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全國單日增1,771宗確診病例 死亡人數累計破百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在利馬進午餐|姚啟榮網誌

2020-1-27 23:23
字體: A A A

回到利馬,因為剛在數天前住過一晚,一切都不再陌生起來。我們這次住的是另一間在Miraflores酒店。Miraflores距離機場的東西部十多公里,是一個網上大家建議旅遊人士應該入住的地方,因為當地的居民大多是中產階級或富裕的階層,治安上相對比較安全。收拾行李之時,有朋友建議不要帶貴重物品,介指頸鍊手錶等不能外露,甚至最好除下來,以免招惹匪徒。如果你覺得有東西給人搶去了也不打緊的,那不妨試試。所以臨行前買了一隻十澳元的電子表,代替原來戴著的機械行針手表。拍照方面,也只是帶了一個小型的無反相機,需要時才從背包拿出來。這種旅行前惶恐的心情,已經很久沒有出現過了。總之,在朋友的眼中,在南美的許多地方旅行,從來都不會安全。兼且她生活了六個月的時間,沒有理由不相信她的溫馨提示。去年二月一個香港十九人的旅行團入住秘魯近亞瑪遜森林的富貴大酒店,碰巧遇上十七名來自哥倫比亞和委內瑞拉的土匪正開始洗劫。你以為旅行團有專業導遊,每事安排穩妥,卻有如此不幸遭遇。是否巧合,或是早已恭候多時,不得而知。當地導遊發現土匪,跑回去叫旅行團團友逃命。土匪遷怒於他,把他擊斃,然後逃去。善良的百姓竟有如斯悲慘遭遇,上天有眼,行兇者必須天譴。

今次的住的是IBIS酒店集團的位於Miraflores的另一端的新酒店,地下是餐廳,二十四小時營業,早餐索價二十四秘魯索爾。心想這個價錢還有點貴,附近有美食廣場,應該有更多的選擇,只是可能沒有那麼早開門。酒店正好對着高速公路,我們的房間位於高層,下面往來車輛聲音嘈吵。但雙層玻璃發揮了作用,除了推窗外望,房間內還是相當的寧靜,空調足夠,無線上網也快速,基本上沒有什麼可投訴。這間新型的酒店房間雅潔,唯獨跟其他我們住過的三星級酒店一樣,沒有熱水瓶。利馬位於海邊,但水是秘魯重要的資源。沒有人建議你勇敢的喝下自來水,因為可能水中可能有細菌和其他的雜質。如果你不從超市購買瓶裝水,就要向酒店大堂的咖啡店取熱水。他們也相當歡迎。結果我們先從超市買了一支二公升半的瓶裝水,便宜得只需三秘魯索爾。如果逗留多數天,可能考慮購買六公升的瓶裝水。不過六公升的瓶裝水,是超負荷,帶它回酒店當然絕不輕鬆。

酒店旁邊是個小得不可再小的兩層購物中心,上層是健身中心。地下店舗有兩間食肆,其中一間是叫Madam Tuscan的中式餐廳,不是我們印象中的舊式的唐人街的模式,餸菜都是fusion,可能揉合了秘魯本土的風格。侍應遞上來的菜譜圖文並茂,再不是甜酸排骨、錦鹵雲吞和蛋花湯那個遙遠的年代了。我們坐下來,就看見旁邊的桌子就坐滿了幾個操普通話的闊太用餐,相信都是不用上班的一族。一個侍應圍着她們團團轉,專門服侍她們。接待我們的侍應叫Karlos,身上帶着一個口袋,相信是用作收集客人給的小帳。我們叫了一個日式燒雞肉套餐和雞炒飯。套餐包括一個蛋花湯和飲品。我點了一個叫Inca Kola的飲品,是由當地的可口可樂公司生產的。Inca Kola的顏色和我們傳統的可口可樂一點關係也沒有。這個透明黃色的帶氣的甜飲品,原來跟我們在香港一貫叫的「忌廉梳打」(Cream Soda)很類似。

Inca Kola的確是秘魯的特產,姑且直接譯為印加可樂。一九三五年英國人Joseph Robinson Lindley來到秘魯,創造了這個帶氣而甜的梳打汽水。它的原材料是檸檬verbena草,味道像極了吹波糖和忌廉梳打。我喝了一口,分不出究竟忌廉梳打和印加可樂有什麼分別。可口可樂擁有印加可樂全世界的版權,唯獨是在秘魯要和Lindley後人成立的公司各佔一半。即使一半,也夠可口可樂公司賺取高利潤。在這個食水短缺的國度,可口可樂有如一枝獨秀。不過這個印加可樂的商標,從來沒有在其他地方推廣得成功。在秘魯首都利馬,也不見得人人手中的流行飲品,就是印加可樂,當然也想不到它和印加帝國有何關係。印加可樂曾經於上世紀四十年代盛極一時,被喻為民族的象徵。可惜除了把它灌上印加的標籤,基本上和印加沒有任何關係,而今大勢已去,大家手執的飲品,仍然是可口可樂。

吃過這一頓半午飯半下午茶餐,算一算,日式燒雞肉套餐盛惠二十八索爾,雞炒飯十九索爾,清水八索爾,小費是額外的百分之十。付帳時問Karlos餐廳的名稱是什麼意思,他說Madam Tusan是個來自中國的女人,這裡創立道間餐廳。上網查證,Tusan的音來自「土生」,不是什麼姓名,也就是中國本土的意思。至於在利馬街上見到的中式餐廳,都帶上chifa的名稱。Chifa不就是fusion嗎,就是中式煑法加上秘魯的原材料。Madam Tusan 是表表者,因為你付出多一點金錢,坐得多一點舒適,嘗到中秘兩個的精彩結合,當然吃得開心。我們只覺得味道濃了一些,是否秘魯的食物都普遍如此,待考。結果我們後來逛街不久,便要買一瓶果汁解渴。值得一提的是,Madam Tusan的大老闆,叫Gaston Acurio Jaramillo,秘魯人,是國際知名的廚師和美食家。Madam Tusan是連鎖食肆,利馬有店,遠至智利的聖地牙哥也有分店。創立了一個成功的美食店,如是這般模樣在另一地方搬過去,可知這個美食家頭腦並不簡單。

利馬的大部分店舖跟悉尼比,關門得晚,例如銀行六時才停止營業。那時候大街小巷都是下班趕返家的人。Miraflores的消費一點也不便宜,一個美食廣場的晚餐要二十多索爾,比山區上的小鎮要貴得多。畢竟利馬是大城市。大城市加上在Miraflores區,我們早有心理準備要多付錢。一個稱心滿意的旅行,是有許多的考慮,說到底,還是安全感最緊要。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0年1月27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武漢肺炎】1.27衛生署醫管局記者會(有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