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范鴻齡指罷工「唔啱」 強調救急扶危屬醫護天職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相處的力度|陳頌紅網誌

2020-2-1 14:00
字體: A A A

推拿師的手,好比X光機。

不必問,只要用雙手摸一摸,便知道你哪裡累得要命。很多時候,連自己都不發現某個部位又酸又脹,她按幾下,才忽然驚覺「是這裡,就是這裡」。

躺在床上的一小時,感覺只像十五分鐘。身體和精神都尚在享受中,已經聽見推拿師殘酷地說:「好啦!下次再見。」這次與下次之間,是最長的等待與盼望,像年少時跟心上人約會一樣,每天都在數日子。我不曾羨慕那些隨時乘坐私人飛機去巴黎吃早餐,或者家裡有一百幾十個Hermès手袋的闊太,但卻非常妒忌一個女友家裡有水療室,每天下午還有按摩師上門做推拿按摩的生活。

我和這個推拿師的關係,經歷過起跌。最初光顧時,不知道哪一位推拿師的技術合心意,於是每次點不同的人,她最令我滿意。光顧了第七、八次,她認為我的肌肉還是太硬,需要多加一點力度令它們放鬆,不能總是嚷著要「輕輕的輕輕的」,結果,用力一按,我痛得大聲慘叫。然後感到半邊身肋骨都斷掉一樣,連呼吸都痛,立即叫她停止所有動作。好不辛苦才爬起床,眼淚直流,惟有拖著受傷身子去看醫生。後來做了九次針灸電療,同時吃了兩星期西醫開的消炎止痛藥,才稍為可以正常活動。

因為有陰影,加上推拿師說「只做了九次針灸便沒事,應該不太嚴重」,堅持自己算不上大力,只是我過度脆弱。一氣之下,相隔一年沒有再找她。但每天坐的時間實在太長,平日也少運動,腰痠背痛情況愈來愈嚴重,又開始想念她的推拿手藝。

不過每次躺下之前,都不厭其煩地叮囑「輕一點」,按摩期間只要感到她又忍不住用力,便第一時間制止。長期磨合與適應,她也終於知道我的筋骨之忍耐力只達什麼程度,不會再胡來。人和人之間的相處不就是這樣,在嘗過愛與痛之後,才懂得拿捏彼此都舒服的力度。感情昇華,興許如此。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0年2月1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武漢肺炎再爆權鬥,團派悍將力撐8名「造謠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