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重申單程證目的為家庭團聚 無意改動政策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山火無情|姚啟榮網誌

2020-1-13 23:23
字體: A A A

澳洲的山林大火的火勢如何,相信各大小媒體都巳經努力為觀眾和聽眾作無間斷的報導。悉尼這個城市,方圓七十公里的地方,暫時仍然倖免被山火波及。所謂大悉尼地區,北到Hawkesbury河,西到藍山(Blue Mountains),南到皇家國家公園(Royal National Park)的範圍,西南到Macarthur區。向東是海,就是一直延伸到南美洲的西岸的太平洋。所以說悉尼正受山林大火肆虐,是不確的。但我們日常的生活,不受火災影響,也不盡不實。自從十二月以來,我們的空氣裡的微粒,早已經超過了安全的程度,每分每秒嗅到的都是燒焦的氣味,也就是冬季寒夜裡不少人家火爐焚木取暖的氣味。以前是偶爾傳來,現在是整天,不分晝夜。最嚴重的數天,海邊的悉尼市中心竟然也是白茫茫一片,隨着風,燒焦的粒子從災場吹過來,不常見的口𦋐也在校園區出現了。有一天溫度上升到接近攝氏四十度,外面迷濛得像霧又像花,看不見二三百公尺外的樓房,空氣汚染得厲害。正在工作的當兒,竟然警鐘大鳴,廣播中一把聲音呼籲大家逃生。於是不管得什麼要緊,馬上循消防樓梯跑出街外到安全的地方。正在等待的時候,竟又聽到另一座的大樓的警鐘也響個不停,消防車到來檢查,沒有發現火頭,大家便回去工作了。後來得悉原來空氣的汚染指數太高,引發警鐘大鳴以為發生了火災。雖然這天小火也沒有發生,但間接也承認,空氣質素實在非常差,是否適宜逗留在校園也是值得討論。校方出了指引,提供了各種的應對及支援。這等於說明,山林大火早已影響每個人的日常生活。

大學的在悉尼西南部的校區,去年十二月初因為山林大火逼近,關閉了數天後重開。我的一個同事住在新州南部高原只有人口一百六十八人的小鎮,聖誕節假期她忙於保護自己的農場,可惜大火仍然把部分林木焚毀。在Twitter上她不時上載短訊和圖片,可見火勢非常兇猛,火燄近在咫尺,我們都不禁替她擔心。在山林大火肆虐的災區,政府呼籲民眾趕早逃亡,棄守家園。有時火勢迅速蔓延,撤離甚至已經不可能。新州南部的大火災場,居民倉皇之中,只能抓住簡單的被褥,駕車離開。有些車子經過油站,進內加油,才發現網路中斷,信用卡無法連接發卡銀行的伺服器,只歡迎現金支付。有些人身上沒有現金,入油後就偷偷開車逃走了。油站也因為部分道路封閉,沒有燃油供應,車輛大排長龍。這些小鎮人跡罕至,居民其實沒有什麼援助,唯有靠當地的志願消防員趕赴現場,撲熄山火。消防員只能拯救居民,面對熊熊烈火,實在無能為力。有些志願消防員把别人救出火海,工作完了回到自己的家園,才驚覺家早已被另一場大火毀於一旦,不禁痛哭。

這裡的志願消防員很多是政府員工,真正是出於自願,甚至裝備也是由自己的荷包支付。今次火勢不受控制,志願消防員連續工作許多天,不能返回工作崗位,影響了正常收入,所以聯邦政府才津貼在新州當值的每名志願消防員六千澳元。但災區何止新州,昆士蘭州、維多利亞州和南澳州也是火海處處,那些志願者又如何?可知總理莫理森和他的幕僚如何進退失據,偷偷渡假夏威夷不成,跑回來碰得焦頭爛額。可是他仍然不肯惡補一下對氣候變遷的認識,對救火毫無辦法,也許就是現今社會許多白痴領袖的表現。

許多議員面對傳媒,談到對今次火災的看法,非常一致,認為是unprecedented,即是史無前例。你只要在谷歌搜尋一下unprecedented bushfire,就恍然發現,這場山林大火的災場面積,令人大吃一驚。星期六零晨,維州北部和新州南部,兩州的交界處的大雪山區,兩個火場接合起來,形成面積達到六十萬公頃的災區。至於一直燃燒中的東南部,也是兩州交界,那場超級大火的面積為一百五十萬公頃,相等於八倍紐約市的面積。那場超級大火形成之前,其中一團大火逼近海邊,正在渡假的人士要由海軍的軍艦拯救送回墨爾本。電視台播出的畫面中,濃煙密佈,大地一片血紅,有如煉獄。政客說unprecedented ,等於找個藉口,找個下台階,免受責備。但不少醫生學者說的unprecedented,是我們的健康狀況,因為如此的氣候和空氣質素,可能帶來許多的未知的深遠影響。

有人在臉書上載了一幅澳洲的山林大火簡圖,引起了大家的恐慌,因為差不多全國的地方無一倖免。不過後來澳洲廣播公司找到問題所在,原來有人從一幅3D圖片轉成普通圖片,才造成了誤會。但你又豈能想到山林大火發生在南澳州離岸的袋鼠島。袋鼠島最高點只有三百〇七六尺,差不多是一大片平地。這次大火由去年十二月二十日開始燃燒,至今已經燒毀了一半的地方,島的西部,包括最美麗的Flinders Chase國家公園,相信已經面全非。兩年前我們一月底到過這個小小的島,就住在這個國家公園附近。那時天氣酷熱,日間氣溫逼近攝氏四十度,袋鼠靈巧非常,只在傍晚和清晨出現,現今可能已經悉數滅絕。在Flinders Chase國家公園的Remarkable Rocks看過日出和日落,沒有甚麼高山流水,只是幾塊怪石,是一幅簡單而令人感動的圖畫。

母親星期四晚上打電話過來,說澳洲的山火肆虐得很,要不要把弟弟的兩個兒子接回香港短住。我向她解釋暫時大城市仍然安全,兩個孫兒也快樂地享受暑假,不用擔心。不過今年的暑假,住在悉尼的人甚麼地方也不能去了。你看:藍山的山火在西,Hawkesbury的山火在北,悉尼的空氣嚴重汚染。新州南的海岸的道路剛剛重開,但滿目蒼夷,還有好心情嗎?這場「史無前例」的山火,如果政客的思維不懶惰、行動不苟且,會否能夠及早避免,會否改寫許多人不幸的命運嗎?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0年1月13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移交逃犯修例】民間記者會冀由良好消費帶起消費革命 「良店」定義勿過高過低(有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