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交逃犯修例】路透社:北京於深圳設危機指揮中心處理香港局勢 考慮撤換王志民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庫斯科的傍晚|姚啟榮網誌

2019-11-25 23:23
字體: A A A

來到庫斯科差不多接近傍晚時分,天色還亮,陽光斜照在山坡上密麻麻的房屋,相信住了不少人,和聖谷的小鎮當然有很大的分別。

如果你在馬丘比丘的身體狀況還可以接受,並不表示在庫斯科可以放鬆。我還是依然要提防出現的高山症狀,定時服藥,留意大動作,例如走路要緩慢,不舒服的話要躺下來休息。庫斯科海拔三千三百九十九公尺,一般人以為馬丘比丘比它高,其實不然。令人產生錯覺是因為從山上的高點下望,古城在山腳下。沿途的樓宇高兩三層,簡單的方形建築,以實用為主,沒有甚麼風格,只是門前也有理沒理躺着幾條狗,身沾滿了塵土。車子駛過,狗動也不動,依然故我。

我們入住的三星級酒店是在另一個斜坡上。車子下了山,駛入庫斯科中心,經過大廣場,轉入了小巷。巷子小,同一時間只容得下一輛車子通過,卻是雙線行駛,行人道只不過零點三米闊。我們的車子駛入小巷,這時迎面而來的車子也許要倒後,讓我們前進;說不定我們需要要退後,讓對方前來。幸好大家都知道規矩,互相禮讓,沒有不禮貌,也沒有長按響號叫對方讓路。結果我們的車子很快到達酒店門前。下了車,把行李搬進酒店的大堂,回頭一看,的士已經走得無影無蹤了。

選擇這間酒店,因為網上的評分很高。要知道這些酒店預訂房間網站的評分,通常是一個平均的計算,沒有可能給你全面的了解,即使訂了房間,還是忐忑。在這些網站訂房間,通常是希望從房租中比較,選取評分最高的數間,再看看有否負評。不過經常在悉尼電視台黃金時段播放的一個酒店房間預訂網站,原來是巧妙地做了手腳,把某些和它有聯繫的酒店放在搜尋的首位,價錢也不是最便宜,結果遭人投訴,消費者委員會點名批評。事後雖然在電台上增加了廣告攻勢,但消費者必須把它列入黑名單,以作懲罰,方為有效。

這間酒店的平均顧客的評分,在五分之中有四點六分,當然已經是屬於好的級別。唯一的缺點可能是距離山下的市中心廣場要步行十五分鐘左右。沿着雞卵石砌成的路走下去,必須走得很小心,以免滑倒。行人路也好不了多少,也是鋪滿狹窄而且是光滑的石,幸好車子駛得慢,不會把你迫到牆壁上。這一帶的山坡上的小巷兩旁,都是兩層高相連的泥黃瓦片屋頂的房子。除了私人住宅外,不少變成了酒店、餐廳、咖啡店和售賣親手製作服飾的店鋪。旅遊資料上說這一帶是波希米亞風格(Bohemian)的地區。如果是指那些過非傳統生活風格和對傳統不抱任何幻想的藝術家和生活方式,也許是對的。因為這些小小的店鋪,有非一般的鋪面裝飾,甚至店名也沒有掛出來。咖啡店和餐廳,只寥落的坐了幾個顧客。

我們在酒店接待處碰到也是從Ollantaytambo過來的一對夫婦,認得出他們跟我們住過同一間酒店。閒談間才知道男的來自香港,早已移民美國,住在夏威夷,他們都不是第一次入住這間酒店。今次到來,先入住了兩天才到Ollantaytambo遊玩,聖谷一帶遊玩完了,又再回到庫斯科。看見他們多次選擇這間酒店,對它的印象應該不太壞,我們才覺得有些放心。回想起來,網上的負評通常説酒店房間的隔音效果不理想,聽到外面的聲音,也有人說房間內的暖爐開動的聲音太大。到我們走進為我們預備了房間,才知道是什麼一回事。原來聲音來自洗手間的窗。它正好對着走廊,別人走過的腳步聲,服務員談話的聲音都傳進來。也是說,我們在房間內說的話,外面的人也許會聽得一清二楚了。我們房間裡的洗手間的問題,別人早已提出過,若果要擔心的話,就不要在房間內天花亂墜和胡謅一番,甚至減低聲浪好了。疲倦的一天盡頭,把行李搬入房間內,安頓下來之後,就想趁天色未全黑之際走回市中心拍幾張照片。

沿小巷走下山,不得不佩服大家都很有秩序沿著行人路。車子駛過,停一停才繼續前行。走下去和走上來也一樣人多,看得出他們都是遊客。大家在店門聚集,又在街上的特色地方拍照。走到廣場,燈亮起來,真的是一個休閒的好地方,大家坐在椅子上或階級上。庫斯科大教堂前的馬路都封閉車子往來,成了行人專用區。至於自然歷史博物館前面,倒站著了一批手執盾牌的防暴警察。其實廣場附近已經有不少的警察巡邏。這些防暴警察是否要應付一些突發的事情,倒是想不通。

第一位印加國王於十一世紀時建立了庫斯科城。今天廣場四周都是古舊的建築物,除了教堂,其他都變成名店,讓大家找自己喜歡購買的東西。果然在廣場的一角找到了麥當勞,又看到肯德基炸雞店。不過我們倒不想吃這些一般快餐,於是走入廣場一角的一間小酒館。店在閣樓,門前寫着:歡迎來到地球上海拔一萬一千一百五十六呎高的Paddy’s愛爾蘭小酒館。酒館裡果然高朋滿座,和悉尼的小酒館相若,很有親切感。叫了食物,坐下來看見一張舊海報,上面記載了二〇一〇年庫斯科一帶豪雨成災、山泥傾瀉,二十人死亡,二萬八千人痛失家園,甚至馬丘比丘也關上門。後來在網上翻查,獲悉這段天災少為人報導,為的是減少大眾恐慌云云。

是夜回去,經過酒店的天井,偶然抬頭一看,一輪明月高掛,想到遙遠的悉尼和烽煙的香港,竟然惹起陣陣鄉愁,不知心該歸何處。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11月25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2019區選】游清源:葉傲冬鄭泳舜等新生代失議席 民建聯「傷得好緊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