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塘浮屍】陳彥霖母親接受TVB訪問強調女兒非他殺 7月已沒參加示威

【移交逃犯修例】駱應淦撰文反駁蔡維邦 指不追究警察責任僅譴責暴力無濟於事

2019-10-17 20:00
字體: A A A

上周辭去大律師公會副主席職務的資深大律師蔡維邦,日前在報章撰文透露,由於公會未有嚴厲譴責在香港引發騷亂的示威者,與他意見分歧,故決定辭任。同為資深大律師的公會成員、其師傅駱應淦於今日《南華早報》撰文反駁,認為大律師公會已經正確地就相關的法律問題發表意見,並直指是執政者的頑固立場播下了暴力的種子。

文章以〈譴責香港的抗議暴力不會解決問題──當警察成為問題一部分〉(Condemning protest violence in Hong Kong won’t solve the problem – not when police are part of the problem)為題。駱應淦認為,任何明智的人都不能寬恕示威者的暴力行為,但若不追究警察執行鎮壓的責任,則譴責暴力也無濟於事。

駱應淦指出,近日的衝突事件有許多年輕人參與,當中部分是中學生。他們阻塞道路、嚴重破壞公物的,有時甚至施以人身攻擊,而他們被捕的過程及被捕後,經常受到嚴重的傷害。香港人以至許多國際社會的成員,都對這些願意放棄自由、安全甚至生命而發聲的年輕人表示同情。

他形容政府當局處理不公,拒絕聆聽與讓步,認為應當記住的是,政府當初想以不明智的方法嘗試通過修訂《逃犯條例》,只是年輕示威者闖入立法會並與警方發生衝突後,政府才暫停立法工作。

駱應淦重申暴力是不能也絕不可容忍,但僅僅譴責沒有幫助,始終沒有解決問題根源,而根源很大程度都與政府部門有關。自6月以來,警察發射催淚彈已經成為日常,而且不難找到警察毆打被捕示威者,以及近距離向記者以至立法會議員施放胡椒噴霧的影片。

他強調沒有人會低估警方工作的難度,但他們明顯沒有束縛,並特別提到,沒有一個違法的警察遭到追究,外界甚至無法被識別他們的身份。他認為,大家引以為榮而且覺得理所當然的標準和程序,似乎已經消失,警察的專業精神也受到質疑。在這種情況下,大律師公會是正確地就相關的法律問題發表了意見。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10月17日 下午8: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回教信託基金總會譴責針對襲擊岑子杰 強調站在香港人一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