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算案】陳茂波稱警員加班加點津貼「係應該畀嘅錢」 若個別警員行為不當可投訴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注定下流|陳頌紅網誌

2020-2-27 16:00
字體: A A A

三浦展在《下流社會:新社會階級的出現》一書中,提出過「下流度測試」,在十二條問題中,有一半回答「是」,就有往下流的危機。

我試玩結果,中了八題:「愛一人獨處」(雖然覺得獨處時間未免太長)、「時常躲在家上網」(主要是找資料,偶然聽歌煲劇,但不打機)、「常吃速食、零食」(一日三餐獨個兒吃,難道煮三餸一湯?)「只做自己喜歡的事」(年紀愈大,愈珍惜時間,當然只做喜歡的事)、「只想輕鬆過每一天」(不相信有人「只想緊張地過每一天」)、「認為流行就是展現自我風格」(時裝雜誌和最佳衣著人士,不總是這樣教導我們嗎?)、「年收入沒達到年齡的十倍」(雖然以日元計算,都仍未達到)、還有,「覺得自己不起眼」(有時在街上向丈夫不停揮手,揮到肩周炎復發,他都看不見我)。我是注定下流了。

香港人不也在往下流嗎?以住屋為例。從前是進步模式:木屋區、七層大廈、公屋、居屋、夾心階層房屋、私樓。

現在是退步模式。兩個依循以前進步模式走過來的朋友,在子女十八歲時,不約而同叫他們申請公屋。「到他們結婚年齡剛好能上樓,才會有安樂窩。」

由私樓往下回流到公屋,今時今日,原來是值得高興的事。身邊一些小友說,輪到公屋、抽到居屋,是畢生最大願望。吓?小時候,我最大願望是住複式大屋。呢,就是電視劇中,經常有穿著絲質睡袍的女主角,半夜在二樓差錯腳滾落長長樓梯的那種複式大屋。

無奈向下流似乎是趨勢。年輕人「已滿足於當前風景,或是以為山頂上應該沒有真正想要的事物」。就像台灣男子組合「元衛覺醒」《下流社會》一曲的歌詞:「下流社會其實沒那麼壞/沒有錢一樣能夠讓你過得輕鬆自在/我習慣這種節拍。」失去向上流的希望和動力,惟有立在原地,不再想像山頂風光。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0年2月27日 下午4: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預算案】續拒分拆審議派錢 陳茂波:根本唔會考慮