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張建宗稱港進入「極之高度戒備」狀態 已作人傳人最壞打算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災劫之後|姚啟榮網誌

2020-1-20 23:23
字體: A A A

這個星期悉尼下過幾場大雨。雨區從維多利亞州北上,越過南部高原,到達悉尼。上班往市中心的途中曾經遇上雨,不過都只是微雨。幸好有數個早上,埋首工作的時候,才知道外邊下着極大的雨。看到同事衣服盡濕,可見雨勢一點也不算小。新州現正實施第二期制水,因為總存水量是少過百分之四十三,去年同期我們有百分之六十二。這幾場豪雨也沒有把水送進給集水區。悉尼西部近藍山的Warragamba水壩,一些顯著的進帳也沒有。不過專家說,山火燃燒過後,雨水把有害的物質沖進儲水區,反而是令人頭痛。老實說,新州所謂制水,其實對大家的日常生活,沒有甚麼大的影響。我們只見到的前院的植物,葉子變黃,甚至整整一株由大縮小,看了教人傷心。制水期間,澆花時間有規定,也不准許用水洗車。新州的負責供水的Sydney Water公司歡迎舉報違例的業主,可以在網上填寫表格,也可撥個電話過去。電視台的新聞報導過有人澆花給抓個正著。記者的鏡頭攝下他破口大罵誰是舉報者。執法人員回答說:舉報的人多的是呢。

節制用水是個好習慣,不是可以強迫而來的。我們早已習慣留下洗衣服洗菜的水,在這大旱肆虐之中,以作澆花。看看最近一期水費單,即使我們的用水的份量那麼少,水費也沒有什麼顯著減少過。因為單據上,佔了百分之七十五的收費屬於供水服務費、污水處理費和雨水收集費,所以更加不能用珍貴的食水在前後院澆花。大旱之下,草地都枯黃了,但要改變這種現象,恐怕要多澆水。某個早上走過附近一個房子的前院,看見有人用十多個小水桶盛滿水作澆花之用,難怪他們的玫瑰還在早一陣子盛開得燦爛。制水令下十時前這樣做並不違法。要維持自己前院的花朶長得漂亮,就要作如此準備了。違令罰款為二百澳元,都不是一個小數目吧。

大雨的確撲滅了部分山林大火。直到一月十九日下午,新州仍有六十九個災區,其中二十個大火不受控制,參與撲救的消防員有一千三百名。澳洲全國山林大火的消息經過媒體報導,引起國內和外國許多人和機構發起賑災活動,目的是幫助災民重返家園和恢復正常的生活,也有些是給予救災機構和消防員。這次史無前例的山林大火,的確令全球樂善好施榜上第四位的澳洲人慷慨解囊,紛紛伸出援手。大家捐款,也捐物資。但究竟捐些什麼物資對災民有幫忙,許多人沒有仔細硏究。大學𥚃的內聯社交平台呼籲大家捐出食物,尤其是可以存放一段時間的食物,以便送給災民。這樣的呼籲仍然語焉不詳,也遑論其他的機構。災民是否需要這些食物,也頓成疑問。就算是網上或在商場、超市的捐款箱得來的現金,到底如何送到災民的手中,用於他們的身上,也有派發的困難。聽說政府的紓困方案中的受惠災民到來領取援助,也出現了如何核實住址的問題。一場山林大火,竟然揭發我們的賑災方法,竟然仍停留在二十世紀或以前。要經過如此多重的繁文縟節,倒不如到現場,直接把現金送到他們的手上好了。

山林大火能夠撲滅與否,不錯是全靠天意,因為靠的是天降甘霖,現今的人力資源不能應付巨大的自然災難。新州的郷郊消防署是由志願者組成,總人數為七萬多人,是世界上最大的志願救火組織。救火只是他們其中工作的一部分。在二〇一七至二〇一八年度撲滅了約一萬宗山林大火。但二〇一九至二〇二〇年度至今,新州已經焚毀了六百萬公頃林木,二千間家園,二十一人死亡。大家要問,這場山林大火究竟如何變成浩劫,預防的工作有沒有做妥?老實說,許多報導都說明了聯邦政府、州政府和郷郊消防部門之間,根本沒有好好的協調。不少大火連續焚燒了兩個多月,才演變成今天的災難。不過前數天一篇報導中,記者盛讚鄉郊消防署署長菲茨西蒙斯(Shane Fitzsimmons)這次滅火行動有功,大火受到控制。訪問中菲茨西蒙斯又誇讚新州州長貝爾吉格利安(Gladys Berejiklian)領導有方,一時無兩。看後怒火中燒。寫這篇文章的記者可能純粹報導,但兩位領導人如果不是領導無方,山林大火不會變成一發不可收拾。趁此機會抽水給自己臉上貼金,真是醜陋無比。總理莫理森不久之前說過要召開皇家委員會(Royal Commission)找出這此大火的成因。我倒希望這個皇家委員會可以找到真相,為不幸的災民申訴,將無能的官員繩之於法。

今次災劫,無數的動物遭到滅絕。專家説藍山大火數月,當地八成地區已經受到破壞。依藍山棲息的野生動植物,例如大袋鼯(greater glider)和吸蜜鳥(honeyeater)都受到嚴重影響,受傷的山林相信要經過很長時間才能復原。除了袋鼠,許多樹熊(koala)和袋熊(wombat)都葬身於火海。有些影片拍到逃出火場的樹熊向過路人索水。至於另一篇報導說袋熊建築了地洞,幫助了許多動物逃生。不過這個可能是美麗的錯誤。袋熊建築的地洞其實是自己的家園,並不歡迎其他動物進來。大火中,袋熊離家,其地動物進入了洞穴躱避,可能純屬巧合。我們豐富的幻想為動物世界添上人間互助互愛的色彩,為這場災難添了幾分溫暖。

大火過後,災場的居民生活慢慢恢復過來。當地人想想辦法繼續生計,其中希望大家可以到來旅遊消費,讓商店的生意重開。家園盡毀,生活仍然要如常。劫後餘生的傷痛,不容易瞭解。也許這是一個好主意:不妨找一個週末驅車前往劫後的小鎮,找個地方吃點東西,嘆一杯咖啡。活著不容易,重生真的更不容易。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0年1月20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元朗襲擊】數百人聚集天水圍參與7.21半周年集會 一男子疑因拍照被「私了」警方到場(有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