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月娥:我好懇請各位議員,就住呢個新界東北嘅討論,暫時我希望能夠告一段落。

十問個為什麼──葉榮

2014-6-29 17:03
字體: A A A

立法會審批新界東北前期撥款事件中,其中一幕令不少讀者記憶猶新的,應該是一名輪椅人士,在立法會外群眾示威期間,控制電動輪椅猛撞向玻璃門一幕。

不過,當事人過往的事跡,又怎會如此「小兒科」?

才是兩年前的事。梁振英競選特首時,曾舉辦「共訴香港情CY茶敘」,讓在Facebook留言並得到最多「Likes」的支持者,可與梁振英閉門飲茶。就是這位葉榮,當時因得不到見面機會,卻不甘就此放棄,結果以神技繞過保安,得以直接與梁振英見面,成為一時佳話。其後,梁振英當選,葉榮是會展外面馬路上第一名衝破警方防線的示威者,更是用頸撞斷警方的索帶。

葉榮早前又曾參與泛民絕食爭普選,堅持了54小時。他相信,殘疾人士也可參與政治、改變社會:「殘疾唔會殘得晒,可以用不同的方法出一分力。」

十問個為什麼──葉榮

葉榮,27歲,因出生時醫療失誤導致頸椎受損,終身需要坐輪椅。自從畢業後,便投身職場。他是工黨成員,是該黨立法會議員張超雄的議員助理。

1為什麼你最初會加入工黨?
2012年張超雄當選立法會議員,他當選前半年我一直有為他助選。慢慢我開始跟他熟絡起來,亦覺得工黨與我的理念大致相符,包括為弱勢、永續及團結等。而我自己亦是殘疾人士,亦覺得張超雄比其他人更明白我們。張超雄本身有一個殘疾女兒,他會明白我們承受到的那種痛苦,亦能了解我們的需要。於是,我下定決心,拼盡全力幫他助選、拉票。我覺得如果議會沒有張超雄,我們會處於更弱勢的地位。
2為什麼你當初會選擇成為一名議員助理?
在此之前,我一直都有工作,但每份工都做不長,當然不是我的工作表現問題。後來我查到,僱主聘請殘疾人士,是可以獲得一段時間的津貼。我本來並無打算成為議員助理,但當時我的老闆以「合約期滿」為由將我解僱,而張超雄又叫我幫他工作。記得當時前老闆方面有同事跟我說,其實老闆不過是想賺相關津貼,才聘請老人家或殘疾人士。當時我愈聽愈「火滾」,覺得政府只是採用利誘的方式,根本無心解決殘疾人士就業問題,於是致電張超雄答允幫他忙。做議員助理,一來穩定,二來可以幫助其他弱勢人士;幫人,等於幫自己。

(《852郵報》補充:由於聘用殘疾人士的津貼只維持一段時間,所以有僱主領取全部津貼後,會將現有僱員解聘。)

3為什麼你會這麼關心政治?是自小培養嗎?
我第一次參與社運是2010年反高鐵事件最後一晚,包圍舊立法會。為什麼當時我會有衝動一起包圍呢?現時我當然認識較多,知道中港融合等問題,但那時我只想到,政府花費近700億元來建造這條「爛鬼」鐵路,而我的電動輪椅剛好壞了,想買一部新的,卻完全得不到支援。其實綜援人士只要證明有需要,幾乎是買什麼都可以,包括一部價值9萬元的電動輪椅。但由於我一直沒有申請綜援,又剛剛從特殊學校畢業,完全不知道「撲水」的方法。我於2008年畢業,輪椅就在2009年畢業,當時我覺得很「忟憎」,連一部基本需要的電動輪椅。因為輪椅壞了,無法外出,我開始將時間放在閱讀報章。高鐵事件,可以說是我關心政治的契機。
4你雖然坐輪椅,但過去曾看見你熟練的操作輪椅抗議,為什麼你動作會這麼靈活?
哈哈,別怪我直接,其實你這個問題有點「低B」。我駕駛電動輪椅已有17、18年,情況等如你問一個人為什麼打Winning(足球遊戲Winning Eleven)、CS(射擊遊戲Counter-Strike)這麼厲害,其實只是熟能生巧。再說多一點,我離開特殊學校後,開始融合主流教育時,我認識到更多健全人士,亦嘗試跟他們尋找自己的追星。我喜歡容祖兒、羅志祥,在追星期間,我需要擋車、左閃右避,抗議時繞過保安的技巧,可說是從追星中訓練得來。
5過往你曾多次向梁振英抗議或與左派團隊發生衝突,甚至走在最前,為什麼你會採取這般較為積極進取的行動?你不怕受傷嗎?
我從來都沒有害怕。因為我相信,一個再兇悍的人,都會有自制能力,不會打我。我每次都嘗試反過來追趕他們,可惜每次都失敗,事後更被左報抹黑。其實那些左派、親中團體人數寥寥無幾,不足為懼。
6承上題,為什麼你早前又會參與泛民的絕食?不會覺得太溫和嗎?
54小時的絕食,真的很難忘,我從來都未試過如此肚餓。當時我只是想,自己作為一個香港人,希望為香港出一分力。我只是希望「對得住自己良心」,讓其他市民知道,我曾經有出過力,亦想藉此令他們反思,自己為民主有沒有出過力呢?我擺街站時,很多人用粗言穢語罵我,我很想反問他們,你們做過什麼呢?我覺得,做人最重要是對得住自己,對得住良心。
7你是議員助理,平日職務已相當繁忙,為什麼仍選擇身體力行參與社運?
對我來說,六四、七一是必然要站出來。而平日大大小小的集會,我覺得只要完成工作,有餘力的話亦應該走出來。我不愛「打機」、看電視,一早已戒掉這些嗜好。正當你處於血氣方剛的年紀,為什麼不趁年輕,做自己想做的事,嘗試去爭取改變?我怕再過幾年,身體撐不住,會後悔。
8你是一位基督徒,你覺得信仰與你的政治信念有衝突嗎?為什麼?
現時不同的宗教團體、教會都走出來,你一言我一語。但最重要的是,聖經教我們行公義,我每天都在行。政治信念與基督教這個身份有衝突嗎?要視乎議題而定。我不會避開宗教的立場,我覺得應該去幫助去爭取,就去做。所謂教會的立場,只是少數領導人物的立場,不代表所有人。不同教友都有不同的意見,以我的教會為例,大多數人都不會反同志。
9工黨給予市民的一般印象都是較為溫和,為什麼你不考慮加入其他政黨?
我不同意你說的「工黨比較溫和」,不論張超雄、李卓人抑或何秀蘭,言論及立場其實都非常激進,而行動上是一半一半,當然不及社民連。幾年之前,斌仔安樂死事件,張超雄曾經推病床出來遊行,這樣激進嗎?我覺得其實很激進。至於不加入其他政黨的原因是,除了張超雄,暫時找不到其他比較明白殘疾人士的議員。
10你有從政或參選的計劃嗎?為什麼?
暫時無考慮。我只是每日都想着做好自己,不會想得太長遠,我連下一秒自己會不會死都不知道。

*因排版需要,部分圖片經過剪裁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6月29日 下午5:0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即時關注│陳為廷抵港即被帶走 情況不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