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若驊接受左報專訪,似足李波「電視認罪」!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情意綿綿的暖氣|陳頌紅網誌

2019-12-12 14:13
字體: A A A

秋冬去日本,最不能習慣的,就是無處不在的暖氣。

十一月初去京都,平均氣溫十五至二十度,涼爽舒服,根本算不上冷。穿一件棉質汗衫,加一件薄外套,日間大部分時間已足夠。即使到了晚上,氣溫降至十二度,也不是冬天那種凍。在汗衫裡面加一件貼身背心,圍一條頸巾,便不再覺冷。

偏偏在這些不冷的天氣之下,京都的巴士、地鐵、餐廳和商店,依然把暖氣開得超強。在商店還好,無法忍受便離開,但在巴士上就麻煩,有時候熱得頭昏腦脹,都要熬至目的地。所以每次下車,必須大力吸幾口新鮮冷空氣,才能回魂。

有一天逛得累,本想隨便找一家食店坐下,順便吃午餐,但走進頭幾家食店,裡面的暖氣都熱得令我們窒息,慌忙向店員彎彎身道歉,火速逃離。在京都那幾天,中午氣溫高達二十度,所以抓破頭皮也不明白,為什麼商店、巴士還堅持開暖氣。

而我對暖氣的反應也特別敏感。在暖氣房間中待久了,會出現頭暈、頭痛、噁心的徵狀,雙頰更紅得像火燒。如果外面天氣真的很冷,像第一次去京都,平均氣溫也只有一、二度,那麼留在暖氣間內一段時間尚可以,但是十幾二十度……。

問過一個在京都出生和長大的日本酒保朋友,他說這也是待客之道。情況就等於在嚴寒天氣之下,依然會為客人奉上冰水一樣(日本人認為,冰水比暖水要花更多心思去預備,而且在古時候,喝冰水比喝暖水更奢侈,所以能喝冰水的才是上賓)。開啟暖氣,一來客人就不必把自己包裹至動彈不得,可以把又厚又重的大衣脫下來,四肢能更舒適地伸展;二來他們也可以更隨心地喝冰凍清酒或啤酒,而不必擔心喝下去之後會感到更冷。

原來我們並不了解的暖氣和冰水,都包含了日本人對客人的綿綿情意。不過如果讓我挑,還是情願在沒暖氣的日子去日本。

(圖片來源:MBCdocumentary YouTube影片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12月12日 下午2:1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移交逃犯修例】鄧炳強稱假新聞致警民互信低 透露公關拒助警隊挽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