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朗襲擊】有人於元朗大馬路一帶堵路 防暴警施放催淚彈及胡椒球彈驅散(有片)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奧爾蘭泰坦博|姚啟榮網誌

2019-10-21 23:23
字體: A A A

飛機降落庫斯科(Cusco)的一刻,覺得肚子不舒服。首先想到的是否高山症作怪。庫斯科位於海拔三千三百九十九公尺,高度當然比瀕海的利馬有一大距離。一般而言,高山症出現於二千公尺的高度或以上,症狀包括頭痛、嘔吐、全身無力、疲倦、甚至失眠,尢其出現於快速上升的情況下。以前在瑞士要近距離看Mattahorn峰,由Zermatt乘坐鑬車登山,到了瞭望台,也不過是三千一百公尺。在雪地上逗留了約一小時,又在餐廳內進食了一點東西,沒有感到不舒服。那時候沒有想到甚麼叫高山症。首次見到這個著名的山峰,即使是短暫的逗留,已經滿心歡喜。

但這次到秘魯,有十天逗留在海拔三千公尺以上的地方,心中有點恐慌。再翻閲一下資料,原來高山症跟年紀沒有甚麼關係,視乎個人的體質和健康情況。如果沒有準備,出現了高山症,吸氧氣不見好轉,終極的救命方法是取消行程,立即回到利馬好了。因此為準備這次旅程,數月前見了家庭醫生,請他開預防高山症的藥。這種叫Diamox的藥,其實也不是靈丹妙藥。首先要預早數天吃,然後一直持續到離開高地為止。這種藥也有副作用,有人胃不舒服,有人手足偶爾發麻。數天下來自己沒有出現甚麼異狀,但一定要到了秘魯的高地才知道有沒有功效。庫斯科是高地的第一站。

庫斯科是到印加帝國遺址馬丘比丘(Machu Picchu)的其中的一個起點。馬丘比丘旅遊景點不過二千三百四十公尺,比庫斯科還低。取道庫斯科,其實要先到山區小鎮Ollantaytambo,然後再乘火車到達Aguas Calientes鎮,再坐旅遊巴士登山。這樣做,可以在Ollantaytambo逗留一下,看一看鎮上的另一個印加遺址。很多人參觀馬丘比丘,選擇在Aguas Calientes留宿,然後翌日早上登山。看到是晨光下印加皇朝的輝煌往昔。但高山上薄霧瀰漫,可能只到中午過後,才能一睹廬山。考慮過後,決定下午登山。遊客的高峰過後,走得自然從容。其實參觀馬丘比丘,尚可由專業導遊帶領,徒步於山野間。朋友遊馬丘比丘山區,就是從那端走數天才到Ollantaytambo,如此親脊山野溪澗,看到的風景自然和我們這輩俗人不同,只能佩服。

在網上訂了鎮內一間三星級酒店,住客的評分幾近滿分。谷歌中譯Ollantaytambo為奧爾蘭泰坦博,非常拗口。小鎮位於庫斯科西北七十二公里,海拔二千七百九十二公尺,可以召的士。可是很多的士不是安裝了咪錶按路程長短計算車資,而是上車前跟司機議好價錢,到埗才付款。聽說有些司機在機場外在等待的眾人中取得乘客的名字,然後手持同樣的名字在行李領取處搶客。雖然沒有寄艙行李,還是請住宿的酒店幫我們安排一輛車。我們要付美金,車資也比一般高少許,但考慮到安全,還是這樣好。出了機場,就看見有人持着我的名字。趨前確認,十分鐘後車子便來了。車子不是的士的外貌,相信是輛出租私家車而巳。

庫斯科的古城區,其實是高山上的瑰寶。但我們的出租車子離開機場,根本沒有經過古城,便往山上去了。在網上的許多短片中,庫斯科的美麗都是那些從高處望下,一片的泥黃橙黃的小小房子。到了山上,司機稍停,把車子靠在路邊,讓我們拍攝第一張山下和庫斯科城的樣貌。這一段十多分鐘的車程,說是古城,倒令人有點失望。車子經過市集,熙來攘往,人車爭路,一點古樸也沒有,只是充滿沙土的城市。路旁是堆放的黃泥,半蓋的房子露出了鋼筋,看不到復工的樣子。狗身上佈滿泥塵,走到這走到那,或是伏在地上,看不見牠們的主人。這樣的光景令我想起多年前和朋友到廣州的情景:馬路兩旁的房子前推放了沙土和磚頭,清拆了又興建,然後又清拆。四十年過去了,看到庫斯科古城外的磚頭塵土,竟然會想起如此相似的、重複的情景。這個古城的郊外,究竟何時不再沙土飛揚?

沙土四處飛揚,空氣當然非常乾燥。花不起錢蓋房子,只是把泥堆起牆壁,用鐵皮用上蓋,窗子也不多見,你可以想像得到生活如何艱苦。山坡上的房子都是擠在一起,泥黃色的,旁邊深泥黃色的是新翻開的泥土,預備來種馬鈴薯。四周都散佈垃圾,許多都是棄置的膠袋。大地這麼廣闊,每人每天丟棄一袋,還要許多世紀才把地球變成垃圾崗,誰人敢來管?

最後在巔簸之中,我們來到Ollantaytambo。酒店的門口正好伏着一隻黃狗。這裡的狗跟人沒有什麼膈膜。你走你的陽關道,我走我的獨木橋。沒有人帶狗散步,因為狗在路上走得自由自在,有人經過逗一逗牠,牠便跟着來。這些狗也不吠叫,安靜的,好像見慣了許多遊客,穿插其中,一點也不驚慌,也懶得理你是誰。

這個旅遊小鎮,酒店和餐廳多不勝數。像我們入住的小酒店,兩層高,十一個房間。餐廳可以進食簡單的自助早餐和晚餐。房租包括了早餐,不用出外找。老實說,除非是洒店,大清早一般的食肆還未開門營業。晚上許多餐廳營業至十時,其實很多人還未有睡意。喝杯酒,坐着看看過路的人,春天剛開始,氣溫不熱不冷。奇怪這個季節鎮上也不見很多人。

Ollantaytambo的著名景點是小巷,像小棋盤,房子在其中。小巷有山上的水沿溝渠流下來,大家就蹲着拍照。很多人說在此地不要把貴重的財物外露,所以我用膠紙貼住我的相機牌子,又不掛在胸前,只是需要時才抓拍數張。當然如果是賊,也不是我這般笨的人可以察覺到。廣場上的大街的一角原來是警察局,不少荷槍實彈的警察出入。聽說秘魯的警察隊中貪汚問題非常嚴重,街上的警察其實只是負責交通,在街上巡邏而已。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10月21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移交逃犯修例】10.21警方記者會(有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