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交逃犯修例】王毅:堅定支持特府止暴制亂 「一國兩制」在港行得通辦得到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普諾|姚啟榮網誌

2019-12-23 23:23
字體: A A A

遊罷的的喀喀湖,返回酒店,在窗邊外望,暮色將至,白日快要走到盡頭。我們的房間在五樓,看到別的樓房的頂層或者是小房子的鐵皮屋頂。許多南美旅行團到訪過的的喀喀湖,就會直接安排團友離開,往湖東面的玻利維利。有些八天的秘魯旅行團,甚至不來的的喀喀湖,當然行程也沒有把普諾(Puno)城安排其中。雖然普諾有着不短的歷史,但作為古城它的吸引力不及庫斯科,因為沒有大片的古蹟可看。加上它的氣候較為極端,平均溫度攝氏十度左右;地勢也較高,害怕出現高山症的人不敢來。今次逗留多一天在普諾,因為網上的許多旅客的分享都說,在秘魯從一個城市往另一個城市的交通工具經常誤點。不過經過數天的旅程,火車飛機的班次尚算準時,反而不覺得有什麼不方便。

不方便的是在酒店。我們入住過的酒店,房間內都沒有電燒水壺,只有在利馬住了一晚的酒店意外地有。在Ollantaytambo的酒店,幸好店主人每天給你一瓶樽裝水。即使庫斯科的酒店的服務令我們很滿意,也是如此做法。到了普諾,是三星級的酒店,叫Sol Plaza,網上的評分是五分之中得到四點三,應該說是很不錯了,房間內沒有電燒水壼,甚至一瓶樽裝清水也沒有。怎麼辦?酒店大堂有一個小小的茶水間,有冷熱水,黑咖啡和茶包供應。熟悉的古柯茶包和其他不同的茶葉當然在其中。我用小杯盛滿熱水由地下乘升降機到五樓,就這般來回走了三四趟。酒店的樽裝水,放在冷箱內,比外面的超市貴得多,不過要走好一段路才買得便宜,這個價錢的分野當然是買個方便。至於在街上進食,清水也不會免費。但水來自來水水管,未經煮沸,你不會冒險吧。所以這幾天雖然是過着旅客的生活,才知道水是秘魯重要的資源。在街上大家只喝膠瓶飲品,包括蒸餾水、汽水、果汁或者所謂健康飲品。可口可樂是大牌子,是這裡最容易購得的瓶裝飲品,其他得靠邊站。我們第一晚上的自攜樽裝水,是隨我們的行李從庫斯科乘塔的的喀喀號火車而來的。

樽裝水的塑膠瓶當然帶來環境的問題。但眼見高原上的垃圾之多,塑膠樽混合其中多的是,沒有適當回收和循環再用,是否已經產生生態的問題?聽說以前澳洲把回收的廢料送到中國大陸處理,不過中國大陸也停止接收這些垃圾,叫澳洲自行處理。究竟廢料往何處去?當塑膠產品已經是我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東西,要好好處理實在令人頭痛。澳洲這一片大陸,是否就放置我們隨意丟棄的垃圾,不曉得,但不少人以為大自然就是我們的廢物場。當政者每天只吹噓偉大的政績,無視將來生態的崩壞,實在很可悲。當瑞典少女Greta Thunberg抨擊世界領袖對環境廢話連篇,悲憤指責他們How dare you?的時候,不少成年人例如電視節目主持人不以為然,還嘲笑她起來。不去認真想想這些年輕一輩提出的問題,才是我們這世代這一輩成年人最大的錯誤。澳洲的土著的長老曾經說過,我們的現在,是向下一代借回來的,要把它好好保護,交回下一代。是否很有道理?想起在澳航的機艙內每位乘客給派了一瓶樽裝水,喝完了,再要求清水時,機艙服務員把我們的空瓶子取去,把它注滿清水交還我們。可能你奇怪付了那麼昂貴的錢,竟然省下區區的樽裝水。這樣做,起碼減少使用更多的膠瓶子。如果你珍惜這個瓶子,請繼續使用它,直到你決定丟棄,把它放進膠樽回收桶為止。

我們的酒店靠近市中心。一如其他小鎮,市中心是個廣場。酒店走過去,也是一箭之遙,那端燈火輝煌,從黃昏到深夜才是他們的生活所在。剛到的晚上,街上有遊行,音樂聲和喧鬧之聲不絕,從市中心傳過來,好奇想跑到街上看過究竟。早上在酒店吃過早餐,便來到看看酒店附近的Plaza de Armas,附近的店鋪好像還未蘇醒。只有走過的趕着上學的學生和上班的人。他們乘坐一些載客十多人的巴士,很像香港的小巴,但除了司機,還有一個服務員,幫助乘客上落。Plaza de Armas是個四方形的廣場,正在維修,走不進去。普諾大教堂座正好對着,也太早了,冷清清。沿着大教堂的四周走了一圈,只見一個教士從側門走進去,但重門深鎖,不得入內。只在門前拍攝數張照片,算是作個回憶。

離開Plaza de Armas,沿街步行五分鐘,就來到Parque Pino。這是個小公園廣場,中央有一個紀念碑,上面是Dr Manuel Pino持着長槍的銅像。Manuel Pino生於一八二七年,當過律師。一八七九年玻利維亞和秘魯兩國聯盟與智利因爭奪現今玻利維亞Atacama沙漠的土地開戰,一八八一年一月十五日,Manuel Pino在利馬的Miraflores戰役中陣亡。這個銅像就是紀念他和戰爭中陣亡的戰士。再往湖邊碼頭的方向走,就會到達的的喀喀號列車駛過的路軌。想到這部列車來時,一定是響起警號,緩慢地在鬧市中稍停的車輛間駛過。

在馬路的一旁看到不少人駐足觀賞貼滿牆上一張又一張的招貼。雖然不懂西班牙文,但招貼上有數字像電話號碼。大家都看得入神,有人在紙上記下一些資料,猛然發現可能是一個廣告板,可能是關於房子出租、轉讓和徵求東西等等。也有招貼上寫着urgente。西班牙文urgente看來就是英文urgent的意思。簡單的一塊廣告牌,上面可能有許多普通和不普通的故事。

普諾也許沒有什麼特別之處。不過旅遊就像翻閲一部大書,不一定每一章都高潮起伏,也不需要每一段落都可歌可泣。人生不能蹉跎,這一刻你正在讀的是沉悶一頁。再翻下去,也許是一頁波瀾壯闊的風景。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12月23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立場》記者被警棍打手 游清源質疑警方針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