直指,市民今次不走出來也是正常,只要懂得一些思考及分析的市民都會知道,現時泛民內部對於普選方案仍有很大分歧,沒有任何一個共識。假設他不支持民主黨的方案,「我哋會唔會就咁行出嚟畀佢哋騎劫?若然十萬人走出來,聽日民主黨會否拿住十萬人這個數,話自己的方案有十萬人支持?又話可以無公民提名?又如果,我不支持公民提名,學民思潮聽日說有十萬人上街,又說有十萬人持公民提名呢?我走出來代表什麼?代表我支持湯家驊還是民主黨?」

我想,這些原因已不單單是「遊行已不足以宣洩心中憤怒」的反應,或是中港矛盾等激化的問題了。

當人人都在說梁振英撕裂香港社會的同時,其實,如此四分五裂、貌「合」神離的泛民,亦讓市民感到無所適從。如果,真的有人因為泛民「百花齊放」的普選議案而選擇不走上街頭,或是對這樣的遊行失望,覺得行完也沒用,在某個程度上,我個人亦只能痛心地說:其實,泛民你們也好像在撕裂香港市民。你們連自己都不團結,怎樣叫全香港市民團結?

當然,我衷心希望自己的說話是錯,衷心希望自己是想得太多,我也不想看到這樣的結果。因為我仍然相信,即使政府如何漠視市民,政黨的方案如何令市民無所適從,市民都不會放棄自己,爭取自己應有的權利。(莫紫瑩)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月4日 上午11: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游清源網誌│一字記之曰「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