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健網誌│一個聞得出我食過乜嘅天才型仔客

B4網誌│B4網誌│底線傳底:黑哨

2014-6-29 11:01
字體: A A A

每逢有大賽,其中一個最多人(尤其是賭仔)談論的議題,便是假波與黑哨,說某些球員打假波,球證又偏幫某幾隊,令某些球隊可以在比賽中得到不必要的優勢。當中最經典的一次,就是2002年世界盃南韓打入4強的經歷。當屆南韓在分組賽力壓葡萄牙及美國首名出線,在十六強和八強又連克兩支歐洲勁旅意大利和西班牙,直到四強才不敵德國,創下了亞洲球隊世界盃的最佳成績。但在這份光榮背後,受到的更多是「主場雞」的非議。

早在分組賽階段,南韓對陣葡萄牙時,葡萄牙便有比圖以及祖奧賓度離奇被逐,南韓最終以一比零贏波首名出線。之後南韓在十六強面對意大利,戰情就更令人目瞪口呆。該場比賽中,南韓隊多次對意大利的球員作出粗野犯規,馬甸尼甚至被對手蓄意踢頭,但球證對這些犯規視若無睹,反是托迪在一次在禁區被侵犯時,球證不單沒有判十二碼,還指托迪插水給予黃牌警告,令他兩黃一紅被逐,任憑迪華奧之後如何怒氣沖沖的前來投訴,球證也堅持判決。踢少一個人的意大利沒有氣餒,更憑湯馬斯的單刀,扭過龍門射入,可是旁證卻指湯馬斯越位在先,判了入球無效,可是慢鏡卻清楚看到,湯馬斯接應直線的一刻,並沒有越位。南韓最後憑住安貞煥加時28分鐘的入球,以2比1氣走意大利。

一個判決,或者一場比賽的失誤,都可以怪罪球證質素低,但偏幫南韓的判決就接二連三的出現。去到八強面對西班牙,南韓的粗野攔截繼續受到球證的庇護,西班牙雖然技高一籌,但是巴拉查和摩連迪斯的入球,均被判詐糊,而且根據慢鏡,兩個入球都應該有效 (巴拉查被判侵犯對手,但其實是他被侵犯;祖亞昆傳中予摩連迪斯時球未出界,旁指卻指球已出底線)。及後一個摩連迪斯一個明顯沒有越位的單刀被吹越位,已經是小菜一碟。在所有機會都被吹走下,西班牙120分鐘只能悶和南韓0比0,十二碼輸3比5被淘汰。

專欄作家姚婙嶸曾引用分析指出,主場優勢最明顯的地方,是球證在一些爭議情況時,往往都會作出有利主隊的判決。即是俗稱「主場雞」的情況,可是南韓當屆世界盃所受的優待,已經遠超「主場雞」的範圍,南韓球員的粗野,亦給人一個極壞的印象,自此不少人就將南韓足球跟暴力足球劃上等號,即使是在12年後的今天,偶爾亦會在網上討論見到有人翻兜當屆世界盃的片段。而只要到youtube一搜尋,亦能輕易找到大量當年的剪輯片段,標題直指這是「悲劇」,可見即使當年南韓破盡亞洲的紀錄,歷史性打入四強,卻絲毫得不到其他人的認同。主場雞亦未能反映到南韓的真正實力,之後的三屆世界盃,南韓最多都只能晉身十六強,其中兩屆更早於分組賽便已遭淘汰。

足球場上的黑哨,或許影響的只是球賽的進程、球迷的心情,最多都只是涉及一些商業利益,但最近立法會內的黑哨,我們所付出的代價,隨時會是整個香港的前途。足球比賽之所以吸引,除了因為球員們揮發汗水淚水外,還有賴一個公平競技的環境,讓球員的努力能得到一個合適的回報,如果黑哨橫行,球隊取勝的條件不是自身實力,而是與球證的關係,還有誰會再看球賽?同樣地一個社會要成功,亦有賴一個公義的社會制度,能讓每個人都發揮所長,但就香港而言,我們曾經擁有的完善制度,正在一步一步的被蠶食,如果我們還未想在一個黑哨橫行的社會生活,唯一的出路就是尋求改變,爭取我們心目的中的理想。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6月29日 上午11:01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莫紫瑩網誌│自製心理測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