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行動】警方旺角舉藍旗黑旗 水炮車出動(有片)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在馬丘比丘的半天|姚啟榮網誌

2019-11-11 23:23
字體: A A A

走到馬丘比丘入口處,想起酒店主人David的話:昨天遊人回來說,蚊子很多啊!要準備一下蚊怕水才好。謝謝他的相告,結果我們早一天就在Ollantaytambo鎮中心的廣場附近,買了一支熟悉牌子的蚊怕水,以備不時之需。我不是惹蚊的人,但蚊子帶來的疾病,不可以看輕。早一天的天氣預告,還說馬丘比丘會下雨。因此遊馬丘比丘,還要預備雨具、防曬油和帽子。整個遺址在山脊上,剩下了牆壁,並無遮蔽。途中下雨,肯定狼狽不堪。天空放睛,萬里無雲,又曬得頭昏腦脹。在網上看到許多人拍攝旅遊馬丘比丘的錄像,雨下着,迷濛一遍。但這個不幸的YouTuber還是很努力介紹四周的風景,因為行程既定,即使天氣不佳,也要依舊拍攝,不然就沒有甚麼可以告訴追隨者了。幸好我們只是一個隨緣的遊客,一切天注定。我們有既定的行程,也預早訂購了馬丘比丘入場票,不可以隨便改變。如果那天下大雨,只能抱怨運氣不佳。過了入口處,沿樓梯上山坡,看到第一個打卡的景點,原來就是由高處拍攝到的古神廟遺址的那張熟悉的照片。任何人踏進馬丘比丘,也渴望從這個角度,看到遺址的全貌。當然光與影之間的照片,沒有一張是相同的。

遊馬丘比丘,天氣好的時候,隨指示牌而行,上斜坡下斜坡,路還是好走的。不過如果遇上下雨天,在碎石路上走,真的要千萬小心才好。雙腿不靈光的人,更是一個不小的挑戰。年輕時可以在石上跳來跳去,現在可能要歎氣了,不得不考慮回頭。馬丘比丘的出口,其實就在入口的下面,有一道樓梯直達,有一個職員守着通路,防止你走回頭。我們結果沿著石級向上走,走到太陽門(Sungate),踏上大草坪,就可以看到整個遺址。其實馬丘比丘泛指這個包括古神廟遺址的莊園,馬丘比丘山是一座高山,海拔三千零八十二公尺,遺址的所在地只不過二千四百公尺。如果你要遙望古神廟和它附近的連綿不斷的山,不妨徒步一千六百級花兩小時,走上到馬丘比丘山之巔。這個登山的計劃,還是早上好,下午到來,恐怕太緊迫。匆匆忙忙,又有什麼意思?

從太陽門下來,途中下了一陣雨,拿出傘子來擋雨,不久雨停了,只好拿來擋猛烈的陽光。後來看到一群年輕人,臉上和坦露的四肢都出現了蚊咬的紅點,還看到在陰蔽處蚊子飛舞。原來蚊子肆虐不是個玩笑,我們才醒覺,不管那麼多,馬上拿蚊怕水朝身上噴。旁人只顧在笑。不過噴過後,蚊子果然不跟着來,走得很放心。有兩人在每一個他們認為的好景點不斷拍照,我們在後面看着他們如此認真,又不理會是否阻擋別人的樣子,實在很有趣。後來我索性把他們拍攝在照片中,成為了一部分的風景。

馬丘比丘的印加風格,除了印加的門外,就是那些巨大的無縫接合的大石塊。石塊之間的隙縫,匕首都無法放進去,大家無法理解它們如何拼接在一起。這個古神廟位於高山上,印加人如何把大石搬上來也是一個謎。其實歷史上如此的謎團,有如恆河沙數。即使今天發生的許多事情,也不一定有答案。馬丘比丘建於十五世紀,考古學家發現它並非一個城市,而是一個貴族的莊園。莊園內有宮殿和供奉印祇的廟宇。貴族要建造如此宏偉的莊園,一定要成千上萬的平民百姓完成他們幾近瘋狂的美夢。即使沒有文字的記載,你也該想到這宏圖背後的血涙。

作為莊園遺址的半天遊人,我們只能憑弔那些逝去的榮光。路上有封閉了地方,也有工人在修築步道。每天來到馬丘比丘的人,或多或少都在破壞古蹟。幸好大家都很愛惜這個地方,好像沒有人在石上題上到此一遊的詩句。偶爾看見羊駝(Lama)在廢墟之間吃草。這種像羊一般的動物,生活和秘魯和智利的高原上,和另外一種叫Alpaca的羊駝很相似。Alpaca的毛像羊毛一樣,是秘魯普遍保暖衣物的原料,也是一個秘魯時裝的品牌。羊駝在靜靜吃草,偶然也在斜坡上跑來跑去,有人逗牠一下,看來並不怕人。

到了馬丘比丘的出口處,已經是天色轉暗,好像又要下雨了。結果只是暮色漸漸掩過來。馬丘比丘五時閉門,大家陸續出來登上巴士下山。我們的火車是晚上八時十分,原本的打算是在山下的Aguas Calientes鎮吃晚飯。走到火車站一看,候車室內人頭湧湧,我們的火車班次還未出現。走出來,在火車橋附近看到一個咖啡店,就覺得先休息一下,才想吃什麼晚餐。

看看餐牌,咖啡是指黑咖啡,加奶的是Latte,Cappuccino或Flat White,價錢稍貴,不過還是比悉尼平四分之一左右。喝不慣黑咖啡,叫了Latte和Cappuccino各一杯,由咖啡機沖出來,當然可接受。邊喝邊看巴士載着遊人下山,原來路上人們也一樣忙忙碌碌。水在橋下急促流着,偶然火車慢慢在橋上駛過,看着逐個亮起的燈,真是一個悠悠的黃昏。

我們入夜後走過火車站附近的餐廳,竟然沒有什麼正在進食的客人。難道這個正是旅遊的淡季?七時許往利馬的火車滿是人,但我們這班回Ollantaytambo的列車竟然只有十一個乘客,也只有一個車卡。在黑夜裡,火車開了一會又停下來,看見有人在車旁走來走來,好像作檢查的樣子。結果列車還是繼續前行,只是搖晃得比日間的列車多。

最後列車回到Ollantaytambo車站。火車站前數個的士司機持着證件叫我們登車,但我們決定徒步走回酒店。沿途的店都已關上門,狗在店前睡着,街燈把路照得如同白晝。日間隨處可見的警察已經下班了。這十分鐘短短的路程,只有數個往鎮上的同行人,沒有他人,沒有警察,反而意外地叫人感到安心。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11月11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移交逃犯修例】聲稱於警署被輪姦少女發聲明批警方抹黑 圖減入罪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