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權民主法案】林鄭反問港人哪方面自由受損 批法案影響市場信心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古城的一面|姚啟榮網誌

2019-12-2 23:23
字體: A A A

朋友參加旅行團遊秘魯,在市內遊了一天,然後到了庫斯科城的最高點遙遠的拍了一個全貌,就離開了。庫斯科城是印加帝國統治者帕查庫蒂(Pachacutec)於十三世紀建立的古都。十六世紀時西班牙人佔領這片土地,保留了舊城,又在城裡加建了一些巴洛克式的教堂和建築物。聯合國於一九八三年把庫斯科城列為世界遺產。古城每年接待二百萬名遊客,當然有它的魅力。庫斯科的英文名稱,一般叫Cusco,也有叫做Cuzco。庫斯科機場的簡稱為CUZ,可能更接近原來西班牙文的發音。牛津字典和韋氏大辭典認為Cuzco是正式名稱,聯合國世界遺產網站也是如此稱呼。網上的維基百科,因為是英文搜索的結果,還是用Cusco。

經過差不多昨日一整天的勞累,早上起來看看天氣預報,才知道古城將於下午下雨,如果要趁好天氣出外,差不多要早一點起行了。八時許離間酒店,天上還是陰霾籠罩,幸好地上沒有什麼地方積水,走下山坡不算有什麼問題。原來計劃要到明天開往普諾(Puno)的火車站。根據地圖指示,沿小巷從山坡走下來,接上大街,往東一直向前走便可以到達,步行時間不過十多分鐘,非常合理。谷歌的地圖是駕駛者和步行者的良伴,只不過步行時間往往預計過短。十分多分鐘的路程可能最後變成二十分鐘。有時想,是不是它的步行的時間是計算一般腿長的人,至於我們這些身型較小的人,往往步伐較慢。另外又想到如何搬運行李的問題。我們只有一個小行李喼,重量少於七公斤,再加上一個小型旅行袋,理論上走動得非常輕鬆,毫不費力。倒擔心的是小巷大街的鵝卵石路面崎嶇不平,難於在雨後走得穩妥,召的士不是更好嗎?想到這裡,走到庫斯科火車東站探路的興趣忽然消失了,還是趁好天氣多看一些古城的風貌。

早上沿途的大部分店鋪還未開門營業。慢慢走果然是輕鬆得很,把這條小巷兩旁的房子都看得分外清楚。兩層高的房子,外牆都是米黃色,大門和二樓的露台都是藍色,屋頂是泥黃的瓦片,非常強烈的色彩對比。經過一間招牌上寫着Bed & Bakery的店,門前已經放了一個玻璃櫃,櫃內放置了蛋糕和餅,早餐可能就是這些烘焙的糕點呢。Bed就是提供房間供住宿。這樣也是B&B,更是秘魯特色的B&B,非常有意思。

不知道今天是平日或週末,車子仍然很少,但不少人沿著狹窄的行人路走下來,可能是真的要上班去。記憶中,不少的店子入夜後還開門結業,怪不得九時許街道上也是冷清清,中央廣場一帶也是三三兩兩的人,跟昨天晚上離開Paddy’s愛爾蘭小酒館的人流有天壤之別。不過倒是讓我可以細心看看櫉窗。麥當勞快餐店的廣告寫着:煙肉蛋漢堡包加一杯黑咖啡,盛惠四點九秘魯索爾。這等於二點二澳元。另一間在圓拱形走廊的店櫥窗出售一個典型的秘魯工藝品:Retablo。Retablo是一個木造色彩鮮豔的祭壇。這個盒子有大有小,通常擺放時都會把兩邊的門打開,讓你看到裡面。一般有兩層,上面是天堂,有聖人和神聖動物。下層是人間,通常是一家大小。他們手持樂器快樂地彈唱。可是我面前這一個祭壇裡面卻全是古靈精怪的妖魔,青面獠牙,雙眼突出,更有不少骷髏頭首的人物混在其中。最低層的一角像是牠們的寵物,也是面目猙獰。看到如此的模樣,真的把現今的世界刻劃得恰如其分:每天出現的大小官員,自甘墮落,顛倒是非黑白,厚顏無恥與魔鬼無異。大家面對的正是這些妖魔。人間如同地獄,生活得如此悲傷。

記得旅遊書上提到庫斯科有一個平民的市場,不知道在哪裡。經過中央廣場,就看到不少人從另一端走過來,手上像提着一袋又一袋,經驗告訴我們他們都找到了要買的東西,於是就朝他們來的方向走。沒多久,就看到一些露天的臨時攤位,出售一些工藝品,像是一個學校結業的展覽,原來旁邊就是市場。市場旁邊就是庫斯科的火車西站,你可以乘坐火車回到利馬。

這個市場類似悉尼在Homebush的星期六市集,或者在市中心近唐人街的Paddy’s Market。乾貨濕貨包羅萬有,你可以找到最便宜地道的食材和熟食。一踏進門,便看到隨處擺在攤檔前的鮮肉、蔬菜、水果和乾果。再走前一些,看到超大型的麵包和糕餅。另外一端,看到不同形狀的馬鈴薯和玉米,眼界大開。市場的中央是十多個熟食攤位,不少出售秘魯平民的美食。第一個攤位的菜單正是一碗雞湯麵的照片,竟然還有日文。攤位前的座位只是一條木板櫈,前排在進食,後排在等候,也有不少人手執着碗在後座大快朵頤,可見這碗麵一定美味非常。廚師見我們趨前,以為我們是日本人,嘰哩咕嚕用日文說了歡迎。看過許多Youtuber的錄像,都說不可不試雞湯麵。可惜我們要趕路不試,事後反而有點後悔。

市場外面,原來還有路邊的流動小販市場。很多人手中拿着幾個水果在兜售,如果有政府人員在驅趕,他們就立刻逃到街的另一端,稍後又回來。他們都站在行人路上,貨品攤放在地上,難怪那麼擠迫:小販和顧客,一如我小時候的西灣河街市和附近的街道。只不過四十多年後,在地球的另一角落又在重演這齣舞台劇,角色轉換了,生活的艱辛一如往昔。

不知道旅遊書上庫斯科的其他景點何在。在下雨前我們趕返酒店躱避,傍晚雨便停了。結果我們手上的簡單地圖上面的大街小巷,都沒有完全走遍。秘魯作家略薩(Mario Vargas Llosa)曾經說過拉丁美洲盛産獨裁者、革命家和大自然的災難。但難得到過熱鬧的庫斯科市場,這古城果然還有平凡得不平凡的一面。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12月2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幹一件大事|陳頌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