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交逃犯修例】市民籲支持五大訴求 防暴警:我都有五大訴求,吃喝玩樂玩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值得尊敬的「工作狂」|陳頌紅網誌

2019-12-24 15:30
字體: A A A

美國朋友在Facebook上看到大家互傳的新聞圖片,對香港人在颶風過後第二天上班時的候車「盛況」,大表驚訝,留言問:「香港人都是工作狂嗎?等三小時車也非要上班不可?我是完全無法理解。」

他當然不會理解。住在洛杉磯的人,大部分都是駕車上班。即使遇到大塞車,也可以安坐在車子裡面,有冷氣、有音樂、有私人空間。在漫長的停車等候期間,說不定還可以走出路面透透氣,跟前後左右的司機聊聊天。再不,上社交網站做直播,訴訴苦、呃呃like,回應一下留言,時間也不至於太難過。

但當你站在只見人頭、不見龍頭的港鐵站裡面,站在列車遲遲不來,來了也擠不進去的東鐵站月台,站在無遮無擋、有風有雨的街上,看不見「多等一會就能上車」的未來,那種無奈和沮喪,他一輩子也不會明白。

他以為香港人有自虐狂嗎?正如當年他來香港遊玩,曾經問:「你們這些香港人,一星期工作五天半(那時候未有五天工作周),為什麼周末不留在家中休息,偏要往街上跑?結果到處都是人,又要擠巴士,又要在酒樓門口等位子,根本不能放鬆。」他又以為,香港人住的地方,都是有前後花園,四房兩廳的千呎獨立屋。假期不往街上跑,難道要留在二百呎小公寓裡,跟老豆阿媽家姐細佬爭梳化爭廁所?

看到香港人在惡劣交通安排下上班,而且有耐性有秩序地候車,實在令人尊敬。說香港人是工作狂、上街狂?其實只是無可奈何。美國心理學會指出,生活中大部分壓力來自工作,擔心被辭退、擔心老闆不滿意、擔心被扣減薪金、擔心時間不夠用,天下打工仔都如是。問題是,香港人還多了一重壓力:交通。高高在上的官員,若能連續一個月在上下班繁忙時段,乘巴士乘港鐵,肯定更明白打工仔之苦。要互諒,不如體驗一下對方的生活再講。

(圖片來源:蘋果動新聞 HK Apple Daily YouTube影片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12月24日 下午3: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移交逃犯修例】學者倡特赦以解香港衝突 特首辦指有違法治社會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