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十人清理連儂牆追打街坊 警方:沒找到武器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小學雞並非小學雞|陳頌紅網誌

2020-1-8 14:00
字體: A A A

自從二十年前聽過幼稚園學生學ABC,再不是A for apple,B for boy, C for cat,而是A for astronaut,B for barbarian , C for crocodile之後,已經替香港孩子可憐。最近聽一個兒子準備升小學的友人訴苦,才感到香港家長更可憐。

友人在兒子出生後,本來指天發誓,不要當怪獸家長,不要兒子上補習課,更不要迫兒子學這學那。誰知道,因為兒子一份幼稚園功課,以及幾場小學升學講座,令她覺得自己將會有違背當初誓言的可能。

話說念幼稚園高班的兒子問她功課,大學畢業的她研究良久,教兒子寫了正確答案。第二天兒子回家,很不高興地拿出功課簿,上面有一個大交叉。她晴天霹靂,沒想到堂堂一個大學生,做一份幼稚園功課都錯。

接下來的打撃,是她參加完幾場小學升學講座之後。她只是選擇街坊學校,不是什麼名校,但足以令她驚心動魄。其中一間學校的小一學習內容,包括編寫電腦程式、研發新app、製造機械人;另一間也夠誇張,在校內有模擬飛機駕駛艙,會讓小學生學習駕駛飛機。

還以為這些是美國矽谷內學校之課程,很諷刺,不是。人家的學校回歸基本步,讓孩子過一個沒負擔的快樂童年,反觀香港的街坊學校卻急切希望小學生變成喬布斯。友人問:「將來兒子這些功課,我有可能教他嗎?不找補習老師幫他,還可以怎樣?」於是她已到處打聽能補習電腦程式編寫的老師。

另一個同樣為子女苦惱的,是我的修甲師。她中學畢業,校內成績一向不好,會考成績更見不得人,所以才去學指甲美容,以一技傍身。但這一兩年,為了一對子女,每晚陪他們做功課,看書、查字典、上網找資料。她以筋疲力竭的聲音道:「自己念書時也從沒這麼勤奮。若一早發現自己能有這樣的恆心,可能升大學了。」

在香港,真正小學雞一點也不小學雞。小學雞的,是我們。

(圖片來源:Debating SA Incorporated YouTube影片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0年1月8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駱惠寧望香港早日回到「正軌」 蓬佩奧:「正軌」就是北京尊重《中英聯合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