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行會前見記者 稱需審視赴立會「短問短答」安排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的的喀喀號列車|姚啟榮網誌

2019-12-9 23:23
字體: A A A

前往普諾(Puno)的交通工具,有巴士和火車。網上提議旅客乘晚上十時從庫斯科開出的不停站的私營巴士,全程八小時,翌日早上六時便扺達普諾,為的是趕及遊覽的的喀喀湖。不過這樣做,可能跟生命開玩笑。首先要問究竟乘坐長途巴士的滋味如何,舒適程度一定比不上飛機經濟艙,上車廂的洗手間更是麻煩之極。如果在中途稍為停歇一下,更會打擾大家的清夢。尤其恐怖的是提到有機會在途中遇到行劫及交通意外,基本上個人生命毫無保障。網站更建議你先行在谷歌搜索最近發生的事故再作決定,問你死味?至於日間到普諾,又要在當地多住一晚,對於精打細算的背包客,是一個對荷包的挑戰。結果我們選擇了PeruRail南下普諾的火車,叫做的的喀喀號列車。

為什麼列車命名「的的喀喀」(Titicaca)?大家到訪普諾市,目的地只有一個:的的喀喀湖。的的喀喀湖是南美洲最大的淡水湖泊,海拔三千八百一十二公尺,也是世界上海拔最高可通航的高山湖泊。湖的西面是秘魯的普諾市,東面是另一個南美國家玻利維亞(Bolivia)。因此許多旅客從普諾出發,遊罷的的喀喀湖,傍晚就到達玻利維亞,繼續南美的壯遊。不過我們的行程太短,沒有計劃前往玻利維亞。朋友說從那端看湖,一樣深藍得醉人。從岸這端看不見對岸,可見湖面實在廣闊,有如浩瀚的海洋。

PeruRail經營的其中兩條最受歡迎的鐵路,一條往馬丘比丘,另一條往普諾。往普諾的列車,有兩個不同的選擇:的的喀喀號列車和安第斯山探險家(Belmond Andean Explorer)號列車。後者有座椅和臥舖,行程中包括最少一晚車廂內住宿,費用為每人四百六十二美元。Belmond是有四十多年歴史的著名貴族旅遊集團,價錢非一般,享受當然也非一般。至於的的喀喀號的即日列車,只有座位,每星期三、五和日由庫斯科開出,星期一、四和六由普諾開出。由庫斯科開出的列車,最受歡迎,要提早預訂,車票稍貴,每人需付二百六十五美元,等於接近九百秘魯索爾。至於普諾開出的,也要二百二十五美元,即是七百六十索爾。這個票價,是秘魯普通人兩至三個月的工資,怎能不叫貴?

開往普諾的列車,在庫斯科市東的Wanchaq車站,於七時五十分開出。我們乘的士於七時多扺達,只是五分鐘左右,比走路快和安全得多。訂票通知書上叫你這個時間到來,為的是處理你的行李,貼上標籤,儲存於行李車卡,不必放置於乘客車廂上,影響通道和走動:也等待分配座位。每一個車廂內有一個服務員,專門負責供應飲品和食物。票價包括了三道菜西式午餐和下午茶,清水和小食免費。至於座位佈置,一邊是面對面的單座位,另一邊是面對面的雙座位。進入車廂,才知道我們分配在一個雙座位,而且是反方向。正在苦惱的當兒,列車開出,才發現我們對面的座位並沒有乘客,向服務員查詢印證,結果反而讓我們兩個人全程舒舒服服的享受一個本來供四人的座位,實在感到意外。

我們的旁邊,正好坐着一個看樣子是年紀比我要大的男人,從列車開出以後一個人一直坐在椅子上,對面的座位沒有人。間或看見他拿出兩部輕便的小型相機拍攝窗外,然後再反覆看拍了什麼照片。我們的車廂位於整部列車的末端第二,最後是開放式的觀景車廂。觀景車廂前端有酒水部,後端是玻璃窗車頂,讓你看到天空。最末端是開放式,沒有窗戶,只有欄桿。靠在欄桿,望着不斷後退的風景,離開那個住了兩天的古城。

離開庫斯科的途中,就看到古城不只是古舊,是破落。䥫路軌和道路分開,但沒有什麼阻隔。列車駛過十字路口,等待久了的車子便匆匆駛過鐵路軌趕路。也有人輕鬆走過路軌,或者沿着路軌步行。這班列車經過以後,也許明天才有列車反方向駛過來。兩旁的數層高樓房有用泥磚蓋落而成,也有白色的外牆,不少還在興建中。但遠遠一看,紅磚色才是主要的顏色,甚至泥土也是這樣子,果然是一個充滿泥土的城市。

的的喀喀號車行十二小時多。午餐前在露天觀景車廂早已坐滿人,等候看駝羊毛時裝和民族舞表演。這個一小時多的節目,看到固然好,不看也沒有多大損失。列車經過的安第斯山脈,才是真正美麗的風景所在。其後途中經過最高點La Raya,海拔四千三百三十五公尺。La Raya是La Raya山脈和安第斯山脈的交滙點,有一座小教堂,列車和長途巴士都定必在個地點停歇。這裡不是市集,但山地居民特地在此處等候乘客到來,售賣服飾和工藝品。匆匆十分鐘,在最高點的告示牌前打了卡,便要返回列車了。

除了看山、山頂剩下的小片的雪、白雲、草原、荒草、瘦馬、牛和駝羊,你竟然會看到不少的垃圾,尤其是膠袋。在四千公尺的大自然中,看到沿途隨便丟棄田野的垃圾,就知道人類正在逐漸毀滅自己的家園,真的無言以對。列車最後穿越大城市Juliaca,響起號角緩緩駛進長長的市集,你會看見兩旁在攤檔上出售的東西包羅萬有,鮮肉和書放置在路軌中央。列車駛過,小朋友揮手,小販便重新張開布篷,大家回到路軌上繼續他們的生計。列車上的警衞不斷提醒拍照的乘客,提防隨時有人跳上來迅間搶走手中的物品。

在暮色中列車終於駛入普諾。踏出火車站時,昏黃的街燈下,大地已經漆黑一片。的士載我們往酒店,但看不清楚普諾的市容。從白天走入黑夜,這十二小時給你最深刻的回憶,既有大自然的壯麗,也有世間無限的蒼涼。

(如讀者有興趣看我拍攝的部分關於的列車錄像,請進入以下連結:https://www.youtube.com/playlist?list=PLtJ0uQBwnOyHcisWdl2QZj85ZhKHkw593 )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12月9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金融時報》:中國命令政府機關3年內撤換外國製電腦及軟件 使美禁令下中企不受威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