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陳肇始強調本港未有相關個案 高拔陞:入院3人有2人已出院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從普諾返利馬|姚啟榮網誌

2020-1-2 23:23
字體: A A A

從普諾市返回首都利馬,可以選擇航機和巴士。最便宜的是乘坐私人巴士,僅付二十七到五十秘魯索爾,先西行沿海岸北上,全程二十一小時左右,首當其衝受害的必定是閣下的屁股。最方便要算乘坐直航內陸飛機。飛機票從一百三十六到七百索爾不等,只需要個多小時,我們既要節省時間,就不能同時節省開支。預計到了利馬,入住酒店後還有小半天可以遊玩。

普諾沒有機場,最近的機場是乘的的喀喀號火車經過位於北面的胡利亞卡(Juliaca)市,也可以到普諾以西的另一大城市阿雷基帕(Arequipa)。阿雷基帕人口八十萬,是僅次於利馬的大城市。由普諾到阿雷基帕轉飛機,要先坐巴士和的士,總計六小時,確是另一考驗。這個列為世界遺產的南部大城市的建築物和大自然景觀應該不會令人任何人失望,可以逗留三兩天,不應該只是轉乘飛機。你是否和我一樣,總覺得每一次旅行的行程不夠完滿,還有許多東西應看未看。所以告訴自己沒有辦法在這次秘魯行中安排遊阿雷基帕了。如果這個地球還沒有在氣候轉變中毀滅,還可以假以時日再來。

胡利亞卡距離普諾四十二公里,等於是普諾的市郊,由它返回利馬是最方便的選擇。早上由酒店安排了的士準時停在酒店門前,卻發現司機和接載我們第一個晚上從火車站到酒店巧合是同一人,可能酒店方面覺得還是最好由他主要負責把客人送往機場。這個黝黑皮膚的漢子面帶笑容,卻不說話,也可能他只懂得說幾句英語。這樣也好,在這四十五分鐘的路程中,我們可以隨意看看沿途的風景。

司機駛上高地,可以看到普諾的全貌,大部分以四五層高的樓房為主。普諾是個充滿顏色,而且是色彩鮮豔的城市。記得昨天陽光燦爛,照得一切非常豔麗,即使在路邊售賣飽點的小販和他的車子也是那麼好看:黃色的上蓋,紅色的椅子,小販坐在藍色的椅子上,戴上帽,上衣是紫色的。再沿着街看看小店鋪,竟然意外地看到一間理髪店,簡樸的店子,只有三兩張剪髮椅大家在旁排排坐,等待剪髮,非常地道,令人有個衝動想走進去。剪個普諾的普通男子髪式,又如何?酒店附近有幾家食肆,門前掛着雞湯麵的名稱,每碗數索爾,便宜得非常吸引。我卻跑到昨天經過的麵包店,指指點點我想要的麵包。店主可能認得我這個莫名奇妙的異鄉人,跑回來購買差不多同一款式的麵包。這樣的不起眼小店,裡面還擺放幾張桌子,預備客人在裡面進食。在市中心附近的許多餐廳,當然比它有規模得多。門前的餐牌寫着我認識的一碗雞湯麵,要十七索爾,麵包也貴得多。味道是否有天壤之別,很難說。我相信好吃與否,全在於環境和心情。一個城市是否值得讓你留戀,也並非在於什麼勝景。只是抱怨留在普諾太短,未能走遍大街小巷。

胡利亞卡位於高原之上,海拔三千八百二十五公尺,是當地的貿易和經濟中心,那天火車經過看到的路軌兩旁市集只是居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原來這個新興的城市有提供了當地百分之二十六的勞動人口,更重要的是由於投資者到來,開設了許多新公司,聘請許多居民工作,貧窮的情況逐漸得到改善。離開普諾不久,車子便駛上寛闊的高速公路,中途遇上公路收費亭,看來胡利亞卡的地位重要起來是不爭的事實。這個叫做Inca Manco Capac的機場非常接近城市,對住宿在當地的旅客也非常方便,可以到普諾和的的喀喀湖,貨運往來另一國玻利維利也容易。但機場只有一條小跑道,航線也只有智利航空LATAM提供每天數班往返庫斯科和利馬的飛機,要令胡利亞卡繁榮起來,看來還有許多其他的因素。不過既然政府刻意支持,政治上已經有了優勢。

機場登機手續非常快捷,安檢行李就在機場的入口附近,即是叫你不必浪費時間在其他方面了。進入了禁區範圍,看見只有兩個候機區,旁邊就是商鋪,包括咖啡店、小食店和售賣工藝品和羊駝毛製品的服裝店,給你last minute shopping一個機會。那麼少店鋪,別以為沒有什麼可觀。不一會,一個女士帶着一袋戰利品回來坐在我們對面,喜孜孜的向旁邊的朋友展示袋裡面的東西,看來有一定的收穫。

胡利亞卡機場內裡跟其他新機場沒有什麼分別。它的空間細小,卻有貴賓室。登機要走出跑道,踏上樓梯一步一步進入機艙。LATAM航空用的是波音公司的舊飛機,跟之前從利馬飛到庫斯科是同一型號,我們經濟艙沒有椅背的小電視屏幕,細心一看,原來所有座位背後都沒有,即是說閉上眼休息好了。飛行時間為一小時三十三分鐘。飛機飛過安第斯山脈,天空蔚藍,清楚的看到下面光禿禿貧瘠的土地,樹木少得很,黃土的公路接連着小市鎮,房子的屋頂反射着陽光。這一帶秘魯的山區,相比聖谷,沒有什麼耕地,自然是泥黃一片。利馬就在安第斯山脈以西的海岸,山脈以東是亞瑪遜森林。亞瑪遜大原始森林大火熄滅了嗎?據說森林的樹木因為焚燒和不斷遭受斬伐會逐漸消失,變成一個草原。

飛機降落利馬,我們在秘魯的山區轉了一個圈,又回到原來的第一站。哥倫布發現美洲之前,印加帝國曾經雄霸南美。十五至十六世紀之間,印加帝國的領土遍及南美的西岸,包括了現今的秘魯、西南厄瓜多爾、玻利維亞中西部、智利的大部分和阿根廷的西北部。這個龐大的起源於秘魯的大帝國終於一五七二年被西班牙人征服,從此消亡。我們踏過的古蹟也許是那時候繁華煙花之地。世事並無絕對,也別相信奇蹟。有起點,經過高峰,自然就有終站。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0年1月2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移交逃犯修例】1.2警方記者會(有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