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交逃犯修例】民間記者會批警隊成紀律部隊特權階級 自稱消防處人員對高層沒支援前線感到憤慨(有片)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馬丘比丘|姚啟榮網誌

2019-11-4 23:23
字體: A A A

朋友說遊秘魯,不看馬丘比丘(Machu Picchu),等於沒有來過秘魯一樣。說得很好。從利馬到馬丘比丘,不過是五百零三公里,不是咫尺的距離。所以沒有太多時間的話,乘飛機先到庫斯科(Cusco),只不過個多小時。馬丘比丘在庫斯科西北八十公里,下機後可以直接坐巴士或火車到馬丘比丘山下的小鎮Aguas Calientes,然後再乘專用巴士上山。網上建議馬丘比丘一日遊就是乘巴士到我們入住的小鎮Ollantaytambo,然後乘火車前去,全程費用二百三十美元。如果你選擇最便宜的方法,就是乘搭不同的交通工具(巴士和的士)加上步行,穿越森林和峭壁,抵達Aquas Calientes,然後再拾級而上登山。登山巴士單程車費十二美元,有人選擇走下山來,當然有另一番滋味。

坐火車是最直接的交通工具。但庫斯科前往馬丘比丘的火車站,位於城外的Poroy鎮,所以要多乘一程巴士或的士前往,所以後來才想到不如在Ollantaytambo投宿,把一天緊湊的行程變為兩至三天,不是更好?至於坐火車,可以選擇Peru Rail或是Inca Rail。兩者之間孰優,只能從網上博客的評語中得知。一般而言,Peru Rail的車較新,更可乘搭最豪華的Hiram Bingham列車,車費三百九十美元。Hiram Bingham是誰?沒有他,可能就沒新七大奇蹟的馬丘比丘。一九一一年七月二十四日,考古學家Bingham得到當地農民帶領下,找到這個高山上的印加帝國遺跡。他以為這就是印加帝國的最後的首都,寫下了《失落的印加城市》(The Lost City of the Incas)這本書。直到多年後,大家才糾正這個錯誤,發現應該是Vicabamba。西班牙人於一五七二年征服印加帝國,首都被焚毀,甚至正確的地址也隨歷史湮滅。Vicabamba的現址叫做Espiritu Pampa,位於深山中。

Bingham的角色可能啟發了佐治·魯卡斯(George Lucas)《奪寶奇兵》中的Indiana Jones的角色。但諷刺的是Bingham原來真的是個掠奪者。Bingham於一九一二年、一九一四及一九一五得到耶魯大學和美國《國家地理雜誌》的協助下重回馬丘比丘,以租借為名,帶走四千多件文物回耶魯大學。為了討回文物,多年來秘魯政府不斷抗議,甚至和耶魯大學對簿公堂,最後總統奥巴馬出面,親自與耶魯大學交涉。二〇一一年三月三十日,耶魯大學終於把第一批共三百六十六件文物交還秘魯,並於二〇一二年十一月交還最後一批的陶瓷碎片。

今天Bingham鹹魚翻生,成為馬丘比丘的富貴列車,不無遺憾。Bingham是個生招牌,用他做廣告,大家都知道是貴賓級,即使是掠奪者又如何?Hiram Bingham列車的最後一個車卡附設露天的座位,途中有藝人表演傳統歌舞,乘客可以與藝人共樂,不用只看風景了。不過我們到了Ollantaytambo,唯一的選擇是Inca Rail。我們在網上訂購了座位,在登車前在Ollantaytambo火車站前的Inca Rail辦事處取車票連同登山巴士票。辦事處對面是候車室,供候車乘客專用,裡面有免費茶和咖啡供應,又有免費洗手間。這樣的設備,其實已經是特別招待了。我們坐下不久,看見一輛旅遊巴載着三十四名遊客下車,顯然他們是參加了馬丘比丘一天遊,旅行社安排他們在這地登車。

Ollantaytambo火車站距離Inca Rail候車處一百米。火車即將到來,我們便走下去。沿途是小販攤檔,出售食物和紀念品。秘魯的平民小吃也有飯吃,肉加菜加煎蛋覆在熱飯上面,簡單又美味。一個吃得津津有味的男人向我們竪起拇指,表示值得一試,可惜我們要趕路。我們的火車還未到來,卻剛巧看到一輛Hiram Bingham列車停靠在月台,最後的車廂上大家隨音樂起舞。稍停一會,列車開出到馬丘比丘。

我們的Inca Rail列車隨後駛入月台。服務員檢驗車票,指示我們座位。這車廂是兩邊四個座位面對面,我們的對面是年輕一男一女德國人。每一個車廂有兩個服務員,負責廣播和供應食物。記得在預訂車票時好像包括一個午餐,但後來只是小食和巧克力。這個個多小時行程比想像中短,很快更到了馬丘比丘山下的Aguas Calientes鎮。來到Aguas Calientes的人,都是為了登山。小鎮在山坡上,中間是一條小溪,穿過售賣紀念品的攤檔出來,到鎮上一看,便有那種旅遊觀光的感覺。如果不說這個是秘魯的小鎮,不看到那些店鋪的名字,你還以爲走進了是日本山區溫泉。原來它們之間是有許多共通的地方。

很容易看到登山的巴士,只是排隊的人很多,人龍沿着山坡向山下排隊。走近一看,原來人龍之中,又分開了小隊,很多旅行團的領隊在點人數,卻因為人數不足不能上車。我們走到人龍的前面,很快更登上一輛載十多人的巴士。巴士坐滿了乘客,便開出往山上,原來山上的路那麼狹窄,不時要讓下山的車駛過。間中看見有人在從山上徒步下來。

旅遊馬丘比丘,有許多限制,其中包括要有導遊同行,又規定你的相機的價值不能超過三百美元。其實入境秘魯時需要申報攜帶的昂貴物品,甚至儲存卡也不能多於四張。老實說,一部像樣的手機已經不少於三百美元。現在很多人都使用手機拍照,管得着它的價值嗎?進入馬丘比丘沒有安全檢查,他們不問你,你也不必回答。事後在山上,看到不少人的相機都價值二千美元以上,加上鏡頭,也許就是一個他們眼中的專業攝影師了。我只帶着輕便的小相機,反而沒有那麼多的顧慮。

那是個美好的下午,陽光不猛烈,天空間或有灰雲,不下雨已是奇蹟。每日遊覽馬丘比丘的遊人,限制於二千五百人,因此我們可以從容在所謂景點肆意拍照,也不用輪候太久。這樣做,當然少了收入,但太多遊客到來,根本保護不到遺跡的自然衰亡。遊遍馬丘比丘,穿越那些大小角落,沒有半天不行。馬丘比丘的原本意思是古老的山,海拔二千三百公尺。要親炙印加文化,馬丘比丘的的確確是不能不到的奇妙地方。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11月4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移交逃犯修例】游清源:建制口風改變 林鄭下台報道非空穴來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