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清源隨想(重溫版)】木炭|游清源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今天你在哪裡?|姚啟榮網誌

2020-11-30 23:23
字體: A A A

二〇二〇年十月二十八日下午,我在行駛的汽車中錄得室外溫度是攝氏四十四度,那時候我正在悉尼的北岸,往西南經過Lane Cove區到Rhodes區購物。Rhodes是悉尼帕拉馬塔河南岸的一個半島,興建了許多中產階級住的樓房,還有不少的商業大樓。Rhodes的購物中心的有IKEA的家品倉庫,可以給你逛上好半天。這個細小的購物中心,還有小型電影院、連鎖超市和美食廣場。不過如果沒有IKEA,外人是沒有什麼興趣到來的,只有區內人來光顧那麼悶的商店。Rhodes的吸引力在於近水的樓房,景觀不及悉尼東的無敵海景豪宅,但靠近河岸,高層一樣有可觀的河景。沿河興建了緩跑徑,給年輕的住客散步做運動,樓房差不多是近十年落成的,是嶄新的設計,因此仍算是不少人心中的理想居所。那時候尋找房子,也來過這裡參觀示範單位。那天單位內人山人海,設計和裝修都不俗,唯一不滿意是牆壁不是磚蓋的,採用石膏板(plasterboard),好像十分兒嬉。後來參觀其他的樓房,原來大家的造屋設計都是這般,好處是成本低。一個房子內部用石膏板,比全石磚便宜得多。

我有一個上一輩來自印度的同事最近搬到這裡,對環境十分滿意,他們忙著搞新單位裝修,十分忙碌,給它一百分。老實說,靠近河邊,對岸有樹有樓房,河上有人划船,風景是否不錯?Rhodes還有火車站直接通往北岸和市中心,是慢車,繁忙時段十至十五分鐘一班,你還有什麼好投訴?只是從北岸往市中心的市郊快車不停此站,站在月台上,看到快車,感覺像新幹線的列車在快速颷過,算是一種心理治療。Rhodes的人口,只有百分之十九的人生於澳洲。以族群分佈看,百分之四十是來自中國大陸、百分之十來自南韓,香港只佔百分之三。所以中式食肆大行其道,火車站月台上更有不少大型地產廣告牌用簡體中文,地產經紀像明日之星,昂首挺胸,前途光明,住在此區,樣樣方便。身價雖然未必百倍上升,但有如一個小唐人社區,難怪同胞感覺如此親切。

一次在Rhodes河邊散步,看看河水泥黑,以為是那天陰霾籠罩的關係。再留心一看,河水裡豎立一張告示牌,警告大家不要在這裡釣魚,河水不適宜飲用,河水的顏色跟泥土沒有什麼關係,像一潭死水,一絲生命的氣息也沒有。上網查看,Rhodes 原來是美國聯合碳化物(Union Carbide)化工廠的舊址。聯合碳化創辦於一八九八年,到了一九一七年成功取得乙烯的製造法的專利權後,搖身一變成為大公司。二次大戰後聯合碳化涉足合金、工業用氣體、農藥、電子及消費性產品。化工廠對環境的殘害,影響深遠。這些化工廠建立在落後地區,目的是剝削勞工,賺取最大利潤,還隱瞞了化工產品在生產過程對人體的危害。

一九八四年十二月三月零時五十六分,印度中央邦博帕爾市聯合碳化物公司轄下,設於貧民區附近的一所農藥廠儲存的異氰酸酯(Methyl Isocynate)洩漏,瞬間二千二百五十九人死亡,死亡人數迅速增至三千七百八十七人。其後約八千人在接下來的兩星期中喪生。二〇〇九年的一份報告中指出,這次意外造成了五十五萬多人受傷,三萬八千多人暫時局部殘疾,約三千九百人嚴重和永久傷殘。異氰酸酯用作農藥,源自於印度開展綠色革命。聯合碳化物公司的高效能農藥,雖然曾經在納綷德國用作屠殺猶太人,但卻給引進以便提高農作物收成。異氰酸酯以液態方式儲存,儲存缸發生放熱反應,溫度上升到攝氏二百度,但冷卻設備失效,強大的壓力沖破閥門,殺人的氣體散佈開來。事後集團向印度賠償四點七億美元,出售印度公司的百分之五十股權以興建受影響的居民的醫院和治療中心。當年爆炸工廠的遺址仍然有明顯的化學殘留物。這些有毒物價汚染了地下水和土壤,導致多人生病。即使國家獲得賠償,可憐無辜的民眾成為資本家的犧牲品。至於賠償方面,失去工作能力的人和慢性病的受害人只得到一千至二千美元,卻一生承受苦痛,許多人也得不到一分錢。至於要為事件負責的人,後來很多已經老死,未能受到指控。

Rhodes的現址,除了聯合碳化物公司,還有其他的化學工廠,由上世紀三十年代到八十年代中在此經營。悉尼的人口增加,市中心的範圍向外伸延。Rhodes附近的Homebush Bay興建了二千年悉尼奧運會的主要場地,Rhodes的化工廠也陸續搬遷。到了二〇一一年二月,所有所謂清理化工廢科的工作基本完成,州政府於是批准在聯合碳化物公司和其他化工公司的工廠地上,興建多層住宅。今天所見,Rhodes已經徹底脫胎換骨,看不到舊的痕跡了,近火車站那邊,也蓋了許多的商業樓宇。往東到另一邊,是個大草坪,一家大小走到這裡走動走動,可以舉行簡單的燒烤大餐。如果不是走到西端的河邊,看到河上的警告牌,你也許並不知道這個半島上,一段化工廠的歷史。你的地產經紀有沒有告訴你這個過去。知道了又如何?我當然一點興趣也沒有。況且我對那些新型的單位的結構也沒有信心。近年州政府放寬了樓宇的監督,有部分發現裂縫的單位大廈要大規模修葺。業主血本無歸之餘,還要不斷和政州周旋,更遑論討回公道。

氣象局早已預測這個週末最高的溫度,叫人不要暴曬於陽光下。在異常天氣的警報下,為了避暑,大家各出奇謀。我們和朋友們都想起到商場歎冷氣,傍晚才回家。悉尼的大部分購物中心都給你三小時免費泊車。在Rhodes的商場也不例外,起碼你有足夠的時候逛個飽,又可以吃點東西。時間夠了,又驅車到另一個商場。全球氣溫上升已是趨勢,不能逆轉。年終我覺得最應該讀的是大衞·艾登保祿(David Attenborough)寫的書《A Life on Our Planet》。一九三七年全球的荒野面積佔百分之六十六,今年二〇二〇年只剩下百分之三十五,人口卻增長了六十億,再回不到以前。這個九十四歲的老人家,苦心寫下一個生命的見証,值得大家好好的反思。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0年11月30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不拍手,又如何?|陳頌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