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建平網誌│雞排妹與我

莫紫瑩

-火箭升空奇遇記

游清源曾說:「火箭人如其名,有火有箭,不時燒傷戳傷同事。不過,她最強的強項是『娃娃看天下』,老奸奸言、巨滑滑舌都逃不過她的童眼」。「火箭升空奇遇記」其實只是我這個初出茅廬的小記者,如何看這個弱肉強食、適者生存的世界。既然有平台,我就不會畏言,與大家分享工作點滴。網誌個人色彩很濃,那些想看時事評論,卻又不屑記者「賣弄」感情的讀者們,煩請移玉步至其他版面。

莫紫瑩網誌│我會做紀曉風,大概因為「餓」瘋了

2013-12-21 22:00
字體: A A A

我是第一個女紀,亦是最後一個的女紀。

說的,是「游清源時代」的紀曉風。當然,我不是說紀曉風是屬於游清源,而且現在還有紀曉風,不過就像別人提起《信報》,就會想起林行止先生一樣,提起紀曉風,你會想到游清源。

或者你會很奇怪,為何一個「0靚妹」願意做紀曉風這份「苦差」,每天下午2時多開始工作,離開公司時是凌晨2時,真的很瘋狂。如果要我解釋,我會回答你:因為我「餓」瘋了。

「餓」,是對做新聞的飢餓;「餓」,是因為即使在新聞機構工作,卻極少接觸新聞,望「梅」根本不能止「渴」,反而更令自己「飢渴」交迫。

還記得那時在某新聞機構工作,一心以為是做記者,只不過不是跟進每天的新聞,連面試我的人都說是請「記者」。誰知,到我第一天上班的時候,才發現我的Title只是原來「Producer」,亦即是「PA」仔。雖然我那時覺得自己中伏了,但覺得PA都有機會出去訪問,算了,照做吧。

想不到,除了頭一個月有訪問外,其他時間根本沒什麼機會。做的,只是寫寫主播們的節目TAG稿、Segment稿,有時打打電話約嘉賓,想想節目的題目,有時接送嘉賓主持,幫他們拿拿衣服,買買奶茶而己。說真的,我不是誇張,其實一個星期的工作,我幾個小時就可以完成了。

要強調,我不是看不起PA工作,只是我原先想的,和我實際做的亦未免太過南轅北轍了。試想像,你的位置就坐在Daily新聞組的旁邊,你卻不能加入他們討論,不能和他們一樣走在前線,只是默默地偷看着,偷聽着他們處理新聞,那種「這麼近、那麼遠」的感受是何其痛苦。

或者你會想,既然不喜歡,為什麼不辭職?反正大把公司請記者。首先,我不想做幾個月就辭職,好像半途而廢似的。另外,其實我在一、兩個月的時候已完全知道這工作不適合自己。不過,由於那時上司仍負責另外一組的節目,而那個節目正正是有關時事新聞,而那一組的同事有幾個都先後辭職了,空出了幾個位置。因此,我那時斗膽提出希望爭取調組。不過,雖然上司說他明白,但我也忘了他用什麼理由拒絕了,大概是因為我太新,經驗太淺之類的,不過他很友善地叫我等機會,有機會的時候會考慮將我調組。

那時聽到有機會,當然繼續捱下去吧?不過,一個月一個月地過去,眼見隔離組走的走,來的來,我,只能眼紅,又不敢出聲追問,只有繼續等。直至有一次,一位同屆的同學告訴我,有人打電話給他,問他有沒有興趣做那一組。那一刻,我徹底地崩潰,亦徹底地失望。因為我那時才醒覺,我不被調組的原因,應該與我經驗淺無關。

由那時開始,我開始瘋狂寄求職信,報紙、電視都有,但要求面試的,只有一間(後來在我開始做《信報》時,這間公司請了我,我婉拒了)。而寄出的多封求職信中,其中一封是寄去《信報》,當然,亦沒有回音。

不過,由於我的工作偶然會碰到游清源,我亦知道他在《信報》工作。有一天,我硬着頭皮捕着他的出現,然後問他會否認識那一組的人,可否幫我打聽一下請了人沒有(我不是要求他幫我,我只想知道有沒有希望可以面試)。其實我那時在想,游清源識我老鼠咩,不過我不理了,我只想離開,不問的話就連這個多於零的機會都沒有了。其實我也想不到,這個「高傲」的才子竟然肯聽我說,又問了我幾句,然後叫我寄履歷表給他。隔了幾天,他跟我說應該請了。於是,這個機會亦自然落空了……

想不到,隔了大約1至兩個月,游清源突然打電話給我,劈頭就問:「紀曉風請人,你做唔做?」其實,那時雖然每天都會拜讀紀曉風的文章,但我不知道紀曉風是一組人,亦不知道游清源是管紀曉風的。接着我們就約了面試,還記得,那時他問我想做些什麼,有什麼期望,我很直接地跟他說:「如果又係做啲好supportive嘅嘢,我諗我唔會做喇!」現在想起,其實真的很臭串,但亦是我的真心話,因為我真的「餓」夠了。而他當然回答說:「得嗰三條友,你想淨係做supportive嘅嘢係無可能。」聽到這句,我就決定「狗衝」了。雖然那時我不明白他為什麼夠膽請一個如此green的人,但我想,既然佢夠膽請,點解我唔夠膽做?至多咪畀佢炒!

就這樣,游清源親手結束了我的飢饉期;就這樣,我加入了紀曉風團隊;就這樣,我成為游清源人生之一的另一個「惟一」,惟一的女紀。我想,他人生中遇到無數的過客,但他應該不會忘記我這位過客吧,哈哈。

請注意:我所寫的只是我的感受,大家不用去猜度中間涉及的人是誰誰誰,我也不會公開。而且,我沒有怪他們,因為沒有他們,也沒有現在的我,而我說的每一句都是事實。另外,亦請不要覺得我很有使命感之類的,我只是想實現自己的理想而已。(莫紫瑩)

(圖為我在舊公司最後一次遇到游清源的合照)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3年12月21日 下午10: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游清源網誌│路姆西與林慧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