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關注|曾鈺成不認為財委會表決違法 又否認過程倉卒

范析852│清算吳亮星 共犯十九罪

2014-6-28 14:35
字體: A A A

沒有最黑暗,只有更黑暗!新界東北發展前期撥款昨晚在立法會財委會,以史上最粗暴兼甚有可能不合法的方式強行通過,追本溯源,堅持申請撥款的梁班子,固然是終極的黑手,而身為財委會主席的吳亮星,就「肯肯定」是「助紂為虐」的最大幫兇。

關於整件事的來龍去脈,《852郵報》已撰寫了「懶人包」作出深入淺出的解釋,老范在此不贅,反而就吳亮星過去近兩個月在主持及審議撥款過程中的種種惡行,就應立此存照,而老范就整理出他的19個罪名來。

「0票當選」是原罪

第一宗罪,也是原罪,正是他身為所謂的「人民代議士」,卻是以「0票當選」。吳亮星是金融界的功能組別議員,在2012年的立法會選舉中,雖然選舉日期為9月9日,但吳亮星卻提前一個月,獲刊憲宣布他已是「該功能組別的選舉中妥為選出的議員」。

第二宗罪,是他有利益衝突。吳亮星身為中國銀行(香港)營運部總經理、集友銀行副董事長、中國銀行(香港)信託董事長、港鐵非執行董事,以及新鴻基地產子公司的數碼通獨立非執行董事,以上公司的在新界東北的發展範圍擁有土地,有的跟狂發展範圍內擁有土地的發展商,有著極密切的生意來往,由吳亮星繼續主持會議,是否合適,答案實已寫在牆上。

第三宗罪,是自行裁定自己沒有利益衝突。必須指出,在或有利益衝突的嫌疑下,吳亮星其實是不應該主持會議的,但當審議開始,面對來自泛民議員的質疑,吳亮星竟自行裁定自己沒有問題,甚至不批准議員就此作出討論,而這個本身,恐怕也是最有利益衝突之裁決。

屢次主持會議不公不義

第四宗罪,操控議會;就他疑有利益衝突的問題,由於爭議不斷,他最後「屈服」,卻是提出交由委會直接表決,不需要討論;由於建制派佔了大多數,吳亮星必獲得「護駕」,但議題不作討論直接表決,明顯有違程序,結果是吳亮星竟荒謬地提出,就是否「可以討論他有利益衝突問題」這議題而進行討論。

第五宗罪,是主持會議不公。由於他主持會議時,多次無視議事程序及規則,故多次引來泛民議員舉手提出規程問題;與此同時,建制派也不滿泛民諸多提問,要求發言借機指責泛民,但發問有先後,吳亮星竟讓建制派議員「打尖」發問,惹來泛民抗議,而吳亮星就「小學雞」地以「我叫佢個名唔等於叫佢講」來死撐,然而,會議中吳亮星卻有數之不盡的次數對泛民說:「我叫你個名你先好講」,真人示範「精神分裂」。

第六宗罪,雙重標準。就泛民議員提出規程問題,他要求議員指明是涉及那條議事規則,但建制議員的「規程問題」,其實不涉規程,吳亮星卻容許他們長篇大論,而泛民議員提出抗議並要求吳亮星澄清時,他一概不理會。

第七宗罪,容讓議員受辱。討論激烈,言語間的爭議難免,政見立場不同的議員,有時會因感到被冒犯而要求吳作出裁決,惟吳亮星的「裁決」的答案,卻是「我已經作出裁決」。例子有李卓人提及梁美芬跟他「眉來眼去」,梁美芬認為「眉來眼去」是侮辱女性要求李卓人收回,但因吳亮星的「我已經作出裁決」而不了了之,因而令梁美芬「受辱」了。

無知、無能、無法

第八宗罪,是無知!本來無知不應是罪,但在一個財委會主席身上,卻無知地不懂程序,則不可能不是大罪。吳亮星在立法會會議中,竟向官員提問如何修改立法會議事規則來處理議員的「拉布」,卻不知《基本法》明文規定,立法會的議事規則由立法會自行制定,而身為親中人士,連《基本法》都不熟讀,跟蔣麗芸不知國旗上的五星代表什麼也不知,恐是不相伯仲。

