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Q補選】終院駁回區諾軒范國威上訴 兩人即日失議席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遊的的喀喀湖|姚啟榮網誌

2019-12-16 23:23
字體: A A A

第一晚到普諾(Puno)投宿,擔心的不是房間的環境如何,而是究竟能否安排到翌日參加的喀喀湖的斿行團。我們只是逗留普諾兩天,天氣好的日子,當然可以隨意漫遊。天氣不佳,行程必須更改。的的喀喀號列車之旅,碰上絕好的天氣,實在是運氣。遊湖若碰上風浪,不免大煞風景。天氣預報說明天天氣不俗,先遊覽湖,未嘗不可。

網上有些資料提醒旅客要找信譽良好的旅遊公司。我們在網上找到了一間,看似可信。到酒店櫃台查詢,請當值的接待小姐代為聯絡。她笑着說,這公司那麼便宜,有點可疑啊。經她一說,心一慌亂,下不定主意。她接着推薦酒店聯繫的旅遊公司,同樣也是遊湖團,只是貴了許,如何?心想有酒店作後盾,即使貨不對辦,也可以投訴吧。於是請她馬上安排。訂了遊湖團,明天由早到晚都已安排好,不需要再顧慮其他。餘下的一天在普諾如何打發時間?極容易,隨便在市中心無聊的逛逛也可以了。

普諾的景點,其實是的的喀喀湖。這個城市海拔三千八百三十公尺,比庫斯科要高。十月普諾的氣溫平均十七度,所以晚上也覺得稍涼。日間在陽光下,普諾比地平線上秘魯的其他地方,令人份外覺得灼熱和耀眼,紫外線的曝曬也份外猛烈。澳洲人患皮膚癌的比率為全球之冠,切膚之痛下,日間外出的準備可能比美秘魯人。不過許多澳洲人視輻射如無物,視死如歸是他們身上最好的形容詞。

早上接待我們的小巴走遍大小酒店接載遊客,我們的酒店差不多是最後的登車點。大家擠在車上,五分鐘不到,就來到碼頭前的店鋪。大家等待另外一輛小巴到來滙合,三十多人就變成了一團,隨著導遊來到登船的地點,迎着晨光令人睜不開眼睛。普諾建於一六六八年,後來為了紀念西班牙國王卡洛斯二世改名為聖卡洛斯普諾(San Carlos de Puno)。市中心位於的的喀喀湖邊,平地很少,所以許多的樓房都延伸到山坡上。旅遊指南說走七百級左右就會到一個叫Kuntur Wasi的高點,可以看到全城,可見普諾市背後的山,一點也不算高,也沒有什麼氣勢。但世道混濁,晨光照射之中,回望普諾市和它的倒影在寧靜湖面上,竟然有難得的美麗。

湖邊停泊的船差不多全是觀光船,小小的,坐得滿滿也是三至四十人。如果不嫌陽光燦爛,艙頂也可以登上去迎風看湖。我怕暈船浪,走進船艙就安份的坐着。一個藝人在艙內的前端演奏熟悉的音樂,等船快要開出時便離開了。經過時我們座位時,我們給他一點打賞。他手中的樂器,除了結他外,還有是用竹製造的吹管。兩者配合,奏出美妙的音樂。

觀光船的外觀都差不多,相信內裡也不會有大不同,所以我相信由酒店安排或自己參加的,應該都很類似,終於明白額外的費用純屬信心指數而已。當然你可以選擇公營渡輪,便宜得多,但你必須懂得按時上船下船,否則在湖中的島上錯過了一個班次,便要等候數小時。至於遊湖的私人旅行團,除了有導遊介紹沿途風景,還包括了一個在Taquile島上的午餐,不用你自己找餐廳,算起來還是可以的。

的的喀喀湖的特色景點,就是在岸邊不遠的用蘆葦草造成的六十多個人工浮島。以前這些人工浮島近湖中央,距離岸邊十四公里,不過一九八六年的一場大風暴,破壞了大部分的浮島,所以烏羅(Uru)族人把浮島在近岸處重建。每個浮島的一般面積為十五乘十五公尺,最大的也不過半個足球場大小。今天每個浮島已經變成遊客的觀光點。觀光船帶遊客登上到與他們事先聯繫的浮島,讓你瞭解族人的生活,購買他們的工藝品。他們會示範如何用蘆葦草和濕泥混合,等乾透後製造浮島的地面,又會帶遊客進入他的的簡陋房子。更游說你額外付費登上他們的傳統形狀的水上的士,由族人用大木槳把的士緩緩的從他們的浮島送旅客到湖中的一個大浮島。這個大浮島有廁所和餐廳,大家可以多待一會,與不乘坐水上的士的團友會合。

旅行團把你送到浮島,其實讓你購買工藝品。據說烏羅族人根本不住在浮島上,而聚居在普諾市的西部的一個小區。旅遊業帶給他們可觀的收入,為生計每天他們回到島上做生意。至於工藝品是否由真正族人製作,也不是一個大問題。大家花了許多金錢到來,反而並不介意多付一點,帶一個美好的回憶回家。但我們的記憶都在照片和錄影中。

我們進午餐的大島Taquile,距離普諾市四十五公里,由浮島離開前往,要兩小時多。西班牙人在殖民地時期在島上建造了監獄。今天島上住了二千多的族人。觀光船靠岸,讓我們登上島上村中的接近海拔四千公尺高的廣場,這段上斜坡走得很吃力。島上有不少印加帝國的古蹟,也隨處可見印加式的門。我們的午餐是煎魚柳配飯,魚可能來自湖中,有魚的鮮味。用餐的地方是露天的,有少許布幕遮擋陽光,但身上仍感到少許的熱。飯後走下坡,沿山徑走到另一個碼頭,船就在那裡接我們返回普諾。沿途遙看山坡下深藍的湖水,和對岸玻利維亞那邊山巒上的白雪。這一天陽光普照下,果然有自然的美麗。

回程直航普諾,兩個多小時。湖面平靜,沒有半點興浪作浪的時候。的的喀喀湖大如海,近岸湖水混濁,遠觀湖水深藍得無話可說。正好說明世上的事永遠有好和不好的兩面。運氣好讓人抓住如此一個美麗的瞬間,等如抓住了秘魯最令人感動的風景。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12月16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游清源:港人港珠澳橋疑似「被送中」下落不明如人間蒸發 港府有責任保障人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