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衛健委公布確診病例增至62宗 深圳醫院為疑似病人設隔離區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小小世界太細小|陳頌紅網誌

2020-1-19 14:00
字體: A A A

關於在俄羅斯發生的「劇透傷人」事件,當地傳媒猜測,除了因為劇透和酒精影響,兩人長年在一個狹小的考察站相處,私人空間不足,可能都是容易造成衝突的原因(Interfax)。

因為空間不足而發生言語和肢體衝突,香港屢見不鮮。在巴士上、港鐵車廂裡,已不下十幾次親眼目睹這些由輕微碰撞演變成口角,以致幾乎打鬥的情況。住在劏房的人,因噪音、爭用廚房廁所而釀成血案的新聞,也看過不少。可以想像,俄羅斯考察站這兩個男人,四年來在狹小空間日夜相對,既然沒有成為無所不談、推心置腹的好兄弟,那麼相處上應該有點問題。任何一件小事,都會成為引爆壓力煲的導火線。劇透,可能只是其中一項難頂之處。

芝加哥大學演化生物學及神經生物學教授Dario Maestripieri認為,陌生人之間固然要保持安全距離,即使是同事和朋友,都應該有足夠私人空間。可是當兩個人處於狹小地方,本來屬於私人的地域會被侵入,不但造成心理上的不安,也因為警惕性提高,而容易錯誤解讀對方的眼神或輕微肢體動作,是具挑釁性的敵意表現。為了保護自己,便不惜發動攻擊。以升降機為例,大部分人走進去後,很自然會減少動作,眼望地下,甚至連呼吸都放輕,就是要避免任何誤會。

前幾天走進一座商廈的升降機,當時裡面已經有一個女子,但大家全程垂下頭,並沒有望對方一眼。直至升降機停下來,我們抬起頭,一起走出去,才發現她是我的修甲師。

加拿大認知精神生物學家Donald O. Hebb在實驗後也發現,生活空間不足,不僅會影響思考及分析,同時更削弱我們處理壓力和恐懼的本事。一不會變得焦慮,一不無法控制情緒。香港納米樓愈來愈納米,人住的地方愈來愈迷你,難怪在街上經常有人吵架。香港人的私人空間,快將細小到連自己都容不下。

(圖片來源:rthk片段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0年1月19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台灣男神啟迪港人,點樣谷起新一輪抗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