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本港新冠肺炎確診個案增至42宗 全部與早前確診患者有關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平民美食|姚啟榮網誌

2020-2-10 23:23
字體: A A A

步行團的尾聲,Clara問有沒有人留下自己闖,不隨她回旅客資料中心。出乎意料地,甚多人寧願跟隨她,很少人獨自留在市中心。當然Clara是一個稱職的導遊。她三番四次提醒我們留意財物,純粹出於好意,尤其許多人沒有這方面的意識,但的確使人憂慮有可能遇上不幸的事情,所以即使團中數個高高大大的「鬼佬」半個也不敢留下闖天下。在利馬快餐連鎖店麥當勞、超市、任何大型店鋪和商場,門前一定有一個配槍的護衞員,望而生畏;街上也有很多警察巡邏。這麼多的持械人員在街頭,換句話說,治安一定好極有限。幸而我們還未曾目睹什麼光天白日的犯罪行為。這些裝備不是只用來唬人,應該還有有點用。可惜途上太過驚恐,拍攝不到什麼好照片。

在回酒店途中,在巴士上問問導遊Clara,究竟有什麼地道的地方試試秘魯的平民餐。她介紹在Ricardo Palma的街市,應該不會令人失望。在Ricardo Palma下了車,從高途公路走上來,轉左就可以看到了。下了車看看,果然是人車聚集,不過已經是下午,人潮逐漸散去,可以想像到早上的喧鬧。其他的團友紛紛往右邊去了。萍水相逢,團友之間很難建立什麼聯繫,只是感激導遊Clara。這是個免費的導賞團。她的收入來自步行圑結束的打賞。如果覺得滿意,當然可以慷慨一點。我們覺得這是一個近滿分的旅行團。短短數小時,遊遍利馬的中心區,讓你充分了解人文和歷史,給你打開了一道門,願不願意走得深入一點,全是你的選擇。

在地圖上看,高途公路的兩端,可能就是一個截然不同的世界。街市的那一端,地下全是店鋪,樓上是住宿的地方。街市的四周都是店鋪,出售日用品、水果和食物,可以說是街市的延伸,也擴闊街市的範圍。走進街市,就跟我們到過的庫斯科的San Pedro街市沒有大分別,只是這個街市恐怕是十分之一左右,乾和濕貨混雜其中。由於是下午,許多店鋪都關上門,食肆也只有三數間,大家懶洋洋,只是蒼蠅出奇的多。轉了一圈,還是有點兒擔心衛生,就出外看看有沒有其他食肆。剛好在另一條街道的轉角處發現一間路旁食店,餐桌伸展到行人路上,張開的帳篷讓我們看不到店家的名稱,只是整幢樓房塗上了鮮艷的橙色、黃色、藍色和綠色,一幅相連另外一幅,十分搶眼,桌子蓋了紅布,椅子也是紅色,非常可觀。店外的牆壁上張貼了一張大大的菜單和價錢,細看一下,似乎是七秘魯索爾一組、八索爾一組和九索爾一組,下面也有一些圖案,例如着一尾魚,雖然不懂得西班牙文,只要稍為一問,手指一點,當可知其所以然。

我們看到鄰桌上正在吃一個炸魚餐,問侍應,他指着九索爾的一類,意思清楚不過。心想吃魚可能比其他肉類更可靠吧。而且那是油炸的魚,什麼細菌也應該灰飛煙滅了吧。於是跟侍應用手勢指一指鄰桌的餐,豎起兩根手指,侍應點頭示意明白。我們就找了一張圓桌坐下來。坐下來,才發現桌子和桌子之間的空間非常細小,彼此的椅子緊貼着,沒有咖啡館的悠閒,卻有非常地道的感覺。侍應很快把煎魚送到,相信是早已煎好或者炸好,配上黃豆和米飯和醬汁,肉骨湯也伴隨,和飲品一併放在小小的桌面上。肉骨湯面是浮油,但一大片肉骨在碗中,只是顏色淡如水,相信早已稀釋了許多,喝之無味,棄之可惜。喝完湯,再嘗炸魚,已經冷了一大截,只是醬汁有微溫,跟飯和蔬菜一起吃,尚可以讓你裹腹。至於飲品,只是甜味,吃過後,不妨說,一個普通利馬市民的甘苦,尚知一二。

吃了差不多大半,看見鄰桌一個婦人和年幼孩子也在吃飯,她也看到我們。然後她指着牆上的菜單,好像是說你的套餐應該是七索爾。正在招呼別人的侍應忽然匆匆跑過來,指着八索爾的一類,嘰哩咕嚕說了一頓,意思好像是說這八索爾套餐的魚和七索爾的不是同一種,所以價錢有異。我們回想起來,才知道我們的炸魚餐也不是原來他說的九索爾。侍應也跟我們說起英語來,即是說他是假裝聽不懂,其實他從開始已經清楚得很。他的瞞騙技倆給公開了,當然臉色不怎麼好看,只是裝着若無其事。至於我們套餐中的甜品,我們相信他也不會端上來,當然也給猜中了。結果我們付帳之時,他取去了我們的二十索爾的紙幣,拿到坐在另外一張桌子上點算紙幣硬幣的一個女人,相信就是店主了。侍應找回給我們四個零點五索爾的硬幣,證明那個帶着孩子的女人的話是對的。

女人帶着孩子早走遠了,來不及道謝。不過她可以並不計較,也並不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也許她每天經過這裡,遇見一樣的店的東主和侍應,她早就知道他們的經營手法,待客之道。餐廳的經營者和侍應也應該知道她是誰。但她竟然毫不猶豫向陌生的我們說出餐廳的欺騙手法,令我們很感激。這個世界許多人行為如斯卑劣。雖然這不是不大奸大惡的行為,卻令人大開眼界。至於能夠勇敢站出來道出真相的人,畢竟是少數,大部分選擇沈默。保持沈默,其實是幫兇,間接助長這樣的惡行蔓延。

這一頓午餐當然吃得不甚愉快。但嘗試的意思,就不一定包括令人滿意,也不應該失望。如果我在攝錄一齣介紹地道美食的電影,可能表達這間路邊的餐廳就不一樣。角度親切,燈光效果和對白也特別處理過,令人神往。可能會刻劃把店主成為一個赤手空拳打出天下的人,和侍應創造未來,因為我在製作我的故事。但這是你願意看到的真實嗎?現實的世界中,真理首先被埋葬。至於大家關心的,不是真相,而是求求千萬別戮破幻像。人情冷,即使有惡運,也只希望不會降臨在自己的身上。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0年2月10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武漢肺炎】2.10食衛局衛生署記者會 陳肇始交代疫情最新情況(有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