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被指屯門測試催淚氣體 數百市民包圍行動基地釀衝突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小鎮風光|姚啟榮網誌

2019-10-28 23:23
字體: A A A

聖谷(Sacred Valley)小鎮Ollantaytambo地方集中,的確是好處多。尤其我們這些走馬看花的旅客,想到達主要的景點,不用走得老遠,一個至兩個小時之內,已經完成了逛逛鎮上的大街小巷。四條主街交錯十一條小巷,南方就是小廣場,環繞四周都是一層或兩層高的房子,屋頂是瓦片,地下的都是食肆。不懂得西班牙文不重要,牆壁上的餐牌都寫了英文:早餐有奄列、三文治和漢堡包等等。意式薄餅更是大行其道。走經餐廳門口附近,便有人趨前向你介紹有什麼好吃。他們遞出餐牌,咕嚕咕嚕的說了一大堆名字,還是不懂得說些什麼。幸好他們只是推銷,沒有拉拉扯扯。餐廳門前的桌子坐了兩個人喝咖啡,上層露台也有人輕鬆的坐着,一個悠閑的樣子。餐廳有三兩食客光顧,他們都沒有什麼不滿的臉色,等於食物還可以接受。有一間咖啡店的店員更熱情的用英語介紹他們的美食,邀請我們有空再來,只是時間那麼短暫,除非有深刻的印象,經過了之後,真的不容易回頭了。

經過廣場,再往東南走,就是小鎮兩層的市集,你可以買到肉食、蔬果和日用品,就像香港公共屋邨的街市,只是更市井。地下那一層門口的攤位賣新鮮水果,香蕉、蘋果、提子、橙、木瓜和西瓜,什麼都有。他們切開菠蘿厚皮,把肉取出來,放在板上讓你挑選。再往裡面走,就是鮮肉食區:魚和雞都很普遍。雞是黃油雞,一隻隻去了頭毛脫光了連爪放在一起。說明了雞肉其實是最常見的肉食。第一天到利馬,我們太疲倦不想外出,在酒店的餐廳吃的其中之一的晚餐,原來就是一般秘魯人常吃的雞湯麵。這一道美食其實是在清湯中放上了雞肉、馬鈴薯和意大利幼麵。清湯當然是雞湯,有良心的餐廳,會用鮮雞做湯。但一般的做法都是用chicken stock,也不會有什麼問題。那一碗雞湯麵,盛惠十八秘魯索爾,等於五美元,是酒店的價錢。在利馬的街上,你可以用十二至十三秘魯索爾吃到,小鎮可能更便宜。平民的美食,秘訣就是新鮮的素材。在你饑餓的時候,一碗熱騰騰的湯麵,可能比什麼都更美味。

走着走着,我們覺得肚子有點餓,卻不想找一間餐廳坐下來,於是想到不如在超級市場找點餅食。此地沒有大型的超市,只有一兩間規模比我們二十四小時營業的便利店還要小的店。貨架上產品的包裝跟我們的沒有大分別,例如餅乾和糖果,一看就知道裡面是什麼貨色。反而很少看到當日出爐的麵包。那些預早包裝的條狀麵包倒有不少,但我們卻沒有什麼興趣。看店的坐在近出口的一角,看着進來的像我們這樣子的遊客。店內一個本地人也沒有。在市場有新鮮的東西出售,還可能更便宜,所以對這些超市貨色不屑一顧。找不到簡單的餅食,沿這單程街道再走經數個店鋪,意外地發現一間麵包店。門前的玻璃櫃內竟然擺放了法式牛角麵包,體積較大,但絕對是我們熟悉的食物。這麵包店還有擺放其他的糕點,例如慶典和生日蛋糕,一看更知是自家製作。我們用手勢示意要兩個麵包,店內的女孩漠漠然把每一個麵包放入紙袋,遞給我們,給她十索爾找續回四索爾多,不算很便宜,因為每一地方的物品總有本地價和遊客價。但找到這兩個新鮮麵包來吃,當然有些驚喜。

我們選擇了在酒店進晚餐。店主Michael大力推薦每人二十索爾的自助晚餐,包括三道菜的菜單:湯、自助餐食物和甜品。二十索爾算是合理。吃過湯,已經半飽,再在食物枱上取沙津菜、煑熟了的蔬菜、雞肉串燒和後來加添的炒牛肉,更加吃得津津有味。晚飯吃了一半,忽然來了一個音樂人。他彈着吉他口中吹着竹排笛,第一首音樂完了,第二首是Simon and Garfundkel的Sound of Silence。Sound of Silence固然是經典名曲,但我其實比較喜歡他奏的第一首,奏得那麼悲愴,竹笛的音樂,一段一段像呼吸,又令人想起野外的風聲。我來不及問他那首歌叫什麼名字,賣完他製作的CD後,就匆匆走去另一間餐廳了。

這間三星級酒店,店主自豪對我們說設備是五星級。他說牀褥硬度適中,也是事實。剛來到秘魯,時差關係,跟悉尼相差十六小時,夜半就起來,牀褥的作用不大。不及格的是洗手間,沒有抽氣扇,洗澡後整個空間充滿濕氣,鏡子濛濛,如墮仙境,其實很易滑倒。洗手間的門外邊放置了一個玻璃茶几,上面有一瓶鮮花。出來不為意,兩次下肢碰到几角,皮膚受損出血。這個胡塗擺設是畫蛇添足,要扣分。不過酒店也有多餘的空間給住客使用,我們的房間外是個露天休閒地方。房間內沒有熱水壺,我們就到那處取熱水沖茶。

大家都說來到秘魯山地,如果要盡快適應高山氣候,不能不喝古柯葉(Coca Leaves)沖的茶。在酒店休閒處,果然有個瓶子裝滿了古柯葉。我們取出幾片碎葉,浸在熱水裡,淡淡的,沒有味道,以為沒有什麼效用。我們也試過古柯葉茶包,也是如此這般。後來才知道要把許多古柯葉沖茶,效果才顯著。我們畢竟太保守了。不過既然已經服了預防高山症藥,再試也根本試不出來。這些古柯葉茶還弄得我的肚子不舒服。這裡有其他的茶包,試過了不少,也是不習慣。水土不服原來就是這麼簡單一回事。

來到Ollantaytambo的第二天,我們就要乘火車到馬丘比丘。因為Ollantaytambo遊客不多,感覺不到那些對你獨特奇異的眼光,但馬丘比丘可能不同。不過作為一個遊客,毫無疑問不能避免别人把你當成一個取悅的對象。天涯海角到來,你看着你,你看着我,不妨就當作是緣份吧。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10月28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毛茸茸安慰|陳頌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