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叫我拖乾個地下,但係死都唔肯閂水喉!|銘爺|的士佬隨筆

王陸 -關公拆局

-關公拆局

資深傳媒人。在財經公關界與陳南祿同行,與陳永陸同校,三人同期出道,公認「三六齊名」。擅長拆局,每周一局,只此一家。

醫護罷工,不應只爭朝夕|王陸|關公拆局

2020-2-8 08:00
字體: A A A

醫管局員工陣線是否延長罷工,不論投票結果如何,站在公關角度,都可能是一個太急促的決定。

先不說特首林鄭聽命於中央必須企硬,又或是前特首梁振英挑機抹黑,以至封關訴求不可能一蹴而就,由於罷工施壓的目標對象到底是醫管局高層抑或是特區政府高官「唔清唔楚」,便已予對手有機可乘。

林鄭一句「這是醫管局高層的決定」便可打發陣線代表及傳媒,因為人手不足的確不是特首可以解決的問題。同樣邏輯,要求封關也不是醫管局總裁可以作的決定,所以兩者都會劃清界線、堅守立場,置身事外,避免將來要獨力承擔所有責任。

其實員工陣線最大的優勢是時間永遠站在他們的一邊。如今疫症對公共醫療體系的壓力還未被全面公開,發起罷工隨時會被形容為工作壓力爆煲的誘因或動力,日後蓄意抹黑者必會把問題與責任全推給員工陣線,而醫管局管理層今天亦暫無過早投降的理由。

因此,員工陣線如何向政府施壓,以及何時向政府施壓,才來成敗的關鍵,而罷工亦只應是可用方法之一,而且宜乎貴精貴準不貴多,一如反修例的大遊行。

此外,能令醫管局的管理層也加入員工陣線的行列,聯合向政府施壓,才可望大獲全勝。

須知醫管局的管理層只會關心一種壓力,就是市民的不滿,因為這是政府對醫管局的唯一要求;至於員工的不滿,管理層必會歸咎政府資源不足,藉由爭取更多撥款,只要分配時做到人人受惠,怨聲自會減少,因為大家知道,以現時人手的緊張狀況,除了減少服務或重賞辛勤員工,根本找不到額外人手幫忙。

員工陣線每一步都以公投作決定,反應未如理想,即會進退兩難,所以理應等待最佳時機方才行動出擊,而這時機亦必須是特區政府無法推卻責任之時。

抹黑罷工參加者的打手,曾經大聲疾呼現在會是開放醫護人力海外市場的最佳時機,希望藉此打擊罷工員工的勢頭,但很快便被自己人喝止,因為這是一個令所有人反感及反對的建議,如果特區政府正面回應,恐怕連業界藍絲也會加入反對當權者。

員工陣線的下一步行動,必須能爭取到更多病人及市民的支持。反對封關不是醫護人員的首要任務,醫療系統還未崩潰,醫護只能提出預警,不斷邀請公眾、政府及醫管局到前線實地考察體驗,及讓不堪壓力的員工能有更多宣洩渠道,讓真相公諸於世,而非任由政府與醫管局互相推卸責任,市民亦未知大難的將至。

站在醫管局管理層的立場,辭退所有罷工員工根本不是選項,因為人手長期不足,任何員工也不想做死自己,但管理層仍永遠只能聽命政府,所以員工陣線未來的工作不應只搞罷工,而是爭取成為員工與社會及病人的橋樑,而這亦是他們與其他工會的不同之處。

先讓醫護人員今天的困境廣為人知(一如當年沙士時期的《風波裡的荼杯》),然後代表市民向政府提出訴求;若要罷工,則須做到員工及市民的意見並重,例如同時聽取病人組織與區議會的意見,取得支持方才正式行事,且先以不同場地及服務作重點測試,展示決心與實力,而非每次都草率上陣,一遇意外即讓自己無路可退;如果能夠沉著應戰,加上疫情繼續惡化,公眾忍無可忍,員工陣線自然能夠一攻而下,為公眾及員工爭取最長遠的利益。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0年2月8日 上午8: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武漢肺炎】本港再增一宗確診個案至25宗 潛伏期內於珠海澳門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