州官可以放火, 百姓就唔可以點燈!|銘爺|的士佬隨筆

王陸 -關公拆局

-關公拆局

資深傳媒人。在財經公關界與陳南祿同行,與陳永陸同校,三人同期出道,公認「三六齊名」。擅長拆局,每周一局,只此一家。

未能速戰速決,結果害了警隊!|王陸|關公拆局

2019-11-2 08:00
字體: A A A

以梁振英為首的強硬建制派,曾經誇下海口,認為十月一日「大步檻過」之後,反對勢力的氣勢將會開始收歛甚或從此萎縮,因為特區政府再無後顧之憂,毋須擔心中央會因國際形象受損而向負責官員大興問罪之師。

不過十月一日至今,即使政府出盡法寶,製造更多阻撓與不便,由港鐵每天提早收工形同宵禁,到全面擴大拘捕示威人士,無所不用其極,反抗浪潮仍然持續不斷,完全沒有走下坡之勢。

梁振英等人以為拘捕的人愈多,願意上街的人會隨之遞減,因為勇武份子人數有限,理應此消彼長,除非黃絲陣營能吸引更多新血加入,令支持者的人數與氣勢不至被磨蝕到一蹶不振。

如今收回修訂逃犯條例既成事實,政府以為應可交差;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林鄭承諾先易後難;至於問責下台及重啟政改,悉由中央決定,香港市民其實再無示威之理,為何仍要借勢繼續上街?最有力的原因,就是反對警隊,而且已提升至「不惜攬炒」的地步。

警隊目中無人,成為眾矢之的,既是事態的自然發展(聚焦於最有力量一方),亦是特區政府刻意造成的結果(特區選擇向警隊效忠),但由於香港不是國家,警隊不可能成為最終的話事人,凌駕控制政府(一如政樂軍隊控制國家),所以現在各方均已進入「進退兩難」的局面。

與警隊衝突結怨的,現已不止是示威人士,陸續加入的有傳媒記者、醫院醫護人員、學校學生,甚至是屋邨居民與廣大公眾,對峙戰線及對象正在不斷擴展。

更甚的是,警隊的回應手法亦只有一途,就是加大拘捕的人數及武力,希望發揮更大的威嚇作用,但亦會帶來更大的反效果。

與此同事,強硬建制派更希望透過間接恐嚇,例如把香港的經濟之差形容為前所未見,步入最嚴重衰退已無可挽回,且完全不提任何解決方法,甚至不作任何信心表示,與過往呼籲市民「毋須恐慌,攜手同行」的勵志或安撫式公關手法大相逕庭。

雖然學者如雷鼎鳴會提供大量「未日快來」的証據,但亦有教授如莊大量認為香港的現況未足致命,不過政府「政府放軟手腳、市民自作自受」的態度已溢於言表。

警隊加大打壓力量,本想速戰速決,如今卻成膠著狀態,「攬炒」口號更變成不是忌諱,兩者都不可能是政府預期。林鄭仍聲稱自己有決心制止暴力,但警隊未必能做得到,因為倘若社會及市民不響應,除非借助外力(公安或解放軍),否則特首加警隊也寸步難行。

最近有太子地鐵站附近的居民刊登廣告,呼籲市民支持他們回復正常生活;政府及警隊若肯向市民作出同樣呼籲及承擔責任,試問市民又怎會不想再享昔日和諧!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11月2日 上午8: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反送中」是一場香港自治運動|香港革新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