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輿論質疑政府包機接湖北港人 聶德權:作為港人會想見到他們盡快返港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聖地牙哥的第一天|姚啟榮網誌

2020-2-24 23:23
字體: A A A

我們早上六時多到達智利首都聖地牙哥。夜半時分上飛機的滋味絕不好受。已習慣了早睡的我們,在利馬的飛場內等待長夜,直到登機的一小時多前才知道閘口在那裡。通過了安全檢查,直接到了國際線的登機範圍,與上次乘國內線到Ollantaytambo只是一門之隔。其實國際與國外線的範圍是互通的,到了半夜,才有一個警衞出來,在中間的門裝模作樣站一下,沒有什麼作為。但作為旅客,在國際線的範圍走動久了,進出店舖數次,什麼看得厭了,想起不如再走到國內線那端看看,才發現真的是兩個價錢。舉例來說,一支樽裝水的價錢,國際線和國內線已經明顯的差別。不過如果沒有在國內線逗留過的經驗,很難會想起有這個分別。機場購物,從來不是令人愉快的地方,價錢也不會有什麼特別的優惠。我未曾發現過免稅店有什麼特惠價,最後衝刺的購物體驗,是責任多於樂趣。利馬的機場禁區內,食肆不過是咖啡店之類。禮品店毫不意外不多,東西的價格也是國際級,有些還以美元和索爾並列。

從利馬飛到聖地牙哥近四小時,乘坐的是LATAM航空,只有深夜的航班,真的別無選擇。一如既往,機艙內並沒有娛樂節目提供。不過夜已深,還什麼精神看?一覺醒來,已回到聖地牙哥那個正在增善設備的機場。在機場找到往市中心的小型客車,坐十多人,但不需要坐滿便開行了。半小時後已扺達我們訂下的酒店。酒店位於市中心,本來是一幢青年旅舍,但也有提供家庭式的房間。通過Qantas航空公司的客戶價格得到房間優惠,當然是考慮入住的因素之一。這麼早到來,酒店尚未能夠準備房間給我們。只好把行李寄存放好,然後再盤算今天的行程。坐下來瀏覽了休閒處的單張,才發現這地也有類似利馬的徒步旅行團,這個叫Tour 4 Tips的運作模式就是一個基本免費的導賞,參加者的打賞是導遊的收入。既然利馬的Clara給我們一個良好的印象,我們想到不妨利用半天的時間,參加這個團,欣賞一下聖地牙哥的本土色彩。

這個步行團是十時正在歷史博物館外集合。這天正好是星期六,市中心大部分的店鋪還未開門營業,咖啡店也似乎在半睡半醒之間。好不容易才找到一間叫了一杯茶。茶真的是紅茶,除非特別說明加奶,不然就是熱茶一杯。英式的茶不加奶其實太濃,不過要提神,就只好叫簡單的純正紅茶了。事後想起,叫一杯咖啡不是更好嗎?街上行人稀疏,拿出相機拍攝了一兩張街景,心想把相機掛在胸前邊走邊抓拍豈不是更方便嗎?誰料剛掛好,正欲提步向前,一輛私家車在對面行車線駛過,忽然慢下來。司機從座位伸出頭來,大喝一聲:危險!千萬不把相機放在胸前。經他一說,連聲道謝,急急把相機放回背包。心有餘悸,想到原來這裡治安也是一樣差,甚至當地人也不禁提醒我不要大意。結果只好盡量靠手機拍攝。難怪其後在路上,看不到人拿着一部體積稍大的相機招搖過市。

到了十時,參加徒步旅行團的人紛紛來到博物館的面前,一共十多人。領隊一男一女,都是比我年輕得多的人。忘記了他們的名,但男的稱來自哥倫比亞,女的來自德國。搞這個徒步旅行團,看來多了一點商業的計算在內,例如出發前在博物館前來一張大合照,以便放在社交媒體上分享。男的似乎是步行團的主腦,除了介紹今天的行程,也不忘記叫大家結束前給的小費,如果滿意他們的表現,大概每人應該給予七千智利披索左右。七千披索,大概是十三澳元,只是一個午餐的價錢。不過如此光明正大的提醒打賞多少,倒有點意外,反而沒有利馬Clara那一伙女孩子那種熱誠和細心。

這個步行團帶我們走遍了聖地牙哥的中央街市。原來大部分的人都來到這裡購買蔬菜、肉食和一切生活所需。這裡人山人海,難怪市中心如此冷清清。旅行團當然不會安排旅客來到這裡,因為沒有人把它當成景點看待。千山萬水來到,只看街市,是否有些奇怪?不過要瞭解這個城市的人如何生活,街市也是個好地方,只是不會有人在街市裡拍照留念。至於一個異服的旅客經過,那些店家也會用奇怪的眼光看你。到最後,我們停在一個售熱餅的流動攤子前面,領隊說要請每人吃一件新鮮的街頭小食。
我們取了餅,就站在一旁吃起來。餅是鹹的,暖呼呼,但說很好吃,也不是。這是個免費導賞,領隊請吃餅,他豈不是反而要補貼我們?旁邊另一個小攤子也是售熱餅,買的人卻較少。一個年長的人吃着熱餅,用英語輕輕的說我們吃的餅並不是新鮮造的。餅早就準備好,待我們到來便拿出來。他吃的才是現場店主親手做。我們一看,果然發現他說得有道理。這個世界並無免費的午餐,領隊請吃餅,當然有他的計算。

領隊教我們乘坐市內地鐵。用的也是一張儲值電子車票,同一個價錢,不論長短,到達不同的車站。結果我們的旅行團,乘搭了三個車站,到了一個大型的墳場。領隊帶着我們穿梭不同的墓地和墓園,介紹這是誰那是誰。富人的墓園佔地不少,數代同穴,宏偉如巨宅,高兩層,也有地庫。墳場總面積大如十七個足球場,有二百多工作人員。但舉目所見,野草叢生,許多墓地無人打理。在生之時爭名逐利,死後萬般帶不走,應該是回歸塵土,一無所有。可是人的心不是如此單純。有些人死後尚要繼續享受生前的榮華富貴,實在諷刺之極。

步行團安排如此的終點,當然有少許的警世意味。我們在墳場逛了接近一小時,男領隊最後也不忘叫大家圍坐一角,聆聽他的一片心聲:富與貧,最後的歸宿一樣。這個領隊其實像極一個哲學家。他滔滔不絕地,談了三個多小時。如此特別的步行團,果然令我們在聖地牙哥的第一天,感覺耳目一新。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0年2月24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不堪一擊的城市:談香港的脆弱|林超英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