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城的一面|姚啟榮網誌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幹一件大事|陳頌紅網誌

2019-12-2 21:30
字體: A A A

最近去剪頭髮時,雙眼離不開髮型師的小徒弟的嘴唇。

他的上唇中央釘了一顆粒狀唇環,下唇左角則有另一只圓圈狀唇環。應該是剛剛新弄的,看起來有發炎似的紅腫。可能因為這個緣故,他說話時甚少移動嘴唇,似以腹語跟我溝通。後來忍不住問他「是否很痛」,他輕微掀了一下嘴旁肌肉,勉強一笑,「有點。」連說話都痛,很難想像如何吃麥當勞巨無霸。

對於唇環舌環,最想知道的也就是,會不會影響吃東西,會不會改變食物味道。有時候我們長痱滋或口腔潰瘍,喝白開水都感到苦。如今看見髮型師的小徒弟,相信像嚴重的口腔潰瘍,即使更餓,嘴巴都無法把食物送進肚裡去,好慘。

幾個月前,有個朋友在女兒的Facebook上,看到很多唇環照片,女兒更留言指自己欲穿唇環。她大嚇一跳,第一時間質問女兒,兩人更因此吵翻了天,幾乎要斷絕母女關係。女兒說,一不讓她穿唇環,一不讓她在頸側和手背紋身,總之她鐵定要做其中一樣。

這是一個難題。如果我是媽媽,在力陳利害、軟硬兼施、威迫利誘也不能阻止她的情況下,最終可能會讓她穿唇環。萬一將來她後悔,把唇環拆下來,以後也不戴,那個傷口也許會像不再戴耳環的耳洞一樣,慢慢癒合,變得不顯眼。但紋身卻不一樣。紋上皮膚,一旦後悔就麻煩得多,不知道要做多少次激光才能完全清除。當然,這只是根據耳洞情況推測,至於唇環會不會什麼後遺症,她要自己衡量。

澳洲拉籌伯大學及波蘭索斯諾維茨醫學院曾有研究指,紋身或身體穿環,在短期內會有提升自尊、為身體自豪的功效。而很多年青人則是為了展示長大、獨立和不再受規範。髮型師告訴我,她的小徒弟剛滿十八歲,為了慶祝成年,決定幹一件大事,最後選擇了穿唇環。我十八歲幹的大事,只不過是在未得媽媽批准下偷偷拍拖。

(圖片來源:Bizarre ER YouTube影片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12月2日 下午9: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游清源:無綫新聞再三強調報持平無用 通訊局投訴不成立不代表報道公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