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算案】陳茂波:派錢一萬與林鄭有共識 冀大家消費將經濟推回正軌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傳呼機是什麼東西?|陳頌紅網誌

2020-2-26 20:28
字體: A A A

關於傳呼機的往事一:在朋友婚宴上,同桌一個男子,堅稱是我從前公事上朋友。也許因為他沒有竹野內豐的俊朗,我腦裡面負責記憶的海馬體,似乎沒有太積極地騰出位置記住他。而負責判斷情緒重要性之杏仁核,也想不出跟他共事期間的情緒印記,致令我毫無頭緒,一臉茫然。他可能意識到我的善忘,便提出有力證據:「以前你用的傳呼機,是筆形的,對嗎?」彷彿有些印象,惟有點頭。他拍一下檯,「就是了!看,我連這個也記住。筆形傳呼機極為罕見,當年我看到你用,留下了深刻印象。」誰說身外物不重要,原來一部不尋常形狀的傳呼機,會令一個人在過了十幾年之後仍記得我。

關於傳呼機的往事二:有一次丈夫去剪頭髮,把褲袋裡的傳呼機拿出來。當時他那位未滿三十歲的髮型師,非常好奇地問:「這是什麼東西?」在他們的世界,不能上網、不能導航的非智能手機,已經屬於博物館內中世紀展區文物,何況是一部舊石器時代的傳呼機。丈夫為他介紹它的用途之後,他大惑不解:「有手機還需要這種東西幹嗎?嫌褲袋裡的雜物不夠多?」

是的,他沒錯。根據「通訊事務管理局辦公室」的統計,截至二o一八年十月,香港傳呼機用戶人數,僅餘下二萬一千二百九十七人。在人人都有智能手機的年代,為什麼仍有二萬多人用古代傳呼機?據說在歐美和香港仍在使用傳呼機的,大多數為醫護人員。手機有可能影響某些醫療儀器運作,用傳呼機則比較安全。不過丈夫並非醫生,當初用傳呼機是為了可以把手機飛線到秘書台,過濾無聊電話。現在WhatsApp如此普及,已沒有太多人喜歡直接通話,理應不必顧慮。仍然保留傳呼機,或者是想陪伴它走完最後一程。自一九五o年傳呼服務在紐約出現,直至今天它在世界各地相繼消失,香港傳呼台還能撐多久?

(圖片來源:香港電台)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0年2月26日 下午8:28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武漢肺炎】醫管局收集罷工醫護缺勤資料擬秋後算賬 總行政經理:手頭無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