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大衝突】約百人參與人道救援祈禱會 祝福留守理大示威者(有片)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庫斯科來的司機|姚啟榮網誌

2019-11-19 23:23
字體: A A A

Ollantaytambo鎮附近一帶,是聖谷(Sacred Valley)的範圍。聖谷也叫烏魯班巴谷(Urubamba Valley),我們由庫斯科(Cusco)來Ollantaytambo的途中,不止一次看到這個字,後來問的士司機是甚麼意思,才知道是這地方的名稱。牆上的字是這區的候選人,叫大家投他信任的一票。老實說,政客的信用低落,選後任何問題貴客自理,承諾迅即消逝,無恥正是他們的本色。這個世界的墮落,政客的質素是其中的主因。他們為的是自己的利益,不為市民,更遑論選區。所以泥壁上塗上血紅的口號,見証政客的可惡。相信多年來聖谷的生活境況,也沒有甚麼好好改善過。

烏魯班巴谷是蓋丘亞族(Quechua)給它的名稱。蓋丘亞族是秘魯原居民,生活在南美的高地上。現在大概有八百萬到一千萬人懂得說蓋丘亞語。西班牙人滅絕了印加帝國,再想禁止他們說母語,可是高壓下禁之不絕,現在仍有那麼多人守護自己的文化,使蓋丘亞語不至滅亡。法國平價運動服裝店Decathlon在悉尼開了兩間分店,我是他們的捧場客,因為運動上衣十澳元以下有交易。有趣的是其中一個運動鞋的品牌就叫做Quechua,專門出品登山用品。根據Decathlon的網站介紹,Quechua已經有二十年的歴史。記得我們在庫斯科甫下機,就看到兩個登山的人全身是Quechua的裝備,感覺有如同路人。

Ollantaytambo鎮上,其實有古蹟可看,當地人叫他做The Ruins,意思就是廢墟。這個廢墟原來是一個大城堡,建於梯田上的最高處就是太陽神廟。每一級的梯田比一般人的身體還要高,從地面走上太陽神廟,要慢慢攀登。梯田居高臨下,是十五世紀時原居民擊退西班牙入侵者的根據地。到了梯級頂處,就可以看到Ollantaytambo全鎮的風光,也看到山下瓦片屋頂的房子,在再遠一點是山谷的入口,給三座大口擋着,也有綠色的田。廢墟對面的山脊上,就是古代儲存庫。我們的旅舍的天井向上望,就剛好看到這個古老用石興建的儲存庫。由廢墟沿著山脊的路走過來,也許要個多小時。這天天色灰暗,走到太陽神廟附近,看到對面山頂的絲絲白雲,四周竟是一片泥黃,原來晴天和陰天這世界有如此大的分別。但陰晴圓缺,不是你可以隨意選擇。

從石階走下來,沒有扶手,反而走得小小翼翼,確是有點吃力。但沒有這些額外的東西加上去,可見得是儘量保留原有的風貌。其實政府還有專人巡視,撿走碎紙,不過我見不到有甚麼大量的垃圾。也有工人修築梯田,因此沿山脊的步道已經封閉,不讓人走過。這些細小的修補工程,應該沒有給遊客帶來甚麼的不便。只要在地面上走到廢墟的另一端,就有小石級登上山脊的步道,沒有太陽神廟那端那麼多人。

廢墟開放時間是早上七時至下午五時,入場費一百三十秘魯索爾,約四十美元左右。不過入場費原來是參觀聖谷附近其他四個景點的費用,有效期兩天,不能算貴。只有鹽田要另外付入場費,但也不過是十索爾。聖谷是秘魯的旅遊景點,單以馬丘比丘計算也可以吸引千萬的遊客。因此秘魯政府曾經提出要在聖谷興建一個大型國際機場,讓遊客從國外直接飛進來,節省在庫斯科轉機的時間。可是興建新機場,對原來的生態環境恐怕是一場災難。我們離開Ollantaytambo返回庫斯科途中,來到一個高地,向下望聖谷一片綠油油,如果看到是一個機場,風景當然不同。不過政客腦袋裡面想的只是眼前的光景,又可曾想過那麼遙遠?

我們向旅舍提出要乘坐的士回庫斯科,途中想要參觀其他景點,這是六個小時的導遊行程。旅舍主人介紹由庫斯料載我們來的司機Edison,問我們可好?我們沒有甚麼意見,加上那天忘了給點小費,也可以趁這個機會補回。Edison的英語很勉強,但他懂得用手機上的翻譯程式,對着它用西班牙語說一遍,等它翻譯英文出來讓我們聽和閲讀,似乎這個方法溝通還可以。程式有時譯得很快,有時卻像聽不到,要多說數次才有效把意思譯出來。

Edison住在庫斯科,把我們從Ollantaytambo載返,他必須先從庫斯料開車過來,要一小時四十五分鐘左右。旅舍主人收我們七十五美元車資加導遊費用。七十五美元中到底有多少給回他,相信是個商業秘密,直接給的士司機車資,可能他們會更加感謝。秘魯平均每月工資大概是二百八十四美元,六天工作每天也約是十二美元,真是可悲的數字,所以即使Edison要走一轉來到Ollantaytambo,他也願意。我們的行程中原來要到庫斯科的另一個Pisac小鎮看另一個印加遺址,但登車後,Edison表示路程太遠,建議我們到Chinchero,因為Chinchero是途中必經之地,我們沒有異議。

可能我們沒有堅持自己的行程,也沒有想過其他,只是提議兩個必看景點,其他由他負責。途中遇到一個特色的巡遊,看到很多人秘魯人穿著奇裝異服在鎮上的一端跳着舞隨音樂走到鎮中的廣場。到了吃午飯的時候,Edison帶我們到一間專門接待遊客的食肆。不假思索,他跟我們坐在一起,叫了一份午餐給了自己吃。看一看餐牌,價錢不便宜,他叫的三道菜的午餐是三天的工資,比我們兩人的午餐加起來的價錢還要多。到底他是自己或是我們付費還不清楚,事先也沒有協議他的午餐由誰支付,結果付帳的時候我們成為了東道。

這一頓午餐當然吃得很不愉快。後來才想到他午餐時跟鄰桌的另一個司機頻打眼色,看來可能表示他在炫耀他有這趟難得的遭遇,即使後來他帶到的景點也失去了興趣,只有叫他匆匆趁黃昏前送我們到庫斯科的酒店。下車前他作庫斯科市內的導遊的提議,也敬謝不敏。現在我還在想,在陌生人前,究竟我們應該想到人性的善良美好,還是先存一點戒心?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11月19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移交逃犯修例】林行止:解放軍不出動有兩原因 中央認為特府有責任「制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