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料可與駱惠寧合作無間 將與問責團隊以最堅定決心恢復社會元氣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澳洲的山火浩劫|姚啟榮網誌

2020-1-6 23:23
字體: A A A

我印象中悉尼的最高氣溫,是攝氏四十五度,那是從智能手機的天氣程式上即時顯示的溫度。記得那天我還正上班,在大學的校園附近的街上逛逛,打開天氣程式一看,嚇了一跳,以為它瘋了。那時看見熱風刮起地上的樹葉,沙沙作響,皮膚給吹得緊繃繃,以為是電影中末世的場景。這個距今應該有七八年的回憶,仍活現腦海,不時用來跟朋友提提,開開玩笑:信不信悉尼氣溫四十五度?如果當時懂得立刻用screenshot的方法,把影像留住,不時用來重溫,也可以証明這不是我的幻覺。

誰料踏進二〇二〇年,來到澳洲的仲夏的一月份,四十五度的氣溫已經不再是異常,反而是常態了。意外的是晚上的氣溫竟然低至二十度左右,非常舒服。每個夜晚好夢正酣,沒有什麼好投訴。有些澳洲對夏天氣溫高早已習慣。夏天本來也就是屬於海灘的季節。海灘(beach)是澳洲文化的重要部分,bush也是。兩個簡單的字,概括了澳洲人日常的生活。初來澳洲,尋覓安居之所,時常聽到別人說起tree change 和sea change,不知道是什麼意思。有人喜歡tree change,意思是搬到山林(bushland)之間。喜歡海洋的人,搬到近海的一隅,就叫sea change。當然澳洲人的理想居所,還是海邊,悉尼的最富有的區域,就在東部近海的一帶。至於bush是叢林,一樣是許多人的至愛,大家在山野遠足就叫做bushwalking。許多遠足的人,數天走在叢林之間,是等閒事。時常聽到有人在叢林失蹤,需要出動許多人拯救。發生於山林之間的火災,我們就叫它做bushfire。Bushfire這個字,聽起來以為是一場小山火,或者發生在後院。誰知道直到今天的山火,單以新南威爾士州和維多利亞州而言,火場總面積已經超過六百萬公頃,而且加速擴大。

塔斯馬尼亞州首府霍伯特(Hobart)不久之時才紀錄得氣溫攝氏四十度,雖然不是史上最高,但不斷又持續的高溫表示天氣有異常。塔州的冬天苦寒,喜歡陽光的澳洲人當然怨聲載道,只是移居較暖和的北方不易。但時移世易,全球氣溫上升,塔州可能成為人間最後的樂土。霍巴特的樓價大升,除了房價偏低之外,可能還有氣候的因素。霍巴特之外,第二大城市朗塞斯頓(Launceston)也是投資者的天堂。十二月初我們街上的左鄰右里,聚集在謝恩和瑪嘉烈夫婦的房子預早慶祝聖誕節。那天傍晚氣溫適中,坐在後院的露台上談天說地,閑談扯上氣候,瑪嘉烈忽然說到最近的溫度普遍上升,令她不能不相信氣候正在變遷中。 她的女兒和新婚的丈夫就選擇了朗塞斯頓定居,生活得很愉快。旁邊另一個女士卻另有看法,覺得氣溫跟以往一樣,沒有什麼不同。不過在座之中的這位女士是現今的執政聯盟的支持者。執政聯盟的自由黨和民族黨的大部分議員異口同聲,都絕不認同地球的氣候正在急促改變中。其中表表者是總理莫理森(Scott Morrison )。

莫理森外號ScoMo。這個怪怪的外號,其實是他自己起的,所以自鳴得意。大家跟着一起叫,不是表示親切,而是有點嘲笑他。起初嘲笑他學美國的特朗普,自把自為,每每語出驚人。例如否定氣候變化的語調,一如特朗普。近日山林大火之災,就顯示了政府沒有認真處理今年山林大火的計劃。山林大火在澳洲大陸並非異常,每年平均有五萬宗。不過今年新州久旱,水塘總存水量只剩下百分之四十三。在二級制水當中,居民不能用水灌溉花園。新州州曾經宣佈全州進入緊急狀態七天,其中數天在野外或露天的地方全面禁止生火。但山林大火的起因眾多,除了自然因素例如閃電擊中林木,人為的如吸煙者隨意丟棄煙頭等等,還有部分來自縱火。星星之火加上乾旱氣候,燎原的火勢無法控制。

其中原因之一也是正規郊野消防員不足,今次新州撲救山火,大部分都是志願者,其中包括前總理托尼·阿博特(Tony Abbott)。電視台拍攝得到他與同袍前赴災場,聯手救火。但不幸今次新州山林大火的首兩名殉職者也是志願消防人員。他們駕消防車在往火場途中遭烈火引發的烈風吹翻,出師未捷。更不巧的是當媒體請聯邦政府表態時,才發現我們的總理失踪了。到底莫理森在哪兒?原來他和家人正在夏威夷渡假。本來渡假不是罪惡,問題是他並沒有公開對外宣佈他取假。這樣的一個總理在羣情洶湧之下,識趣馬上回國。事後他力挽狂瀾,四出奔走,包括巡視新州南部以出產乳酪聞名的貝加市(Bega)。其中一個受山火蹂躪的小鎮Cobargo的居民見他前來,惡言相向,叫他滾回家,更有人叫他蠢才。莫理森自討苦吃,匆匆離去。電視台的報導中,可見他毫無準備,也沒有帶備任何幫助居民渡過災劫的物品,甚至當地的議員也不知道他走來慰問,可見民怨沸騰。

莫里森對山林大火毫無準備,大家並不意外。我和鄰居閒談幾句,獲知州政府沒有做好防護的措施,其中包括用backburning的方法,儘早消除雜草,以免火勢延燒。其次聯邦政府也沒有採納意見,購買多部大型滅火的飛機。在記者會上遭到質詢如何救災,莫里森只是頑固地回應說:最佳的滅火辦法就是一如既往。大家其實都知道政府已經沒有甚麼辦法,因為這場大火確實史前無例,唯有聽天由命。土著卻認為有救火的傳統方法,但政府肯傾聽嗎?

到了一月五日下午五時,新州還有一百四十六處山火,其中六十五處不受控制,負責滅火的正規和志願消防員共有二千六百人,八人葬身火海。其實整個澳洲大陸火海處處,火光蔽日,白晝如同黑夜。遠至南澳州的袋鼠島也起火,全島的樹熊幾乎滅絕。年輕時讀到歷朝之覆亡,必然少不了天災和人禍。視乎今天的澳洲,天災來臨,當然難逃一劫。但人禍則更可怕,尤其是執政者愚蠢、強妄自大和無知,禍及百姓,更有無數的生靈塗炭,看得人悲慟不已。請記着今日的澳洲山林大火浩劫,就是明日地球的縮影。每個人都有責任,沒有人再可以獨善其身。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0年1月6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不用問責的鄧炳強|思言財雋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