第九宗罪,是無能。須知道,立法會是理應是莊嚴的議事之地,但吳亮星卻連基本程序都不懂,多次要身旁的秘書處職員提醒,既然如此,實不該繼續主持會議。

第十宗罪,是無法。必須指出,立法會財委會的決議跟其他委員會不同,是具有法律效力的,而吳亮星卻無意法治精神,令撥款議案以極爭議方式通過,而如果最終引來司法覆核,只會令公眾蒙受更大的損失。

濫權失職罄竹難書

第十一宗罪,是胡亂驅逐議員。多個星期的會議,吳亮星不下數十次,「恐嚇」動用《議事規則》第45條把繼續發言的泛民議員趕走,至昨天他終於「動刀」,把提出規程問題的梁耀忠及陳志全趕走,換來泛民離席保護兩人,最後吳亮星卻在翻看錄影後收回決定,猶如球證兩次出示紅牌,卻彈弓手改變判決,如此的球證,難道仍不信任?

第十二宗罪,死不認錯。由於故亂驅逐議員,事後又收回裁決,明顯是因為吳亮星裁決有錯,但泛民議員要求他承認錯誤,以及作出道歉時,吳亮星的回應竟是「我已經裁決咗」。

第十三宗罪,無視民生。政府多次施壓,指財委會因有議員「拉布」而影響其他涉及民生的議案,本來吳亮星可以運用主席的酌情權力,把有關議案提前商討,但他口說要顧及民生需要,故要「劃線」阻止討論,卻不願回應林大輝的「建議」,先討論其他撥款申請,實是「得個講字」。

第十四宗罪,濫權失職!吳亮星濫權的情況可謂「罄竹難書」,包括無視《財務委員會議事程序》第46條「主席在把議程項目提交會議表決前,須詢問委員是否有進一步提問」,不准議員再發問;不准議員再提出動議,甚至他不審閱有關動議,令議會規矩蕩然無存。

至今未有面對公眾

第十五宗罪,非法。昨晚粗暴表決之時,大批泛民議員離席抗議,至令連返回座位按下「出席」按鈕都沒有,明明在會議廳內的議員在投票記錄中變成缺席,因此極可能因違反《立法會議事規則》第71(5B)及《財會會議程序》第45條而令表決變得不合法,以官方的用字,就是「非法」表決。更何況,在一個星期之前,吳亮星曾經公然拖延投票時間且一拖75秒,好讓建制派議員參與呢!

第十六宗罪,自閹立法會功能。三權分立互相制衡的精神,正是立法會肩負監察行政機關的重任,惟吳亮星卻把之變成配合行政機關工作,完全配合內地的主旋律,以至東北前期撥款議案中,官員未能回應議員提問,吳亮星竟「幫手」叫泛民議員不要再追問,此外,他讓同意建制派的提議,把發言時間縮至1分鐘,親手把立法會自廢武功。

第十七宗罪,有違政治倫常。事實上,當吳亮星主持會議問題與爭議多多,又明年不公後,議員已對他提出不信任動議,認為他不適合繼續主持,但吳亮星卻又自行決定,把這些不信任動議排在未來才討論,而東北前期撥款屆時已被通過「米已成炊」了。

第十八宗罪,自打嘴巴。吳亮星以需要有效主持會議為由,以及有極多議案積壓,故需要盡快表決東北前期撥款,而昨日議案通過之時,才不過是晚上十時,距原訂的會議時間,尚有近一小時,足以處理其他在議程上的撥款申請的,但此時吳亮星竟然宣布「暫停會議」然後極速逃走,而如果真的要處理其他議案,為什麼不把握時間繼續會議呢?

第十九宗罪,是龜縮。既無法無天濫權粗暴通過撥款,但吳亮星卻在事後不肯回答記者提問,更不敢面對公眾,如此的主席,卻為公帑撥款把關,香港人還可以無動於衷嗎?

(撰文:范中流)

延伸閱讀:
【懶人包】財委會下半場檢討
【懶人包】財委會上半場檢討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6月28日 下午2:35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黃軍禮網誌│為什麼我們不可以放過吳亮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